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的華裔「莊荷」

【移民甘苦】洛杉磯賭場發牌員生活(二)

人氣 1930

文│徐曼沅

莊荷(Dealer),又稱荷官,是指在賭場內負責發牌、收賠玩家籌碼的一種職業。來自中國東北的金先生夫妻兩人移民至洛杉磯已十幾年,初來乍到,他們選擇了「莊荷」為業,在賭場擔任發牌員,至今仍以此為業。

工作職業病

金先生表示,自己在賭場工作已經十年,收入不錯。他主要負責德州撲克(Hold’em)的桌臺,一張桌子九個人玩牌,雖然坐著發牌,但因為賭桌很大,發牌員伸展的活動量也大,積年累月下來,身體也出現不少職業病,如關節疼,大拇指、手腕、腰還有肩膀都會痠痛,他有不少同事都受傷了。

賭場也因此與員工發生糾紛,有工傷賠償金,但每個案處理的結果不同。金太太值大夜班,所以長期生活作息日夜顛倒,還因此落下了心悸、缺乏睡眠的健康問題。這些都是賭場發牌員們不為人知的辛苦。

不過金太太認為,這份工作和快遞、餐館等比起來,工作環境還好點,而且福利也不錯,有年薪假,管理層也挺好。金先生也直言:「比給華人打工好。」因為相對而言,沒有員工糾紛,每個荷莊都是負責自己的臺桌,減少糾紛與爭執。

拉斯維加斯WSOP賺更多

每年的五月底,金太太都會到拉斯維加斯參加「WSOP世界撲克錦標賽」擔任發牌員。WSOP世界撲克錦標賽是每年5月25日到7月15日之間的國際系列大賽,共有七周時間,來自世界各地的玩家聚集在賭城里約酒店(Rio Hotel)。

這個賽事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現場撲克錦標賽,其參賽本金為10,000美元,每年於拉斯維加斯的舉行,2013年,比賽總獎金高達59,708,800美元。金太太表示,這種撲克大賽小費不多,但算桌子收錢,每桌賭局才30分鐘,發牌員換桌、換運氣,與洛杉磯本地賭場比較,相對而言,賺的錢反而多。

莊荷工作技術含量低、壓力大

金太太說,賭場裡的飲食還不貴,中國新年也沒有特別忙,倒是週末的玩家多一些,每個時間段都有人進來玩牌。

因為現在都是倚靠機器洗牌。荷莊只需要會算籌碼、看牌,可以控制局面,對華人來說相對簡單,據金先生觀察,從事賭場莊荷工作者約有一半是亞裔人士。

儘管莊荷工作技術含量低,但壓力很大,因為這份工作偶爾也會有突發狀況,這時候就要利用攝影機判斷;若是推錯籌碼,就必須停局,請區域負責人處理。這是一個需要很謹慎、高度專注的工作,通常一兩個錯誤就會被開除,所以工作流動率也高。

不少莊荷嫁給賭場玩家

近年來,賭場還出現了另一種職業,也有不少華人從事此工作,就是幫助賭場玩家按摩。讓這些賭客邊玩牌邊享受按摩,除了華人按摩師之外,也有些黑人。一般而言,這種賭場按摩工作多半是老闆抽成一半,但小費自取不用上交,薪水也頗可觀。

賭場明文規定荷莊不能借錢給玩家,但或許是相處時間長了,金太太表示,有不少發牌的莊荷嫁給了賭場玩家,有些人結婚後仍持續在工作,有的則是離開賭場,每個人的際遇不同。

金先生提醒年輕人要學習專業,在賭場擔任莊荷一年最少雖也有三、四萬左右收入,但這一種選擇僅是為了生存,沒有太大成就感。

沒有永遠的贏家

金先生表示,他在賭場工作多年,沒有看過總是贏錢的人。他說:「只有極少數的玩家是在特定節日到賭場休閒、消遣,以娛樂目的,不管輸贏的,錢輸光了就走,脾氣比較好。」但因為美國賭場制定的規則詳細,依章辦事,金先生在賭場工作十幾年,只看過一次,兩個賭客打起來,而且立刻被保安阻止,請出場外。

金太太則認為,在賭場想贏錢,尤其是玩撲克,是與智商和心理素質相關,當然,還要靠運氣成分,際遇很重要。她和金先生看多了賭場玩家,很容易分辨這個人的心理素質,推測出誰會是最終致勝的玩家。

中國元素越來越多

隨著洛杉磯的中國人越來越多,賭場也出現了許多中國元素,如傳統的中國結、福字都成了賭場內的裝飾,當然有少不了燈籠、石獅子等設計,洛杉磯當地賭場也開始慶祝中國新年。◇

責任編輯:吳明

相關新聞
美賭城華人發牌員:看透人生 十賭九輸
亞裔發牌員集體控告賭場種族歧視
「馬里蘭現場」賭場免費提供發牌員培訓
All In 培訓讓你成為高薪發牌員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暴力執法老人哭 輿情倒逼中共低頭
比特幣大漲大跌 傑森博士分析投資風險
【新聞大家談】冬奧會遭抵制 中共尷尬大變臉
【直播預告】普世人權與活摘器官牟利研討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