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家6口鉈中毒 疑遭投毒

人氣 15

【大紀元2014年12月22日訊】「不是因為我掉了頭髮,也不是因為我服毒差點死掉,而是想到我3歲的外孫今天要抽四管血,造孽呀,小孩子哪裏錯了?」張秀榮在醫院裡一邊輸液一邊不斷地哭泣。12月4日,張秀榮和丈夫朱全林及她的侄子、侄女、侄女婿和3歲的小外孫,已被確診為鉈中毒,目前有5人在北京一家醫院進行治療,家人懷疑是遭人投毒。

吃同樣的飯菜 出現相同症狀

據澎湃網報導,朱全林是安徽臨泉縣關廟鎮人,平日裡與老伴一起在家帶3歲的外孫麻坤。11月24日,一家人在吃了廚房的剩菜後相繼出現不適,直到12月4日才查出是鉈中毒

據家人說,根據此次中毒的症狀,一家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中毒了。早在7月底,朱全林一家四口也曾出現過類似的症狀。朱全林擔心是遭人投毒,但他稱自己平時與人和善,僅在2013年與鄰居因宅基地問題發生過糾紛。

朱全林的侄子張軍義告訴澎湃網,11月23日,他從山東前往安徽看望姑父一家。當晚,朱全林從自家地裡摘了冬瓜等青菜,四個人一起用完晚餐後,將剩餘的菜放在了廚房。

次日早上,侄女張巧雲和丈夫袁繼長前往朱家吃早飯,全家人吃了前一晚的剩菜。到了中午時分,張軍義等人就開始感到不適,「嗓子下面堵得慌,肚子也很疼」,張軍義說,這些剩菜一直是放在隔壁廚房的,家人從未動過。

疑遭人投毒

起初,他們以為是剩菜變質導致的食物中毒,也沒有在意,張軍義於11月27日也返回了山東。29日,張軍義突然開始大把大把地掉頭髮,還渾身疼痛,輾轉就醫情況沒有好轉。與此同時,3歲的麻坤和朱全林夫婦也出現了相似的症狀,他們分別前往安徽當地的醫院和上海的醫院治療,均未查出原因。

在醫生的建議下,12月4日,張軍義前往北京就醫,經檢查後確認是鉈中毒。至此,一家5口在中毒十餘天後陸續趕到北京醫院進行治療,袁繼長則因為症狀輕微,未住院。

據負責治療的專家介紹,朱全林夫妻是第二次鉈中毒,比較嚴重,估計他們的治療費用大約需要40萬元左右。朱全林的女兒稱,家裏目前已沒有能力承擔治療的費用,治療暫停下來。

究竟是甚麼原因導致鉈中毒呢?朱全林回憶稱,自己僅僅在2013年與鄰居因宅基地問題發生過糾紛,除了那個鄰居沒有其它的甚麼糾紛了。目前警方已介入事件調查。

北大才女朱令鉈中毒案懸而未決

人們對鉈中毒的清晰認識大概是從北京清華大學的一起投毒案開始。據報導,1994年11月底,該校1992級化學系女生朱令離奇發病,最後得助於互聯網才確診是「鉈中毒」,雖經救治但身體健康遭受嚴重傷害,至今生活無法自理。由於朱令沒有鉈的接觸史,該案被認定為是投毒事件。

朱令的室友孫維,一直被認為是主要嫌疑人。但因該案夾雜了太多高層政治因素而導致北京警方在壓力下放過了該案的唯一嫌疑人孫維。多家報導曾曝光孫維家庭的高官背景及與江澤民等中共高官的密切關係。

此案至今懸而未決。

責任編輯:洪寧

相關新聞
外電:墜樓和鉈中毒 北京市民的新仇舊恨
朱令同學貝志城的聲明
95年為朱令測鉈中毒的教授為何震驚不已
再現鉈中毒案 安徽女子網購鉈毒害情敵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北京封9區 學潮蔓延 黨媒喊監督中央
【橫河觀點】華裔媽媽比較中美文革 語驚四座
【新聞看點】逾6成病患延誤治療 廣州瞞疫情?
【唐浩視界】G7抗共5對決 北京真敢用反制裁法?
【財商天下】敏感期爆學潮 為生存討說法
【時事軍事】美國核潛艇 悄悄主宰海洋67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