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時:前紅衛兵宋彬彬為文革罪行道歉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曾去執編譯報導)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北京女子中學的副校長卞仲耘遭拳打腳踢,被折磨得滿身是血,最終在孤獨中死去。如今近半個世紀之後,一名共產黨高幹的女兒對自己當年這種在文化大革命惡名昭彰的殺戮行為,公開表示懺悔,而這個舉動立即引起一番爭論。

1966年文革開始,毛澤東號召學生打倒學校和破壞黨威信的幹部,因為他們阻礙了他淨化黨的意識、建立革命社會的理想。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當年的紅衛兵對自己的暴行表示懊悔。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宋彬彬是中共元老宋任窮上將的女兒,宋任窮曾先後在毛澤東和鄧小平手下擔任要職,而宋彬彬本人也因為是第一批紅衛兵,與毛澤東一起照過相而出名。後來她移居美國,多年來對卞仲耘被打死一事絕口不提。當年宋彬彬是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的學生,卞仲耘則是副校長。迄今文化大革命在中國歷史上依然是受到嚴格限制的敏感問題,習近平在上月慶祝毛澤東誕辰120周年的講話中,僅簡短地提到文革一次。

據《新京報》報導,宋彬彬出生在1949年,日前在北京師大女附中的聚會中對以前的老師和學生表達了歉意。這一則道歉的聲明立即引起關注,刊載在許多中國新聞網站。她說:「請允許我表達對卞校長的永久悼念和歉意,我沒有保護好學校的老師,終生傷痛懊悔。」

宋彬彬含淚讀了一份準備好的聲明,表示「要對卞校長的不幸遇負責」;卞仲耘當時雖是副校長,但是實際的負責人。該報刊還登了一張宋彬彬及其他以前的學生在卞仲耘半身塑像前鞠躬的照片。

刊登在《共識網》上的道歉全文稱:「文革是一場大災難。一個國家走向怎樣的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如何面對自己的過去。我希望所有在文革中做過錯事、傷害過老師同學的人,都能面對自己、反省文革,求得原諒,達成和解。」

宋彬彬的道歉立即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引發了對立的觀點。一些人對她的話表示歡迎,另一些人則稱這些話說得太遲,並不適當。還有一些人則認為該道歉的是共產黨。

北京大學研究文化大革命的學者印紅標表示,宋彬彬面對自己的過去邁出了有意義的一歩,但謠言誇大了她在卞仲耘死亡一事中的角色。不過,退休文學教授崔衛平則認為宋彬彬不夠坦白,他質疑:「就她的身份來說,這還不夠。她在紅衛兵中是個重要人物,對她的要求應該比普通人高。妳說妳目睹了一場謀殺,然後又說妳不知道兇手是誰,這種說法有甚麼意義?」

宋彬彬懊悔的聲明,也不大可能讓卞仲耘的鰥夫王晶垚滿意。多年來他一直指責宋彬彬和其他人隱瞞參與卞仲耘在1966年8月5日被打死一事。

現年93歲的王晶垚迄今一直懷念著妻子,也一直想找到真兇與真相。他將妻子遍體鱗傷的屍體拍了照,還在家裡供著她的靈位。他在電話中表示知道宋彬彬道了歉,但沒親耳聽到她向他表示。

王晶垚認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是所有罪惡的根源,他幹了很多壞事,這不是宋彬彬一個人的問題,整個共產黨和毛澤東都有責任。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是為了整肅不同意識形態的敵人,但文革之初那些最堅定的支持者卻是黨內的權貴子女,這些子女把文革當做表現自己、打造自己革命資歷的機會。宋彬彬雖然是第一批的紅衛兵,但這批人很快就失去了毛澤東的恩寵,接著受到其他更激進份子的攻擊。

根據共產黨1980年發表的一項估計,1966年8月和9月間,北京有將近1,800人在遭受紅衛兵和其他激進份子的打擊後死亡。

毛澤東的接見讓宋彬彬在同儕中出了名,據當時報紙的報導,毛澤東建議她改名為「宋要武」。但1968年宋彬彬的父親宋任窮失寵後,全家都跟著遭殃。

文革後宋彬彬去美國念書,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博士學位。2012年《彭博新聞社》曾介紹過宋任窮後代的近況,其中提到宋彬彬在麻州的環境保護局工作。在日前發言中,她表示自己已於2003年回到中國。

《新京報》問宋彬彬如果人們覺得她的道歉誠意不足,她將如何回應?她說:「如果沒做好準備,我就不會站出來了。」

(責任編輯:張東光)

評論
2014-01-19 1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