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灣區評論

王駿: 《世界日報》813社論令人費解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8月27日訊】一個朋友對我說,看了《世界日報》8月13日的社論「美日協防臺灣 國際法理引爭論」一文,覺得對臺灣前途失望,感到眼前一片黑暗、臺灣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前面只是死路一條」。有空也看了這篇社論,第一遍看後,感到文章似乎言之有物、一般人都會認同臺灣前途暗淡;又看一遍,覺得這是一篇心理導向的文章,暗藏玄機。再看一遍,感慨《世界日報》813社論的效果,其文章的目的實在讓人費解。

姊妹篇:國際法是臺灣敵人還是朋友?

首先,《世界日報》813社論,主要的內容是圍繞著美國一位國際法教授古舉倫(Julian Ku)在網路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一篇撰文的觀點。提出一旦中共武力犯臺,「美日皆不可能依據國際法協防臺灣」。

讀者如果以813社論中這個出發點去思考,其實就落入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前面只是死路一條」的無奈心理。殊不知,古舉倫那篇「國際法是臺灣敵人」(International Law is Taiwan’s Enemy,7/16/14)為題的文章,在網路雜誌《外交家》上還有另一姐妹篇,題目是以「美國政策和國際法是臺灣朋友」(US Policy and International Law: Taiwan’s Friend,7/17/14),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觀點和論據!

讀者如果看了從這姐妹篇出發寫就的類似社論,也許就會有完全相反的心理反應,不再會覺得臺灣的前途是那麼無奈了。而813社論只選用「國際法是臺灣敵人」一文,不用「美國政策和國際法是臺灣朋友」一文,甚至連提都不提這篇姐妹篇文章,就讓人百思不解了:「這到底是幫臺灣,還是在打壓臺灣?」

本來,如果有人說自己的「兒子犯法」、另有人說「兒子不犯法」,作為母親偏向「兒子不犯法」之說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這個母親不提「兒子不犯法」之說,反而大幅度提起「兒子犯法」的觀點,除非這個母親有病,要不就可能這是一個不疼愛兒子的「後媽」。

當然,《世界日報》813社論的文章脈絡,在建立「美日皆不可能依據國際法協防臺灣」的觀點後,說到了美國和日本也可以違反國際法、不顧國際法去協防臺灣。但是,文章的重點在於美國「是否尊重國際法,端視其國家利益而定」,而「日本向來唯美國馬首是瞻」。如此,讓讀者覺得美國只會是唯利是圖,產生「臺灣死定了」的無奈心理,也就不足為奇了。

813社論凶相:臺灣不要「自取其禍」

最有意思的是《世界日報》813社論的最後兩段落。社論發出了幾乎是來自對岸的以忠告為表象的強烈警告:「無論何黨執政,都應確立不挑釁中國大陸的政策,以免自取其禍」!什麼叫不挑釁?怎麼做到不挑釁?對岸被「不挑釁」到什麼程度才會滿意?!

強迫一個民主制度下的臺灣,做任何事情都必須「不挑釁」,沒有自己的價值、沒有自己的主見,可以放棄正義良知和人的基本尊嚴,無條件地屈從一個專制政府--這樣的忠告也好、警告也好,實在不像出自一家民主國家公器之口。

社論的警告之二,「臺灣經貿應避免過於依賴大陸,以免經濟體質日益脆弱;應確保全部雞蛋不要放在同一籃子中」。這個警告似乎以忠告發出,但是,臺灣與對岸的經濟現況,臺灣「過於依賴大陸」已經是身不由己。這裡有點要脅恐嚇的味道。

社論的警告之三,「臺灣維持並加強美日關係,符合自身利益」。但是,通篇的社論,就是在論證美日不可靠、「美日皆不可能依據國際法協防臺灣」。這也有點心理恐嚇的味道。

這裡,我們尚且不去講述或辯論813社論中的其他觀點。但是,這篇社論的立場、取用的題材、說話的態度,很難表明是站在臺灣和2千3百萬人的一邊發聲。但實際效果可以說是一種心理上的暴力恐嚇,就像大聲嚇唬善良小孩一樣。

不同陣營中衛護臺灣的朋友

筆者有許多臺灣不同陣營的好朋友。這些朋友主張和見解相左,甚至口水戰打得不可開交。但是,他們為了維護民主自由制度、為了臺灣和2千3百萬人前途和福祉的良好用心可圈可點。只是,一部分人是正面面對來自對岸一個極權專制制度和1,600枚導彈的威脅;一部分人是曲線在做,為了開拓臺灣經濟的生存空間在努力拼搏。

正面面對威脅的朋友的勇氣值得讚許,但是,曲線救臺灣的朋友更應該值得同情和理解。誰願意低聲下氣、避其所諱,甚至曲意逢迎、卑躬屈膝?做到這一步,如果沒有一顆赤誠的為了臺灣福祉的心,是很難做得到的。不僅如此,這些朋友還要面對其他臺灣同胞的質難甚至謾罵,這種苦楚、委屈和擔當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當然,採用委屈求全的策略對於臺灣未來的優缺點有待進一步探討,但是,他們為了臺灣的心態和立場是值得大家肯定的。懷有這種心態的人,當然不可能寫出813社論那樣的文章,絕不會讓臺灣朋友們看了以後,在心理上產生極度的悲觀,覺得臺灣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前面只是死路一條」。這種做法極大可能是敵對勢力的一種「心理絞殺」戰術的應用。

許多朋友不懂得對岸對於臺灣的這種絞殺戰術是怎麼應用的。舉個大陸民眾維權反抗暴政的例子,大家看看這些民眾是如何被分化的就知道了。

大陸民眾幾十年來被中共暴政欺壓得已經完全受不了了,你家的房子和地可能在一夜之間就被貪官拆了搶走了,六四的學生被屠殺也就不了了之了,法輪功的人被武警醫院活著殺了把心肝腎皮賣了換錢了。所以,現在的反抗中共的民眾多的不得了、也激烈的不得了,用「拼命」二字描述已經不過分了。

面對這些反抗中共的維權人士,中共就應用了一個策略,就是劃分你維權是「激進維權」、還是「非激進維權」。有了這個劃分,在一些特務和媒體的推波助瀾下,維權的民眾內部就開始吵起來了,甚至「激進維權派」與「非激進派」開始了口水戰,鬥的不可開交,甚至開始人身攻擊。這樣,維權的力量內耗了,維權民眾們的主要敵手--中共別說有多麼的得意,自誇自己的策略會如此成功。

春秋戰國「二桃殺三士」之計

當然,這些手段現在已經被中國的維權朋友們發現了。但是,臺灣的內部,現在也是完全有類比性。其實,說白了,這種手段出自中國春秋戰國時「二桃殺三士」之計。

「二桃殺三士」講的是,齊景公要借刀殺人,除掉手下三個英勇無敵、戰功赫赫的勇士,就派人賞兩個桃子給三位勇士。要勇士們自己計功食桃,誰的本領強、功勞大,誰就該吃一個桃子。三位勇士爭吃兩顆桃子,結果他們粗言相對、甚至拔劍相向,挑起的內訌爭鬥直到三位勇士全部自殘死去。

這裡的關鍵是這三位勇士都有把名聲、榮譽、觀點和自尊心看得比生命還重的致命弱點。天下本無事,而齊景公設下的圈套就是用三人二桃來製造內部的不協調、分歧和分裂。當今世界,這「二桃」可以是金錢和利益,可以是理念,也可以是情結的弱點。而把名聲、榮譽、觀點和自尊心看得比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生命還重的弱點也是不言而喻的。

要知道,813社論的出發點不像是前面講的兩類為了臺灣福祉的朋友們的立場。實際上,曾幾何時起,這麼多年來,《世界日報》的許多社論都在罵美國,攻擊民主制度,美化中共專制暴力強權,離間臺灣的兩類朋友,為對岸發聲解套。就是前天8月21日的社論,「臺陸委會副主委成共諜 問題大了」的文章,最後還把共諜說成可能是「對祖國統一力求作貢獻的英雄」,把以前叛逃的林毅夫說得像沒事一樣,那種口吻和效果,可謂「隱晦到家、『客觀』到家、鼓勵做共諜不露痕跡」。所有這一切,不得不讓人懷疑,這些社論作者班子們所坐的位子,到底是在兩岸哪一邊的戰車上?這些也同是臺灣人的心思真的讓人百思不解。

責任編輯:于晴碧

評論
2014-08-27 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