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報告披露中共掩蓋移植器官真實來源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2014年04月25日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4月23日發表一份最新調查報告,披露中共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

報告說,自2000年起,中共官媒和醫院報導器官移植數量從每年不過百例猛增到每年上萬例,而且供體充足、等待時間超短等等,器官移植反常暴增現象顯示,自2000年開始在中國大陸出現數量巨大的,遍及中國各地的活體器官供體群,其出現的時間和規模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和嚴重程度相吻合。證據表明大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成了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的對象,才使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逐年猛增。

但是,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後,中共面對國際社會的質疑,始終沒有說明器官的來源,而是讓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黃潔夫以中國器官移植權威和官方發言人的身份,不斷發表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的言論和文章,承認強摘死刑犯器官、建立所謂的自願捐獻體系、發佈移植立法、大肆報導黑市器官等,應付輿論,掩蓋其罪行。

報告說,國際社會指控中共販賣死刑犯器官由來已久。中共當局的對應有一個從否認到主動承認的過程,而這個轉折點是在2006年。

以下是追查國際於2014年4月23日公佈的關於中共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調查報告的節選。

1. 從一貫的否認到承認「極個別的」來自死刑犯

2001年6月,中國醫生王國齊(音譯)在美國國會作證,提供了他親身經歷的有組織的從死刑犯身體上摘取器官的細節。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否認,並稱這種說法是「惡意中傷」,是「聳人聽聞的謊言」。章啟月還說,「中國嚴格禁止買賣器官,中國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來源是人們自願捐獻的 [11]。」

2006年3月9日和17日,兩名證人先後通過《大紀元時報》曝光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秘密集中營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並就地焚屍滅跡的黑幕。該集中營設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2001年開始有6000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在那裏,被摘取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器官後,又被焚屍滅跡 [12]。

中共沉默了20天後,2006年3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例行記者會上否認關於蘇家屯的指控,同時承認「利用死刑犯器官進行移植」確有其事,但是「是極個別的,並且要徵得本人同意。」秦剛還邀請國外記者「親自到那個地區去看看到底有沒有這麼個集中營 [13]。」(之後國外記者和獨立調查人員的簽證申請都被拒絕。)

2006年4月10日,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在衛生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再次附和外交部的言論:「中國移植的器官主要來自公民自願捐獻。死刑罪犯的器官利用是極個別的,也是經過犯人自願或家屬同意而捐獻的 [14]。」

中國一直沒有自願器官捐獻系統,這是眾所周知的,而外交部和衛生部兩個發言人卻異口同聲地咬定器官是捐獻的,顯然是中共最高當局下達的統一口徑。

蘇家屯集中營曝光的是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的事實,而不是死刑犯的器官被販賣。但是中共並沒有對事情的核心,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做出任何回應。

雖然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邀請境外人士「親自到那個地區去看看」,中共領使館以拒絕簽證的方式拒絕國際媒體和調查組織到中國進行獨立調查。2006年6月2日,加拿大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和外交部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致信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要求商議赴中國大陸開展獨立調查事宜,三週不見回音,最終和大使館官員會見時無結果 [15]。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CIPFG)委員會赴大陸調查團成員,希望之聲資深記者許琳,於2006年4月19日循正常程序向中共政府駐澳大利亞悉尼領事館申請入境簽證,遭到了簽證官員的當場拒絕 [16]。

2. 從「極個別」到「多數」來源於死刑犯,而且是「系統地使用」

在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上曝光的4個月前,黃潔夫已經利用國際會議開始對外放風。2005年11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召開西太平洋區會議,黃潔夫代表中國政府,第一次在國際會議上宣佈中國的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在中國每年平均進行2000例肝移植,6000例腎移植,供體大多數來源於死刑犯 [17]。」

作為主管器官移植的衛生部官員,本人又直接操刀器官移植,黃潔夫顯然是最早意識到遲早要對國際社會交代此前暴增的移植器官的來源。只是由於可能中共最高當局當時還沒有決定究竟如何解釋,而蘇家屯事件的突然曝光,使中共慌亂中一邊銷毀證據,一邊利用外交部和衛生部發言人兩次否定黃潔夫早些時間放出的言論。

2006年7月,加拿大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和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發表調查報告,證實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事實 [18]。這份調查報告在國際上引起巨大反響,隨著越來越多關於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曝光,國際社會要求中共公開移植器官來源的壓力下,中共當局開始主動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統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國家。自2006年9月以後,中共各機構咬定該說法再也沒有改口。

2006年9月28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推翻自己在3月28日記者會上的言論,承認確有使用死刑犯器官,而且是國家有關規定允許的。他說:「在我國,利用死刑犯屍體或者器官是十分慎重的,是在嚴格執行有關規定的前提下進行的 [19]。」

2006年11月14日,黃潔夫在全國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峰會上說:「我國絕大多數人體器官來自於死者捐獻,其中一部份來自於交通意外死亡人員和親屬間捐獻 [20, 21] 。」 由於中國大陸所有死囚器官都是劃入「死者捐獻」範圍,這個說法就是間接將移植器官來源歸於死刑犯。

2011年11月,黃潔夫在國際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文章說,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統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國家。中國每年平均做一萬例移植手術,其中65%為屍體移植,其中90%的屍體移植供體來自死囚 [22]。

2012年3月7日《騰訊網》文章引述黃潔夫說,「器官緊缺是我國器官移植發展的瓶頸。由於缺乏公民自願捐獻,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 [23]。」

3. 從承認「系統地使用」到聲稱「一至兩年內停止使用」 死刑犯器官

2012年2月8日,時任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逃進美國駐四川成都領館,尋求政治庇護 [24]。根據追查國際調查記錄,王立軍在遼寧任職期間,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25]。王立軍出逃引起中共恐慌,害怕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進一步曝光,中共當局再一次利用黃潔夫之嘴散佈關於建立器官捐獻系統的謊言。

王立軍事件發生一個半月後的2012年3月22日,黃潔夫在杭州表示,中國將儘快建立器官捐獻體系,並承諾在3-5年內徹底改變過去主要依靠死囚來獲得移植器官的畸形方式 [26, 27]。而從2010年3月到2012年3月的兩年時間裏,中共大力鼓吹的「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只完成器官捐獻207例,共捐獻器官546個 [28]。黃潔夫很清楚每年平均提供273個器官的「捐獻體系」是無法在三、五年內滿足他所稱的每年1萬例移植手術的需求。

2012年10月,美國106位國會議員聯名致信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要求公佈美國政府可能掌握的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切資料,並敦促採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29]。這一舉動再一次引起中共恐慌,為了分散國際社會注意力,黃潔夫在11月,增加捐獻試點的成績,把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時間從「三、五年」改變為「一、兩年」。

黃潔夫於2012年11月21日在廣州稱,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從2010年3月2日到2012年9月30日,共完成人體捐獻465例,共捐獻器官1279個 [30]。

根據黃潔夫提供的數據,從2012年3月到9月的六個月中,共有260例人體捐獻,共723個捐獻器官。與之前兩年的數據比較,人體捐獻月平均從8.625增加到43.3例,器官從月平均45.5個增加到120.5個。同樣的試點機構,同樣的環境,是不可能實現這樣的增長的。

然而,黃潔夫利用這一系列明顯有疑的數據,進一步保證:「中國人體器官移植將在一至兩年內取消對死刑犯器官捐獻的依賴 [31]。」

黃潔夫在8個月之內提供的人體器官捐獻試點捐獻器官數前後不符,更保證捐獻的器官將代替死囚器官實現以往每年一萬例器官移植手術。而代替死囚的預期時間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從「三、五年」縮短到「一、兩年」。在捐獻器官如此之少的情況下,黃潔夫有膽量保證在短期內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只能說明中國(被中共當局極力掩蓋的)龐大的活體器官庫還在運行,而且這些「供體」不是死囚,也不是自願捐獻。而黃潔夫宣稱的加速度增長的器官捐獻顯然是為了掩蓋器官的真實來源。

全文請見調查報告:
中文版: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0336
英文版:http://www.upholdjustice.org/node/247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獨家:曝隱藏在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裡驚天秘密
江澤民「失聯」 周永康被曝大亂陣腳
周永康案一直推遲公佈的原因
蘇格蘭「大赦國際學生大會」 揭中共「活摘器官」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