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鎮江強拆釀血案 一人昏迷(慎入)

人氣 7

【大紀元2014年08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2014年7月29日,江蘇省鎮江市發生強拆血案。三名守護家園的村民被打傷,其中兩人重傷,一人重度昏迷。

開發商僱黑社會私闖民宅行兇

2014年7月29日晚上7時許,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江蘇省鎮江市丹徒區宜城街道廖家甸村4組談小三、劉文麟、劉文虎三家,突然被恆大綠洲開發商僱傭的上百黑社會人員闖入。這些人手持警用鋼叉、盾牌、自製砍刀、鐵棍等凶器見人就砍,導致劉文麟、劉文虎、談小三三人受傷。

劉文麟頭部被砍傷出血,劉文虎雖然帶頭盔保護自己,還是被鋼珠槍打中臉部。談小三頭部、面部被像砍西瓜似的砍傷,手臂被打斷,陷入深度昏迷。

傷者劉文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黑社會人員都是架雲梯爬上房頂、強行闖入我們三家的。談小三在房頂上遭多名黑社會圍攻,他被連打帶推地推下房頂,在墜落的中途被窗戶擋板彈了一下摔到地上,之後被現場的黑社會人員再補砍兩刀,當場昏迷。」

談小三被120救護車送往丹徒縣醫院搶救,由於傷勢嚴重再被轉送到鎮江市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急救,目前談小三沒有脫離危險期。

村民憤怒報警,110警察趕到現場,抓捕了十幾名參與強拆的黑社會人員。

「據說,警察抓捕了16人,目前放了13人,有3人被拘留,罪名是『非法入侵住宅罪』,人都快死了,兇手的罪名和實際犯罪不符。目前我們聽說是關押了三人,最後到底是關了,還是放了,我們還不清楚。傷者的醫藥費需要家屬數十次催款,地方政府才像擠牙膏似的支付一點。」劉文麟無奈地表示。

為逼遷,劉文麟頭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 (權利運動)
為逼遷,劉文麟頭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 (權利運動)

為逼遷,談小三的頭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手臂被棍棒打斷。(權利運動)
為逼遷,談小三的頭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手臂被棍棒打斷。(權利運動)

談小三的頭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砍。(權利運動)
談小三的頭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砍。(權利運動)

談小三的面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權利運動)
談小三的面部被開發商所僱黑社會砍傷。(權利運動)

斷水斷電 鋼珠槍射擊 警察不作為

目前沒有住院的傷者回到家中堅守,繼續抵制強拆。三家房屋外有30多人對屋主進行24小時監控。家人買菜、買東西外出時都有人跟蹤。

據劉文麟介紹,從 2010年起,當地政府要對其房屋實行拆遷,給予的補償價格580元/平方米,他們的房屋本身都是開旅館、開餐廳的門面房;而與政府有關係的人的違章房屋拆遷價為8036元/平方米,而實際補償價格達12000元/平米。由於拆遷價格不合理,劉文麟、劉文虎、談小三三家拒絕搬遷。其他村民忍受不了政府所僱黑社會的採用惡劣手段的騷擾被迫搬走。

目前三家被斷水斷電已經一年多了。房屋四周被挖成壕溝,屋頂被人潑灑糞便。有大約半年時間,開發商僱的黑社會對三家人的迫害升級:不準三家人出門。誰出門就被黑社會人員毆打,用彈弓、鋼珠槍射擊。為此三家人曾報警300多次,每次110警察來後,就推說沒發現毆打他們的人。

「我們到丹徒區公安局信訪辦上訪,信訪辦的姚姓警察回應,『你們打3000次110電話報警也沒用。』言外之意,拆遷是政府行為。我們現在是打不了官司、告不了狀,因為開發商幫助政府賺錢,是得到政府袒護的。」劉文麟說。

目前發到網上的帖子被刪除,劉文麟的女兒因發貼被暗中抓捕,不敢回家。

目睹血案發生的民眾表示,警察屬於丹徒區政府,不能履行警察職責,導致了這次血案的發生。共產黨為甚麼不能依法拆遷,非要搶房搶地掠奪他人財產呢?

被鎮江市恆大綠洲開發商僱傭的黑社會人員手持大刀、騎牆挑釁。(權利運動)
被鎮江市恆大綠洲開發商僱傭的黑社會人員手持大刀、騎牆挑釁。(權利運動)

黑社會用汽油彈對被拆遷百姓實施空中打擊。(權利運動)
黑社會用汽油彈對被拆遷百姓實施空中打擊。(權利運動)

被黑社會擊中損毀的玻璃。(權利運動)
被黑社會擊中損毀的玻璃。(權利運動)

「政府為了與老百姓搶房搶地僱傭了大批黑社會打手,現在鎮江的黑社會蓬勃發展。老百姓現在是以命維權!」劉文麟說。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鄭州最大城中村遭強拆 村民大規模抗議嚇退城管
組圖:廣西村民反抗強拆 遭捆手蒙頭暴打
組圖:大陸抗徵地一日數起  官民衝突加劇
河北施工隊疑縱火逼遷 抗拆夫婦傷重垂危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疫情下的中國經濟 面臨五大危機
【紀元播報】美政府派發救濟金 哪些人受益
【紀元播報】武漢檢測數據中的監獄無名氏
【直播】3·29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近14萬
【思想領袖】極左分子如何將美國制度極端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