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民國衛國戰爭歷次大會戰紀實(一)

衛國戰爭之淞滬大會戰 4:劍拔弩張

原作(大陸)徐志耕  編輯(大陸)黃原真

淞滬會戰始於1937年8月13日,日本對上海保安隊之攻擊。為應事變,國軍即以精銳國軍增援,曾一度主動攻至匯山碼頭,敵憑堅頑抗。至10月初,更增援至30萬眾,由松井石根指揮,大舉進犯。為掩護長江下流物資之後撤,並藉以改變日軍作戰方向,亦增調50餘師,不顧一切犧牲,於吳淞江灣瀏河間狹小地區,與海陸空聯合之敵行陣地戰,血戰3月,寸土必爭。其後敵於杭州灣以北之金山嘴全公亭登陸,迂迴淞江,襲國軍側背。11月9日,國軍逐次向青浦白鶴港之線轉進,繼轉進於吳福線,及錫澄線後,以主力向浙皖贛邊境退卻。(公有領域/台北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劍拔弩張
 
對於日本朝野來說,1937年8月13日這一天,是一個吉凶難測的日子。這一天,日本內閣會議作出決定,派遣第3師團和第11師團參加上海作戰,並在2天後任命松井石根大將為上海派遣軍司令官。

59歲的松井石根是一個中國通。不僅因為他的父親是研究中國古文的漢學家。松井石根在日本陸軍大學深造期間,專門研究中國的軍事、政治、經濟、情報等。1906年畢業後就派遣到中國,先後在廣東、上海、南京任領事館和公使館的武官。後來又任關東軍高級參謀和駐哈爾濱的特務機關長。在中國12年中,松井石根有6年時間一直在日本駐上海領事館任武官,他致力於搜集華中地區的軍事情報,對江浙滬的社會狀況十分熟悉。這次受命出征中國,據松井石根自己說,他感到是一種「諷刺」。精幹而清瘦的松井石根一向以「大亞細亞主義」為他的事業。為此,他在日本的朝野人士中大肆鼓吹「和平工作」,也曾到中國廣泛結交「知友」,「勸誘中國有識之士」。而如今,口口聲聲要推進「日中精誠合作」的松井,忽然間率領大軍向上海揮舞戰刀,對他來說,這確實是一種極妙的諷刺!

其實,早在1927年,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在召開「東方會議」、討論決定侵略中國的具體方案時,參謀本部第二部部長松井石根不僅詳盡地介紹過中國的政治軍事形勢,還積極為田中內閣侵略中國的「大陸政策」出謀劃策。

和松井石根一樣,日本的「統制」派們並不滿足於關東軍佔領的滿洲國,他們要「控制中國本部」。1936年2月26日那個冰雪覆蓋的清晨,一個叫香田清真的大尉帶領一幫少仕派軍人以暴力行動把日本的極端民族主義推向了高峰。這次叛亂的結果導致了日本向中國的進一步擴張。聰明浮誇並善於玩弄陰謀的土肥原賢二被西方記者稱為「滿洲的勞倫斯」,這位激進派的代表人物與1937年7月7日的蘆溝橋事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對蘆溝橋衝突的起因雖然日本方面一直諱莫如深,但是22天後由日本參謀本部決定並以「中央統帥部」名義制定的《對華作戰計劃》中,「在青島及上海附近作戰」已經寫入了「作戰方針」。這份作戰計劃是經日本內閣批准的。在這份計劃出檯的前兩天,近衛首相在國會上宣布:政府要建立「東亞新秩序」。這是日本政府對中國的全面宣戰。因為軍方保證:「三個月內可以解決」中國問題。陸相杉山預言:「三個月粉碎中國人,他們就會求和。」

香月清司中將「使用武力」的請求於7月27日得到東京的批准後。28日淩晨就用飛機在華北大地散發「對傷害大日本帝國威信的中國軍隊發起懲罰性討伐」的公告,就與雪片一起散落地面的,還伴隨著震耳的爆炸和迸飛的彈片!

香月清司是典型的日本軍人,他曾任日本陸軍大學的教育總監本部長,他認為他被派到華北來的目的就是「嚴懲暴虐的中國人」。他有軍部的首腦作為他的強硬後台,因為東京在批准他的「使用武力」的請求的同時,日軍統帥部決定向華北增派三個師團。
派兵命令發出兩天後,由板垣征四郎和谷壽夫率領的日軍第5和第6師團開始了緊急動員。

8月1日到3日,從廣島的鹿港到朝鮮釜山,大型運輸艦劈波斬浪地從九州、鹿兒島和長崎沿海駛過朝鮮海峽。到達釜山後,又立即用火車運往平壤、安東、瀋陽、山海關,直到平津地區。比第5師團和第6師團晚10天出兵的第10師團是從神戶港上船的,以每天一千梯團的進度運往中國的塘沽。磯谷廉介中將率領的第10師團在塘沽登陸後,很快突破了中國守軍宋哲元的防線,立即沿津浦鐵路南下。

這時候的日本陸軍,包括駐朝鮮、臺灣以及中國華北的駐屯軍和分遣隊外,共有四個軍,18個師團,4個混成旅團,3個戰車聯隊,16個飛行聯隊。日本海軍有一個聯合艦隊、3個艦隊、15個戰隊,共有包括航空母艦在內的各種戰艦265艘,計77萬噸。空軍有包括偵察機、戰鬥機、輕重轟炸機在內的24個中隊共1500架飛機。1936年到1937年度軍費開支達10,6億日元!蠶一樣的日本早巳膨脹了貪婪的野心。它蠕動著粗壯的身軀,企圖朝著桑葉一樣肥美的中國吞食。

只過了十多天,日本參謀本部決定的《對華作戰計劃》中「在上海附近作戰」七個字具體演化成了參謀總長載仁親王發布的《臨時命令第452號》中的《上海派遣軍作戰要點案》,與這個「作戰要點」同時發布的還有《上海及南京附近軍用地誌概說》、《上海市資源調查》等文件,侵略者早就有了戰爭的準備。

《上海派遣軍作戰要點案》精煉而明確。作戰方針只有一句話:我軍以一個精銳的兵團在瀏河鎮一帶登陸。派主力在吳淞方面登陸。擊破阻擊之敵以後,佔領上海及該地北方的重要陣線。
瘋狂的日軍,舉起了血色的太陽旗。@(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滬寧急電   這一夜,蔣介石徹夜不眠。夜深了,蔣介石仍然沒有睡意,他在日記本上記下了對淞滬抗戰的作戰方針及指導思想:「對倭作戰應以戰術補武器之不足,以戰略彌武力之缺點,使敵處處陷於被動地位。」
  • B>風馳電掣宋希濂集合軍官開會,部署乘車順序,以及準備乾糧和飲水事項等等。風馳電掣的列車沿著隴海路飛奔。沿線民眾得知這是東征抗日的部隊,人山人海地鼓掌歡呼。香煙、餅乾、罐頭和糖果像天女散花般地從車窗中投擲進來。南京一鎮江一常州一無錫,離上海越來越近了,摩拳擦掌的官兵們,殺敵的熱血在胸中沸騰。
  • 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嚴謹地、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本欄轉載自黃花崗雜誌連載「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淞滬大會戰〉之紀實,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國共產黨顛倒是非的謊言蒙蔽真實、道德紛失的年代,重現大時代刻記的忠貞,滌蕩人心,誠殊珍貴。
  • 近日,網絡上傳出一張30年前被中共視為絕密的照片,照片顯示的是日軍侵華時的南京大屠殺事件。隨照片附上了一篇題為《毛澤東為何不讓南京大屠殺歷史上課本》,文中揭露了中共為何篡改抗日戰爭歷史的原因。
  • (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大陸地方衛視此前熱播的「手榴彈炸飛機」的抗日雷人影視劇剛剛退燒不久,中共喉舌又報導當年中國士兵在朝鮮戰場僅憑一支「蘇聯79式步槍」打爆敵機的「愛國故事」,不過這次又穿幫了。觀察人士發現,「蘇聯79式步槍」那時還未研發出來。
  • (shown)青天白日旗飛揚 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對國軍抗日的慘烈毫不知情,他們以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戰、地雷戰、還有麻雀戰打走的。如果連真相都被掩蓋,那只能說明我們並沒有勝利。如果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任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14年艱苦抗戰是虛構的李雲龍、姜大牙,李向陽們打贏的,那我們民族的歷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們再這樣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騙下去,我們將沒有歷史,只擅長篡改和遺忘。所以我要說,如果我因為說真話而死。那就讓我因說真話而死,我不會再沈默。我會記得這14年的舉火燎天,中華民國全圖1117萬4002平方公里,縱橫千萬里的戰線上奮勇作戰的身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國民革命軍。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願戰爭永不再來!
  • (shown)最大謊言--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為了將自己包裝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斷吹噓戰果。而據日方資料,百團大戰,擊斃日寇302人;平型關大捷,擊斃167人。…以上共計擊斃日軍599人。當國軍在前線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時候,中共這顆毒瘤把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當成了它寄生裂變的最佳機會。共軍10大元帥的林彪打了一個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餘下的功勳都是打內戰建立的,而國軍的高級將領個個都和日軍血戰過。 毛澤東說:「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 (shown)14年的抗戰史,大多數中國人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這兩場八路軍和日本侵略者的作戰,平均7年一場。如果從1937年算起,就是4年一場,好像是說,抗日主力軍八路軍憑著這兩場戰役,就徹底打敗了侵略者,挽救了中華民族。事實上,抗日戰爭中,蔣介石領導的國軍打了22次大型會戰,1117次中型戰役,3萬8931次小型戰鬥。
  • 蔣介石的政策——攘外必先安內。現在我們看看被中共污為「賣國賊」的蔣介石為抗日做了甚麼,再看看張學良這個中共吹捧的「民族英雄」為抗日做了甚麼,不難看出其用心至惡的政治目的。然而西安事變使得蔣介石內政國防方面的建設被迫中斷,中國提前進入全面抗戰。
  • (shown)可是我錯了,當我自己認認真真的翻開歷史去看這場保存了我們民族血脈的戰爭的全部真相,我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驚天的祕密,這個祕密改變了我的人生。現在,讓我把它告訴你們: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