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漢礄口洗腦班暗中下毒殘害法輪功學員

模擬演示圖:中共人員打毒針迫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11月24日訊】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洗腦班是中共當局在武漢市殘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之一,十年來已迫害逾千名法輪功學員,已迫害致死、致殘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血債纍纍。

礄口區洗腦班由武漢市「610」和區政法委「610」指揮,區「610」副主任謝曉鳳具體負責,她每週到洗腦班幾天,召集洗腦班人員見面,開會,聽匯報,佈置任務,給她們打氣。惡人朱臘香擔任班長,直接實施迫害。

所謂的「610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於1999年6月10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

為強迫法輪功學員們違心表態放棄信仰(即中共所謂的「轉化」),礄口區洗腦班採用強制灌輸歪理邪說、毆打、不准睡覺、長時間罰站、電棍電擊、謾罵、恐嚇等手段,摧殘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和身體,甚至在法輪功學員的食物中施放不明藥物,毒害法輪功學員。

礄口區洗腦班在2014年8月以前設於礄口區額頭灣原礄口區拘留所對面的三層樓房內,2014年8月搬到礄口區看守所附近,在竹葉海物流中心旁邊一棟三層樓房中,對外謊稱「法制教育學習班」,但門口從未敢掛牌。

裡面被關押者大多是被區「610」和區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抓來的法輪功學員,一名法輪功學員配有兩個社區安排的「包夾「人員和一個洗腦班人員,即此三人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全天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連上廁所都有人先去看看廁所裡是否有人,然後幾人前後包圍著法輪功學員進廁所。一日三餐食水都由監控人員端入室內,不准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連站在密封的窗前向外觀看都不被允許,她們把窗戶都用紙封起來。房間裡都安有錄音、錄像,可清楚的監聽監看室內一切。同時包夾人員記錄法輪功學員二十四小時的言行思想活動。

洗腦手段

1、每天上午下午都逼法輪功學員到一教室內,由四、五個人圍著,強迫法輪功學員聽中共實施迫害的文件,反覆聽,一連聽幾天,或強迫看歪曲事實誹謗法輪功的各種錄像,如栽贓法輪功的北京瘋子傅怡彬殺人等的錄像,音量放到最大。法輪功學員拒絕聽,監控人員就將錄音拿到寢室,放在法輪功學員床頭強迫聽,搞疲勞轟炸。

2、強制灌輸各類歪理邪說,圍攻法輪功學員,以達到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的目的。

3、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做「洗腦作業」。

4、糾集所有洗腦班人員開揭批大會。強迫法輪功學員念揭批材料、唱邪黨歌曲,「610」頭子講話進一步洗腦。

5、被迫接受洗腦的法輪功學員還要經過市區「610」邪惡成員的所謂「驗收合格」後,才放學員回家。

6、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和判刑。

洗腦班人員經常趁法輪功學員無防備時,圍上來踩腳、按胳膊,拽著手在所謂「決裂書」上按手印,惡人頭目朱臘香在一旁指揮,拍桌子打椅子的狂喊亂叫。一些剛由社區派來的「包夾」人員不知這黑窩如此邪惡,被這些下流的行為嚇得愣在一邊,不知所措。朱臘香則惡狠狠地訓斥她們,命令她們立即幫忙按住法輪功學員,配合她們一起作惡。

洗腦班下毒殘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在「轉化率」與獎金、提職直接掛鉤的利益驅使下,為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毒藥成了洗腦班惡徒「轉化」、虐殺消滅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普遍手段。更惡毒的是,惡徒還將迫害造成的慘劇嫁禍於法輪功,甚至有的公然叫囂:「我們會讓你失去心智、跳樓,再對外宣揚你是煉功發瘋自殺!」

洗腦班人員歹毒地在法輪功學員的食水中施放不明藥物。受害人中毒後,有的精神錯亂,喪失記憶,全身浮腫,器官衰竭,吃飯喝水都很困難,下肢失去知覺,行走困難;有的大量吐血、便血、尿血;有的是兩類症狀同在。因為中毒症狀呈慢性表現,有的人在數月、數年後才逐步加重,直至離世。

模擬演示圖:中共人員打毒針迫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模擬演示圖:中共人員打毒針迫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 2011年,原武漢市礄口區工商局職員、法輪功學員肖映雪被洗腦班人員強按注射了三針毒藥,以後幾年中肖映雪仍然經常頭痛,難以解脫。

◇ 24歲的仙桃法輪功學員王玉潔,右肩上被洗腦班人員打了一毒針,回家後口吐白沫,劇烈嘔吐,甚麼都不能吃,連喝水都吐;前額劇痛、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樣劇烈疼痛。疼得她哭了又忍,忍了又哭,眼疼瞎了,甚麼也看不見,耳朵也漸漸聽不到東西,手捲曲著……在遭受了四個月的痛苦折磨後,王玉潔於2011年9月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王玉潔被中共迫害致死,年僅24歲。(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王玉潔被中共迫害致死,年僅24歲。(明慧網)

◇ 法輪功學員汪女士於2013年4月7日遭當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礄口拘留所,4月19日被劫持到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迫害。汪女士自述:「在洗腦班,有兩個女幫凶,一個是朱臘香,另一個姓劉,經常污蔑法輪大法。警察劉某、蔡某都打過我,蔡某還經常逼我罰站。惡徒們把筆和紙往我手上硬塞,要我寫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我都沒配合。我在洗腦班裡感到身體特別難受,頭腦發脹,思維變的遲鈍,坐立不安。我當時不知道是他們在飯菜、麵條裡偷偷下了破壞神經的藥物。21日回到家中,仍感到渾身特別難受,頭腦發脹,全身發冷,思維遲鈍,坐立不安,心神不寧,感覺度日如月。回家後我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在好轉,思維逐漸恢復,才慢慢明白了是惡人們在飯菜裡下了破壞神經的毒藥。」

◇ 法輪功學員張惠芬女士,家住武漢市礄口區榮華街友誼社區,原武漢市玩具公司財務科長。2014年8月11日張惠芬被當局綁架到區看守所,八天後被礄口區「610」的肖乾枝等三人劫持到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張惠芬一直拒絕看聽洗腦錄像,朱臘香等人便將錄音拿到寢室放在張惠芬的床頭播放。四、五個人前後左右圍著張惠芬,強制她收聽洗腦。張惠芬依然不順從。惡人們便在張惠芬的食水中動了手腳。七天後,張惠芬便感到全身不適,頭昏,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而張惠芬此前在看守所被關押了八天,都毫無此異症。後在家人營救下,8日8日張惠芬走出了洗腦班。回家後張惠芬反應遲緩,行走中有時大腦意識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向後倒退、倒行等。因在洗腦班關押失去各種人身自由,許多異常症狀未能察覺,一段時間後身心稍有恢復,才意識到惡人曾下毒迫害。

藥物毒害被有計劃的、系統的應用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

從1999年7月至今十五年來,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為達到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的目的,藥物迫害被有計劃的、系統的應用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在迫害者(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非法組織等)人手一冊的所謂《反邪教內部參考資料》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毫不掩蓋的宣稱:「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據知情者透露,迫害初期,中共的監獄、洗腦班等機構明目張膽地強行給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很快能將人致瘋致死;後來迫於外界輿論壓力,這些機構開始採用在法輪功學員的飯食、飲水裡、或藉口給治病暗中投放慢性毒藥,等到把人放出數天、數月甚至數年後藥性發作,將人致瘋致死,手段更加隱蔽。

文章來源:明慧網;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4-11-24 11: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