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太陽花學運被訴者與民團立委抗議濫訴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要求追究國家暴力責任,並高喊「政府開戰,人民迎戰」。(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臺北地檢署10日偵結反服貿佔領立法院等3起案件,將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等119人起訴,12日被起訴的學運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到行政院抗議,他們高喊「政府開戰,人民迎戰」,抗議檢方濫訴,要求追究國家暴力責任,並撤回行政院版監督條例、停止貨貿談判。臺聯立委周倪安日前也抗議濫訴,質疑馬政府讓檢方成為鬥爭、壓制人民的工具。

臺北地檢署針對318佔領立法院、323佔領行政院、411路過中正一分局三大案偵結,分別依妨害公務等罪起訴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魏揚、洪崇晏等119名學運人士。遭起訴的部分當事人及義務律師團、公民團體包括經濟民主連合、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民主鬥陣、臺灣教授協會、臺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上午到行政院抗議,他們認為政府在過年前起訴百餘人的作為,完全是政治清算,將司法淪為政治打手。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要求追究國家暴力責任,並高喊「政府開戰,人民迎戰」。(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要求追究國家暴力責任,並高喊「政府開戰,人民迎戰」。(陳柏州/大紀元)

民團要求撤回「行政院版監督條例」 立即停止貨貿談判

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賴中強表示,馬政府對中(共)國的黑箱談判是引發318學運的最主要導火線,當年為黑箱服貿政策辯護的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他在辭職下臺時坦言「清楚看到多數選民對當前政經局勢的不滿與不耐」,但行政院長毛治國依然顢頇地將《服貿協議》、政院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列為下會期的優先法案清單。

賴中強說,民間團體延續318運動「先立法,再審查」的訴求,要求行政院在監督條例通過之前應該中止兩岸貨品貿易談判,毛治國應撤回無實質監督功能的「行政院版監督條例」,讓國會通過民間版的「兩岸協定預定年後締結條例」,並要求停止預定年後舉行的貨貿協議第10次談判,以避免黑箱《服貿協議》之後的黑箱《貨貿協議》,犧牲農民與民生產業勞工的利益,來換取特定財團在中國的利益。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祕書長唐博偉(Bo Tedards) 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祕書長唐博偉(Bo Tedards) 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國際特赦組織:臺灣當局必須撤銷起訴

國際特赦組織日前表示,臺灣當局必須撤銷針對和平示威遊行者的起訴。國際特赦組織臺灣分會秘書長唐博偉也到場表示,他們希望各國司法單位保持司法公正,捍衛普世人權價值與國際人權標準。他提醒臺灣司法單位無論是集會、示威或遊行都是基本人權,是民主社會必需要有的條件,不應該用任何刑事責任追訴和平抗議者,也期待看到司法單位有獨立公正的調查。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大批警力到現場維安。(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大批警力到現場維安。(陳柏州/大紀元)

學運當事人:馬政府對中共以商逼政及服貿黑箱的質疑都沒有回應

學運當事人被起訴的陳廷豪說,面對中共以商逼政及《服貿》黑箱的質疑,馬政府都沒有回應,太陽花學運是公民不服從的表現,當時人民在行動過程中,行政院以強勢警力暴力毆打民眾,應該追究國家暴力責任。被起訴的劉敬文表示,這次司法濫訴、追殺,是解嚴後最大規模的司法迫害,政府不思反省改正,國民黨在激化人民。

義務律師團律師顧立雄說,這群被起訴者究竟是義舉或罪行?很清楚的社會認為他們是義舉,因此何以要面對訴訟;律師團願挺身而出,協助爭取應有定位。他表示,相信所有當事人不會否認或後悔其所做所為,不過,遭起訴的100多人當中,有77人是因行政院提告,這是浪費司法資源。

立委質疑馬政府讓檢方成為鬥爭、壓制人民的工具

臺聯立委周倪安日前抗檢方濫訴,質疑馬政府讓檢方成為鬥爭、壓制人民的工具。周倪安表示,人權兩公約在2009年已經國內法化。但是,整個「中華民國」的公務部門不只是行政院任令警方施暴手無寸鐵的抗議群眾,特別是攻擊保護人民的國會議員。她呼籲檢方不僅應依據法律,更應依兩公約之國際人權的最低標準審理案件。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並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與倒貼「正義」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並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與倒貼「正義」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並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與倒貼「正義」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並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與倒貼「正義」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公投盟總召蔡丁貴企圖爬上門貼上「起訴」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公投盟總召蔡丁貴企圖爬上門貼上「起訴」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並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與倒貼「正義」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太陽花學運被起訴的部分當事人、義務律師、民間團體等人12日到行政院外抗議檢方濫訴,並在行政院門口貼上「起訴」與倒貼「正義」的春聯。(陳柏州/大紀元)

責任編輯:蘇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