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倖存者哈佛見證歷史退出中共

當年民運領袖方政、周鋒鎖、沈彤及李蘭菊現身說法講真相 冀還受難者公道

人氣 24

【大紀元2014年05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天儀劍橋市報導)「六四」事件發生至今已經將近25年了,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並沒有讓人們淡忘歷史,恰恰相反,過去五年每逢「六四」到來,在Google及百度上「天安門」的搜尋次數總是高居頭五位。哈佛大學本科生於4月26日舉辦了年度的天安門運動研討會,邀請「六四」倖存者分享感受、見證歷史。

這次研討會是參加過何曉清博士主講的《有目標的反叛:天安門運動的歷史與記憶》哈佛本科生們獨立舉辦的天安門運動25週年會議,約150人參加了會議。選擇4月26日是因為在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報》首次刊登社論,將學生的示威活動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有組織、有預謀的動亂。對這些本科生來說,1989年他們還沒出生,「六四」是歷史;而對於親身參與過當年運動的學生方政、李蘭菊、沈彤及周鋒鎖來說,「六四」是記憶、是人生的重要一頁。

李蘭菊89年時是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學生,作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趕到北京支持學運。談到「六四」清場時的經歷,李蘭菊依然熱淚盈眶。她表示當年學生們的和平示威令人最為感動。學生們堅守「打不還手」的原則,口號是「風蕭蕭、雨飄飄、中國學生不折腰」。

89年6月3日晚9時,李蘭菊從北京酒店離開時,記者告誡學生回酒店,因為「這次來真的了」。出於對學生們的關心及支持,她仍然在10時到達天安門廣場的總部。她很驚訝當時氣氛的平靜(後來猜測很可能大批市民前往北京外圍去阻擋軍隊,所以廣場相對安靜)。有的學生當晚還在看書,表示「別擔心,只要不與他們發生衝突就不會有事」。有的學生用唱歌去靜下心來。11點半時清場開始,天空中閃著軍用的信號燈令人心驚。她看到不少受傷嚴重的學生向這邊走來並大叫「你們看到了嗎?!他們在殺人!別放棄!!!」。一位中學生手拿木棍,哭著向軍人走去,口裡叫著「他們殺了我哥哥!」。李蘭菊把他硬拉了回來(後來他還是給軍隊殺了)。當救護車來時,李蘭菊被醫生拉上了救護車。她掙扎著又下來了,表示自己並沒有受傷、無需上醫院。第二次救護車來時她又被拉了上車,當她再度表示沒受傷時,一位醫生用生澀的英語對她說,「我的孩子,請上車,離開中國把今晚的事講出去。」她深受感動,這時才明白是因為自己是香港人,有機會離開大陸,醫生們才盡力拉她上車以保存這段歷史。以後的日子,李蘭菊雖然不願回想當晚的悲劇,但為了說出這段歷史,總是強迫自己記住當天的每一個細節。

參與過當年運動的學生(左起)方政周鋒鎖、沈彤及李蘭菊。(楊天儀/大紀元)

北京體育學院的方政在「六四」中救人時被坦克壓斷雙腿成了殘疾人士。他回憶了事情的經過。6月3日晚清場,6月4日凌晨時主要鎮壓基本結束。方政與其他倖存學生在6月4日早上6時左右在西長安街回校。當時廣場留守到最後的學生並不清楚城內發生的事情,學生們到了六部口,突然身後有毒氣彈扔了過來,在學生中爆炸,有的學生因為吸入過量而死亡,有的嘔吐出黃綠色的液體(估計有氯氣成份),有的昏迷過去。方政身體強壯,還能把身旁暈倒的同校一年級女生扶住。當把女生抱到街邊時,看到坦克排成隊快速衝向學生隊伍,坦克緊貼路面,街邊有高防護欄,方政來不及翻過欄杆,祇得儘量拉著同學靠向欄杆。他當時被坦克壓斷雙腿,親眼看著斷肢在身下(當時有人恰好拍攝了該情景並流傳在網路)。醒來時是6月5日中午,他被救到北京積水潭醫院的會議室,躺在地上,醫生護士圍在身邊。

方政表示受傷後在中國生活了20年,受到嚴格監控,公安警告不許告訴別人腿是坦克壓斷的。被救的女生也被迫說謊。方政因為不肯說謊承受了巨大壓力,還被拒絕參加國際傷殘人體育比賽。他指北京沒有資格申請奧運,因為不具備奧運精神,存在「政治歧視」。他對「六四」最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軍隊完成清場後第二天早晨坦克要追殺回校的學生?!

方政指當初因為相信共產黨而加入了黨,天真地希望能在黨內改變共產黨。但「六四」後認識到靠領袖是不行的,靠政黨也不行,只有改變體制才有希望。他認識到中共並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於是退出了共產黨。他強調中共靠自己是不可能改變的,只能成為沒有自我制約的利益集團。

沈彤當年是北京大學學生,曾任北大學生籌委會常委。他表示當年的學運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單單在北京就有約二、三百萬人參與,大家衷心希望能改變政府但卻失敗了。他用圖片與觀眾回顧當時天安門廣場的熱血學生們表達良好願望的動人情景、坦克入城的恐怖。他向觀眾提出去思考的問題,為什麼在中國出現了這麼大的學生傷亡,仍然無法改變政府?為什麼在其他國家如埃及、越南,當有少數人自焚時就能觸動大家全民反抗,最終推翻政府?

學生領袖周鋒鎖是北京清華大學物理系學生。他組建了清華大學學生廣播台和天安門廣場「學運之聲」廣播台,參與組織遊行示威。周鋒鎖在清華推動「校園民主建設」,包括直接選舉學生會、學生自由辦報、全面開放成立校園社團。89年清華大學獨立學生組織的重要決定都由學生代表大會決定,在爭取民主的同時實踐民主。他表示最受感動的是學生們的自律,直到清場前學生們都堅持以投票的方式作出重大決定。最後的投票是撤離還是留守,他的票投給了留守。當局鎮壓學生民主運動後,周鋒鎖是二十一名被通緝的學生領袖之一。他特別澄清,當局欺騙大家說是他姐姐將他告發,其實是當局跟蹤姐姐發現了他。他在2007年創辦了「人道中國組織」,資助國內受難人士和民運活動,其中包括幫助方政父母來美。他表示將會致力追尋真相,還受難者公道,有朝一日將當年殺人者繩之以法。

四位發言人的演講深深打動了現場過百中西方觀眾的心,李蘭菊的心願也道出了倖存者們的心聲,她表示,「希望將來終有一天,人們能回到天安門廣場,將這段歷史講述出來」。 ◇

相關新聞
六四倖存者王超華聖地亞哥九評會演講
天亮:從天安門廣場三次規模最大抗議運動看中共統治的破產
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玫瑰呼喚行動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魏京生基金會:把天安門上的毛澤東像摘下來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2021凶險?蓬佩奧打中共七寸
【新聞大家談】兩暗樁 美國會警長曝悲劇內幕
【有冇搞錯】中共軍人現身緬甸?不可能
【遠見快評】如何建美式極權?左派給驚人答案
【秦鵬直播】習近平一句話讓富人不寒而慄
【珍言真語】鍾劍華:年輕港人絕望 移民創新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