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硚口洗脑班暗中下毒残害法轮功学员

模拟演示图:中共人员打毒针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1月24日讯】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是中共当局在武汉市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之一,十年来已迫害逾千名法轮功学员,已迫害致死、致残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

硚口区洗脑班由武汉市“610”和区政法委“610”指挥,区“610”副主任谢晓凤具体负责,她每周到洗脑班几天,召集洗脑班人员见面,开会,听汇报,布置任务,给她们打气。恶人朱腊香担任班长,直接实施迫害。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于1999年6月10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为强迫法轮功学员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即中共所谓的“转化”),硚口区洗脑班采用强制灌输歪理邪说、殴打、不准睡觉、长时间罚站、电棍电击、谩骂、恐吓等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身体,甚至在法轮功学员的食物中施放不明药物,毒害法轮功学员。

硚口区洗脑班在2014年8月以前设于硚口区额头湾原硚口区拘留所对面的三层楼房内,2014年8月搬到硚口区看守所附近,在竹叶海物流中心旁边一栋三层楼房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学习班”,但门口从未敢挂牌。

里面被关押者大多是被区“610”和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学员配有两个社区安排的“包夹“人员和一个洗脑班人员,即此三人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连上厕所都有人先去看看厕所里是否有人,然后几人前后包围着法轮功学员进厕所。一日三餐食水都由监控人员端入室内,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连站在密封的窗前向外观看都不被允许,她们把窗户都用纸封起来。房间里都安有录音、录像,可清楚的监听监看室内一切。同时包夹人员记录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的言行思想活动。

洗脑手段

1、每天上午下午都逼法轮功学员到一教室内,由四、五个人围着,强迫法轮功学员听中共实施迫害的文件,反复听,一连听几天,或强迫看歪曲事实诽谤法轮功的各种录像,如栽赃法轮功的北京疯子傅怡彬杀人等的录像,音量放到最大。法轮功学员拒绝听,监控人员就将录音拿到寝室,放在法轮功学员床头强迫听,搞疲劳轰炸。

2、强制灌输各类歪理邪说,围攻法轮功学员,以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的目的。

3、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做“洗脑作业”。

4、纠集所有洗脑班人员开揭批大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念揭批材料、唱邪党歌曲,“610”头子讲话进一步洗脑。

5、被迫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还要经过市区“610”邪恶成员的所谓“验收合格”后,才放学员回家。

6、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和判刑。

洗脑班人员经常趁法轮功学员无防备时,围上来踩脚、按胳膊,拽着手在所谓“决裂书”上按手印,恶人头目朱腊香在一旁指挥,拍桌子打椅子的狂喊乱叫。一些刚由社区派来的“包夹”人员不知这黑窝如此邪恶,被这些下流的行为吓得愣在一边,不知所措。朱腊香则恶狠狠地训斥她们,命令她们立即帮忙按住法轮功学员,配合她们一起作恶。

洗脑班下毒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在“转化率”与奖金、提职直接挂钩的利益驱使下,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毒药成了洗脑班恶徒“转化”、虐杀消灭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普遍手段。更恶毒的是,恶徒还将迫害造成的惨剧嫁祸于法轮功,甚至有的公然叫嚣:“我们会让你失去心智、跳楼,再对外宣扬你是炼功发疯自杀!”

洗脑班人员歹毒地在法轮功学员的食水中施放不明药物。受害人中毒后,有的精神错乱,丧失记忆,全身浮肿,器官衰竭,吃饭喝水都很困难,下肢失去知觉,行走困难;有的大量吐血、便血、尿血;有的是两类症状同在。因为中毒症状呈慢性表现,有的人在数月、数年后才逐步加重,直至离世。

模拟演示图:中共人员打毒针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模拟演示图:中共人员打毒针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 2011年,原武汉市硚口区工商局职员、法轮功学员肖映雪被洗脑班人员强按注射了三针毒药,以后几年中肖映雪仍然经常头痛,难以解脱。

◇ 24岁的仙桃法轮功学员王玉洁,右肩上被洗脑班人员打了一毒针,回家后口吐白沫,剧烈呕吐,什么都不能吃,连喝水都吐;前额剧痛、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剧烈疼痛。疼得她哭了又忍,忍了又哭,眼疼瞎了,什么也看不见,耳朵也渐渐听不到东西,手卷曲着……在遭受了四个月的痛苦折磨后,王玉洁于2011年9月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玉洁被中共迫害致死,年仅24岁。(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王玉洁被中共迫害致死,年仅24岁。(明慧网)

◇ 法轮功学员汪女士于2013年4月7日遭当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硚口拘留所,4月19日被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汪女士自述:“在洗脑班,有两个女帮凶,一个是朱腊香,另一个姓刘,经常污蔑法轮大法。警察刘某、蔡某都打过我,蔡某还经常逼我罚站。恶徒们把笔和纸往我手上硬塞,要我写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我都没配合。我在洗脑班里感到身体特别难受,头脑发胀,思维变的迟钝,坐立不安。我当时不知道是他们在饭菜、面条里偷偷下了破坏神经的药物。21日回到家中,仍感到浑身特别难受,头脑发胀,全身发冷,思维迟钝,坐立不安,心神不宁,感觉度日如月。回家后我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在好转,思维逐渐恢复,才慢慢明白了是恶人们在饭菜里下了破坏神经的毒药。”

◇ 法轮功学员张惠芬女士,家住武汉市硚口区荣华街友谊社区,原武汉市玩具公司财务科长。2014年8月11日张惠芬被当局绑架到区看守所,八天后被硚口区“610”的肖干枝等三人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张惠芬一直拒绝看听洗脑录像,朱腊香等人便将录音拿到寝室放在张惠芬的床头播放。四、五个人前后左右围着张惠芬,强制她收听洗脑。张惠芬依然不顺从。恶人们便在张惠芬的食水中动了手脚。七天后,张惠芬便感到全身不适,头昏,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而张惠芬此前在看守所被关押了八天,都毫无此异症。后在家人营救下,8日8日张惠芬走出了洗脑班。回家后张惠芬反应迟缓,行走中有时大脑意识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倒行等。因在洗脑班关押失去各种人身自由,许多异常症状未能察觉,一段时间后身心稍有恢复,才意识到恶人曾下毒迫害。

药物毒害被有计划的、系统的应用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

从1999年7月至今十五年来,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为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的目的,药物迫害被有计划的、系统的应用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在迫害者(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等)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的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据知情者透露,迫害初期,中共的监狱、洗脑班等机构明目张胆地强行给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很快能将人致疯致死;后来迫于外界舆论压力,这些机构开始采用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里、或借口给治病暗中投放慢性毒药,等到把人放出数天、数月甚至数年后药性发作,将人致疯致死,手段更加隐蔽。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4-11-24 11: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