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斷水涉江派失勢

人氣 5

【大紀元2014年1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潘在殊報道)有紅色股東背景的亞洲電視,近期出現嚴重財困,無法支付一千五百萬薪資,可能隨時停運。亞視新聞部員工已發出聲明,1月1日起可能停播新聞。由於法例規定免費電視必須播出詳盡新聞,否則可面臨罰款甚至吊銷牌照,亞視正遭到97之後從未有過的倒閉危機。

主要股東絕大部份是親共富豪的亞視,過去經營遇到重大困難的時候,即使明知是賠本生意,也總有中共授意的「愛國愛港」人士出手解困。據報道,亞視在林百欣時代每日約虧損100萬港元;2008年每日虧蝕達到200萬港元,前亞視執行主席張永霖當時表示,至2008年,亞視歷年最少虧損50億港元。今次亞視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表面上是股東收水,背後涉及中共透過富豪操控媒體的操作,在目前的大環境下,不可避免帶有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搏擊的因素。

高院委任德勤合夥人

早前,亞洲電視股東蔡衍明在要求委任獨立監管人入主亞視董事局一案中勝訴,高等法院指示亞視召開特別股東大會決議委任兩名會計師作監管人,又下令大股東黃炳均向獨立第三者出售最少10.75%的股份,放棄成為大股東。

昨日(23日)德勤會計師行表示,已獲高院頒令,分別委任德勤中國華南區主管合夥人黎嘉恩,以及企業重組服務主管何熹達,為亞視的共同以及個別經理人。兩人將擁有投票權,並為亞視尋找行政總裁人選。德勤將會在今天舉行記者會,詳細解釋法庭命令以及任命詳情。

主要股東冷對亞視財困

亞視目前拖欠700多名員工1,500萬元的薪金,主要股東至今都沒有人願意再注資讓亞視渡過難關。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每位同事都「捱了好久義氣」,暫時都很克制及專業,對運作未有影響,而他一直有與新聞部主管溝通,期望可以再與新聞部同事商討,不要影響新聞播出。他又說,自己也未獲發薪,「一分錢都未拿過」。

葉家寶呼籲股東蔡衍明能出手相助,他指身為股東的蔡家,過往一直沒支持亞視,這時候應履行責任拔刀相助,幫亞視度過難關。葉家寶又稱,現時仍有買家對亞視有興趣,希望事件能儘快解決,但直言不敢推測何時有決定。他又否認亞視是外界所指的「紅色電視台」,不過就承認很多市民「根本不看我們」。

葉家寶在前一日曾表示,曾經就財困接觸亞視主要投資者盛氏家族(黃炳均及王征),對方稱過去5年共向亞視投資20億,對亞視已經「完成歷史使命」。

日前亞視新聞部員工發公開信,表示明年1月1日起,不保證提供正常新聞編採,或會導致暫時停播新聞。有份發公開信的亞視新聞部編輯主任羅佩瓊昨日在港台節目中表示,暫時未統計到多少員工參與,部門內也意見不一。她強調,新聞部員工發公開信,並非想搞工業行動或搞事,只是希望董事局儘快解決欠薪問題。對於主要投資者王征所謂「完成歷史使命」,羅佩瓊表示感到失望。

中共借富豪出資收買媒體

亞視近年來多番易幟,自1998年麗新集團老闆林百欣在台灣牽涉一宗賄賂案被扣留,被迫出售大部份亞視股權後,大陸紅色商家相繼入主。同年以封小平、劉長樂和陳永棋為首的龍維有限公司購入亞視40%股權。4年後陳永棋和劉長樂收購封小平的股份,成為大股東,但掌舵4年仍無法扭轉虧損。兩人在2007年向查懋聲及查懋德兄弟出售大部份亞視股權,由查懋聲出任主席,但仍未能轉虧為盈,繼續錄得巨額虧損,被迫四處洽談出售股權,先後與香港寬頻的王維基、台灣中時集團的蔡衍明和大陸商人王征接觸,引發了一連串「亞視風波」。

近年亞視的節目質素被指每況越下,其親共立場更備受批評,被稱為「香港中央台」。例如2012年初,王征聘任《大公報》前執行總編輯雷競斌為亞視副總裁,被指將中共批鬥式評論模式引入亞視節目。同年反國教運動期間,亞視時事節目《ATV焦點》將學生抹黑為「破壞派」、被政客利用的「棋子」等,激起極大民憤,通訊局共收到4.2萬宗公眾投訴,同年底裁定該節目違反電視節目守則。

江派資金長期把持亞視

亞視由於長年虧損,求救於親共資金,造成其政治立場對中共傾斜,而且越陷越深,越加不受大眾歡迎,經營越來越困難,虧損越來越嚴重,以致不能自拔。

事實上,中共利用金錢收買操控香港與海外媒體早已不是秘密,其主要策略包括暗中出資讓一些知名的富商出面收購媒體,其實資金都來自中共。中共長期利用這些「海外媒體」放料和過濾新聞,港台很多知名的報紙和雜誌的背後控制權實際上都是中共。

中共江澤民集團二號人物、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長期主管港澳事務,江派對香港政商界過去一直有很大影響力;亞視背後的金主,也被指具有濃厚的江派色彩。

例如亞視主要股東之一的香港興業主席查懋聲,身兼中共政協委員,主力經營地產。其父查濟民是著名親共商人,經常發表支持共產黨言論,和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關係密切,江曾在查氏夫婦出版的詩集上作序。2007年3月底查濟民去世時,曾慶紅等中共領導人曾發弔電致哀,當年查懋聲入主亞視。

曾慶紅扶植的香港代理人特首梁振英,也被揭與查懋聲一直有業務往來。據《壹周刊》披露,近期鬧的沸沸揚揚的特首梁振英涉貪事件,也牽扯到查懋聲。梁振英年前被曝出透過離岸公司WINTRACK持有一間DTZ分公司三成股權,但他堅持不肯透露是哪一間,直到澳洲報章揭發梁振英與UGL五千萬港元的秘密協議後,揭破該神秘分公司原來就是日本的DTZ,而DTZ日本其中一名大客戶正是查懋聲。

梁振英被質疑在香港電視發牌風波力排眾議,又不跟從顧問報告,拒絕發牌給香港電視的王維基,查懋聲被視為這些政策的受益人,但梁振英並無申報與他的業務關係。

習清理江派蔓延經濟領域

今次亞視陷入空前危機,卻未有再獲得富豪股東援手,王征更直言已「完成歷史使命」,亞視是否能避過倒閉命運,仍是未知之數。令人奇怪的是,一直積極插手亞視的江派資金,這次卻袖手旁觀。

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國局勢圍繞習近平以反腐為名清理江澤民集團人馬,正發生重大變化,對江派的清理行動也拓展到經濟領域,海外企業過去與中共江派建立的業務聯繫,將來很可能不被習陣營承認。大紀元獲悉,江派與各大公司簽訂的各種合約都會被否定,全部得重新談,「今後局勢會變化很大」。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12月初被當局宣佈開除黨籍並予以逮捕後,背後的江派最大「老虎」江澤民與二號人物曾慶紅,被視為下一輪打虎目標。曾慶紅已被監視居住,而習陣營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打虎行動已經席捲廣東的江派馬仔,並且瞄準香港的江派勢力。不少與江派有關係的企業已經變成燙手的芋頭,很多「愛國愛港」人士唯恐避之不及。

李東生落馬牽陸媒抽廣告潮

事實上,大陸媒體也面臨相同窘況,據中國電子報載:大陸媒體今年「冷氣團來襲」,今年第一季陸媒遭遇「廣告抽單」嚴重,各家電視台的廣告收入平均銳減至少四成以上。過去大陸單一家國營企業,動輒十餘億人民幣以上的鉅額廣告預算,透過各地廣告代理商投放於中央及地方各類平面電子媒體,且廣告預算、節目收視率的計算,過去完全是廣告商、代理商、電視台三方漫天喊價,眾所皆知,其中有無數可操作的「貓膩」空間。

而這波「廣告抽單」,被認為與今年2月被正式免職的公安部副部長、「610辦公室」頭子李東生有關。李東生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核心成員,曾擔任中央電視台、廣電總局與中宣部高層,期間有不少能夠「承包」國營企業廣告預算的代理商,或能「取得」電視轉播權利的製作公司,都被清查出利益瓜葛。為了規避麻煩,絕大多數國營企業立刻將今年原先排定的廣告「抽單」,影響所及,民營企業也跟著抽廣告,致使大陸媒體經營遭逢變局。

學者評中共收買港媒操控輿論

城大政治學系講座教授鄭宇碩表示,亞視這類紅色背景的媒體正好反映香港傳媒的生態,「一些傳媒是非常走中共的路線,得到中共的賞識。很多時候,主持一個傳媒會到等到中國政協等等的委任,變成了一些媒體會成為政委的晉身之階。有些大的商界領袖、企業的老闆買了傳媒,利用傳媒討好當權者,利用傳媒取得一些委任,然後將傳媒賣掉。這個也是香港媒體的一些特色,事實上也反映了北京政府是想控制香港的傳媒,當然這些現象是非常不健康的。」

他說,如之前港府在發出免費電視牌照時,有意不發給不聽話的香港電視便是一例,「你看見這個電視發牌的情況,就是政府非常關注這個電視台會不會批評政府,會不會批評北京。沒有關心、沒有理會,一個電視台能不能夠提供有質素的節目給市民。也完全沒有關心在電視這個行業中,有沒有足夠的競爭,然後讓市民享受有高質素的節目。」

鄭宇碩認為,不方便猜測亞視幾位富豪股東為何不肯申出援手解決欠薪問題,但可以肯定的是亞視今日的困局是港府一手造成的,「員工沒有工資,甚至電視新聞也不能夠播送,對市民都說是一種損失。為什麼出現市民這種損失呢?當然香港政府是難辭其咎。」

責任編輯:澹修德

相關新聞
亞視節目抹黑 收四萬投訴
王維基入稟告亞視盛品儒誹謗
胡習封殺江澤民消息 江只能到香港亞視露面
亞視2011年報導「江澤民死訊」內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揭趙小蘭 兩會報告除一國兩制
【時事縱橫】拜登失言洩真相 兩會招「兩晦氣」
【財商天下】天下第一村華西村 神話背後的真相
【新聞大家談】紐約州長連環醜聞 戲中有戲?
【有冇搞錯】收購西方學校 中共悄悄啟動文化戰
【秦鵬直播】9成美國人厭惡中共 台欲懲中港貪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