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談「夢」,兼及我的「夢」(上)

人氣 236
標籤: ,

【大紀元2015年10月05日訊】近年來,人們,特別是中國人,經常談論的一個話題就是「」。我想湊湊熱鬧,也談談這個話題。

這裡所說的「」,當然不是指屬於生理現象的夢,而是指一種理想、一種抱負、一種追求。故特加引號以示區別。

我以為,一個人的「夢」,與他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以及他的身分、地位、學識、智慧有著密切的關係。偉大人物的「夢」和普通老百姓的「夢」是大相徑庭、不可同日而語的。同樣是偉大人物,他們的「夢」,也會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反。例如,作為「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毛澤東和作為「資產階級革命家」的華盛頓、林肯,他們的「夢」就可能完全不同。同樣是「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毛澤東、劉少奇和鄧小平,他們的「夢」,也是不會完全相同的。普通老百姓更是如此。因此,「中國夢」是一個虛假的概念。在中國,只有「偉人的夢」、「平民的夢」或你的「夢」、我的「夢」,沒有人人一致的「中國夢」。

同樣一個人,他的「夢」也會因環境的變化而不斷變化的,不可能一「夢」到底。拿「偉大領袖」來說,他早年的「夢」,很可能真是他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城樓上宣稱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的「中國人民站起來」,而晚年呢,我猜想,大概是當社會主義陣營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以至所謂「第三世界」的「旗手」、「領袖」或「絕對權威」吧!

領袖如此,普通人更是如此。在「三年經濟困難時期」,普通人的「夢」不外乎是填飽肚子。我的一個朋友本來是貴州大學外語系的教師,就是為了實現這個填飽肚子的「夢」,多拿了食堂幾個饅頭而不幸被發現,結果不僅遭到批判,被「下放」到中學,而且未婚妻也因此不辭而別。改革開放之後,聽說他已調回家鄉蘇州。由於很久沒有聯繫,他現在做什麼「夢」不得而知,但我深信絕對不會再是填飽肚子了。

引發最近幾年國人大談「中國夢」的,是中國「第五代」主要領導人習近平。他在一次公開活動中提到「中國夢」,其後他和其他領導人又反復鼓吹。他們所說的「中國夢」究竟是什麼呢?習近平說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後來又解釋為「國家富強、民族振興和人民幸福」,並聲言這也是「中國人民的夢」。

他的「中國夢」是否真的如他所說的那樣,從他上臺後公開發表的言論和網上廣為流傳的一些「內部講話」看,似乎並不完全那麼回事。究竟是什麼,還有待進一步觀察。但他所聲言的「這也是中國人民的夢」卻完全不合乎實際。他的「夢」會同曾經主政重慶的薄熙來的一樣嗎?會同至今仍「身陷囹圄」的劉曉波的一樣嗎?會同在前些年揭發出來的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所飽受酷刑折磨的「勞教分子」的一樣嗎?當然不會一樣。至於天天為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而大傷腦筋的普通老百姓,他們經常和優先考慮的,不會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類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考慮的大問題。即使是「憂國憂民」成癖的社會精英,他們「夢」的重點,大概和「在其位、謀其政」的習近平,也不會僅僅大同小異。

作為芸芸眾生一員的我,曾經有過什麼樣的「夢」呢?

小的時候,我的「夢」似乎是漂浮不定、一閃而過的。例如,看到班上成績比我好的同學,我很佩服,想超過他們;看到學校運動員球打得好,我很羡慕,想向他們學習;看到漂亮的女生很嚮往,想同她們親近親近。但我並未把這些當作一種理想而刻意追求,因而與其說那是我當年的「夢」,毋寧說是我在那個年齡段的一種「本能」或「條件反射」,更為合適。

上中學以後我開始有了真正的「夢」,那就是努力學習,考上名牌大學,出人頭地,做一個「人上人」。但現實很快粉碎了我的這個「夢」。我的整個中小學階段是在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時期度過的,多次顛沛流離而不得不頻繁的轉學,讓我無法堅持不懈的努力學習,從而打下扎實的知識基礎。而適逢春季高中畢業,又使我無法在畢業後立即報考大學。於是我只好先參加工作,等待秋季大學招生時再報考。但參加工作後接受的第一堂課就是「一切服從組織」。儘管我多次在大學招生時向「組織」提出報考大學的申請,但都因「工作需要」而被「組織」拒絕。我的「大學夢」就這樣被輕而易舉的粉碎了,以致我雖然在大學執教多年,但填寫的學歷,自始至終只能是「高中畢業」。

坦誠的說,易幟以後的中國,是一個只許領袖做「荒唐之夢」而不准有「個人之夢」的國家。誰有「個人之夢」,便會被扣上想「成名成家」和走「白專道路」的帽子,輕則橫遭批判,重則被當作「異己分子」。在這樣的背景下,我能有什麼「夢」呢?做好本職工作、爭取立功受獎,大概就是我最好的「夢」了。

1957年夏天,人所共知的「風暴」連我的這個說不上是「夢」的「夢」,也被徹底摧毀。幾經磨難之後,我成了一名教師,而且只要有政治運動,就會挨整,是名副其實的「老運動員」。此時的我還能有什麼「夢」?

許多人在自己的「夢」未能實現之後,總是寄希望於子女,盼望他們能圓自己年輕時由於種種原因而未能圓的「夢」。我能像他們一樣嗎?顯然不能。無情的現實告訴我,我的「問題」必然會株連到子女,甚至孫輩!

「偉大的黨」和「偉大的領袖」是無比英明正確的。在製造了越來越多的「階級敵人」以後,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從而最大限度的孤立和打擊敵人,適時的提出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概念和「給出路」的政策。(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王曦

相關新聞
一個夢想可以照亮天空
為老奶奶圓回家夢 大安居員工自掏腰包
時代:中美達成共識仍是一個遙遠的夢
台灣留學生動畫《夢翔》 學生奧斯卡摘金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