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龍江當局疑藥物毒害法輪功學員 製造冤獄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11月01日訊】近日據悉,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動力區法輪功學員張海霞已被香坊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張海霞的丈夫文英洲被非法判刑四年,主導判刑的法官為郭相喜。在三週前的庭審當日,張海霞的家人發現張海霞神情極為異常,已不認識家人和律師,因此強烈懷疑張海霞在看守所遭到藥物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張海霞一家居住在哈爾濱市動力區。張海霞修煉法輪功,丈夫文英洲並未修煉法輪功。2014年6月18日早晨7點多,哈爾濱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夥同軍民街派出所警察闖入文英洲、張海霞夫婦家中,綁架了夫婦二人及他們21歲的女兒文博(後被放回)。

張海霞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後一度絕食抗議迫害,身體極度虛弱,醫生已下病危通知書。可是香坊區法院仍於8月20日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對張海霞夫婦進行非法開庭。家屬為張海霞和文英洲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張海霞的律師是董前勇、王宇,文英洲的辯護律師是李敦勇。開庭時,張海霞是被人背出來的,身體很虛弱,但頭腦清醒。當日庭審,因為法官袁越無理趕走兩位辯護律師而被中斷。

張海霞神情恍惚 言行異常

10月10日,香坊區法院法官郭相喜主導了對張海霞、文英洲的第二次非法庭審。然而,就在開庭的前一天,即10月9日,辯護律師在看守所會見張海霞時,發現她言行極為異常。

當時張海霞是自己走出來的,身體似乎比以前恢復了很多,可是她居然不認識自己的辯護律師了。她問律師:「你是誰啊?」律師很吃驚。而且張海霞也不知道第二天,即10日,就要再次開庭。按法律規定,開庭至少應該提前三天告訴當事人。

會見中,張海霞總是重複說:「昨天凌晨一點才到哈爾濱。」並說她「去新疆了」。律師問:「怎麼去的?」她不吭聲。律師說:「去新疆要坐火車啊。」她就跟隨著說:「是坐火車。」律師問:「在哪兒下的車啊?」她又是不吭聲,律師問:「是哈站嗎?」她馬上又說:「是哈站。」張海霞還說,有一個李法官說過會公正公平的給她審判,並且有個張醫生給她治療了。

接近中午時,獄警要領張海霞回去吃飯,律師問獄警:「當事人為甚麼反覆說去新疆了呢?」獄警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平靜地說:「迷糊了吧。」隨後就將張海霞帶走了。

張海霞的家人和律師對張海霞異常的言行充滿疑慮。

10月10日上午,香坊法院在黎明法庭對張海霞和文英洲第二次非法庭審。

只見張海霞自己走了進來,而且低著頭,在法警的引領下,逕直走了過去,沒有看自己的親友,也沒有看自己的女兒。這與其性格和上次庭審大為不同。上次開庭張海霞雖然被人背著進來,她一直看著親屬和女兒,喊著女兒,看到親人時,還激動地哭了起來。

這次非法庭審中,張海霞幾乎都是在他人的引導下說話,反應遲鈍。當公訴人李小丹問張海霞「甚麼時候被抓的和被抓經過」時,張海霞說:「去年被抓的。」她已不記得是今年被綁架的了,怎麼被抓的也不清楚了。張海霞在回答問題時,似乎都不記得自己的過去了,而且其它的事,她甚麼也不會說了,也想不起來了,以前她自己所說的話,她都記不得了。

日常生活中的張海霞性格剛強,記憶力極好,而且律師多次會見時,都提及自己是今年6月18日被抓,就是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她也能清晰地記得自己被抓的經過。

法庭退場的時候,張海霞的女兒文博情緒激動地跑上前去,喊著媽媽,告訴媽媽要堅持,不能迷糊。而張海霞只是保持著一種禮貌性的微笑,點頭示意,沒有說話,沒有喊女兒,沒有任何其它表示。此前9月20日,當時張海霞正在醫院治療,女兒文博去醫院要見媽媽,被警察阻擋在病房外,病床上的張海霞聽到女兒的聲音,費力地喊著女兒。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張海霞的表現卻讓人感到陌生而機械,似乎她已經不認識自己的親人了。

律師無罪辯護 法官多次無理阻止

當日法庭上,三位辯護律師就公民擁有信仰自由權利和當事人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等方面,共同為正義發聲。

王宇律師辯護說:「張海霞,我的當事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公民,怎麼能破壞法律實施呢?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做事的準則,怎麼破壞了法律實施呢?另外公民有信仰自由,我的當事人沒有破壞任何法律實施,請公檢法的人員不要做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人!」

董前勇律師辯護說:「法輪功修煉者遇事向內找,以『真、善、忍』為做事標準,不打架,不吸煙喝酒。在修煉過程中去掉嫉妒心、爭鬥心,修心向善,怎麼能破壞法律實施?翻牆軟件,為甚麼翻牆?中國封鎖國外網站才要翻牆,法輪功修煉者,包括我的當事人,我沒有看到任何破壞法律實施的跡象。希望公檢法人員,給我的當事人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

期間一個法警拿進來一個字條,交給法官郭相喜,郭看後,並沒有說明誰給的字條,也沒有公示字條內容是甚麼。在四次左右的質證階段,法官三次打斷王宇律師的講話,王宇律師提出三次法官迴避,法官不予理睬,並讓書記員記錄在案。

中共當局到底對張海霞做了甚麼?

在張海霞、文英洲被迫害案件中,公、檢、法、司相關人員草菅人命,不斷加重迫害,並以「救治」之名,大行迫害之實。張海霞被抓當日,即因心臟病發作,被救護車送到省醫院。隨後軍民派出所劉軍、徐曉峰和省醫院護士根本不和家屬商量,強行給張海霞打針,致使張海霞全身不能動彈,而且下身大流血。張海霞捂著胸口說心臟極度難受,警察對此竟不理不睬。

幾個月來,絕食抗議迫害的張海霞生命垂危,一直在省五院治療,直至9月下旬,身體情況仍然不好,不能走路。可在庭審之前,外表身體卻突然好轉。更令人蹊蹺的是,她不再絕食抗議,神智完全與以往不同,不能主觀判斷和分析,只能按照別人的引導說話。這一切的「救治結果」,似乎都在配合不法人員,完全不是意志剛強的張海霞的所為。

張海霞到底經歷了甚麼?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藥物迫害一直鬼影重重。張海霞所有的親友都在質疑,張海霞是不是被中共當局施以了藥物,從而使邪惡迫害能夠得逞?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4-11-01 4: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