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必須驗血」四川活摘罪行疑跡曝光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尤其二零零六年之後,多名證人以及多個獨立調查團經調查所獲得大量證據證實:中共大規模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調查還顯示,是江澤民直接下令、周永康主導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圖為真人演示「活摘器官」。(吳柏樺/大紀元)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4月09日訊】明慧網4月7日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尤其二零零六年之後,多名證人以及多個獨立調查團經調查所獲得大量證據證實:中共大規模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調查還顯示,是江澤民直接下令、周永康主導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我們從一些公開信息和零星線索,去揭開這個驚天罪惡在成都及四川地區的黑幕。

一、追查國際與媒體的調查

追查國際於2014年12月發佈《四川省非軍隊系統醫療機構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稱,截至2014年,追查國際已經獲取四川省10地市20家醫院的器官移植的概況。根據對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這些醫院共實施腎移植至少2935例,肝移植至少1048例,心臟移植至少3例,肺移植至少1例,角膜移植至少110例,胰腎聯合移植至少4例。其中,成都至少六所醫院涉嫌活摘,包括:四川大學附屬華西醫院、四川省人民醫院、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成都成仁眼科醫院、成都醫學院附屬康橋眼科醫院、成都市第五人民醫院。

而軍隊系統醫院活摘器官情況和數量更加驚人、更加巨大。希望之聲記者2006年4月28日聯繫北京腎移植的主刀醫生(李宏輝),他表示,由於四川成都的供體來源多,所以被調派到當地部隊醫院支援,連續三日空軍醫院的醫生都坦承有年輕健康、煉法輪功的供體。

此外,明慧網也登載了一些知情人反饋的數起華西醫院和陸軍總醫院在確診後一個星期或一個星期之內找到供體的肝(腎)移植案例。華西醫院甚至還催促病人換肝。

與器官移植相關的專利,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省內九所大學申報了十三項專利,其中四川大學最多。而四川的腎移植中心,成都市就有七個,四川其它地區五個。

二、監禁場所的詭異抽血

據明慧報導,四川女子監獄和德陽監獄、五馬坪監獄都曾對法輪功學員大規模抽血化驗。報導中的抽血時間都是在二零零五年。德陽監獄先是要求所有服刑人員驗血,遭到抵制後,惡警崔唯剛說:「法輪功必須參加驗血」。

為何一定要強迫法輪功學員驗血呢?強制驗血的目的何在呢?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的政策下,在各地各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肆無忌憚、極盡各種邪惡手段折磨迫害的現實中,抽血顯然不是關心他們的健康,那關心的是甚麼呢?

據廣東四會監獄實名舉報信,包括驗血結果在內的「體檢資料」,就是他們「篩選目標」的主要依據。

三、浮出水面的疑案

目前已被證實的被四川當局直接虐殺的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兩百多人,由於當局的掩蓋,以及對家屬的恐嚇、打壓,很多致死案例的相關情況和細節無從得知。但從透過重重封鎖傳出的一些情況,仍能發現其中不少疑點和蹊蹺所顯示的活摘嫌疑。

1、家屬沒能見到遺體

在成都,至少有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沒能見到遺體。一位是托福教師沈立之,一位是畢業於成都電子科大的原紅光七分廠職工吳明忠,二人都是三十歲左右、風華正茂的青年男子,他們於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金牛區警察綁架,七天後,家人被通知領骨灰盒。

還有一位是四十五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胡紅躍,警察稱其是「餓死的」,但卻不許其單位和家人見遺體。

四川省內江市威遠縣龍會鎮的李惠於2005年5月被迫害致死後,家屬也未能見到其遺體。5月8日,當局(高石鎮派出所)將李惠家人叫到火葬場,卻只拿出一張照片讓李惠父親辨認。法醫表示,已對李惠剖腹,並要剖開頭部。李父抗議說:「你們剖我女兒的腹,為甚麼不通知我們到場,既然人都死了,還剖甚麼頭部呢?」最後只讓家人領回骨灰盒安葬。家人自始至終沒有看到李惠的屍體,只看到了李惠的照片。

人被虐殺後遺體下落不明的還有遂寧市攔江鎮法輪功學員和樂山市法輪功學員。

為甚麼當局不敢讓家人見他們的遺體?這背後隱藏著怎樣的罪惡?讓人不得不懷疑,更無法排除他們被活摘器官的嫌疑。

2、家屬未能見全遺體

成都大學副教授張川生於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駟馬橋派出所綁架,四天後便被迫害致死。家屬看到張川生的遺體,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色深度勒痕。更為蹊蹺的是,家屬要求看遺體時,警察只讓他們看頭部,可是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讓看。

遂寧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後,家人在火葬場見到其遺體腦後有一個大洞,且家人未見遺體背部。

很多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遺體上被發現不明的血洞、刀口、包紮等。如:自貢市公共汽車公司(虎頭橋)汽車修理廠的李新策腦後有血洞、成都空氣壓縮機廠工程師周勇腦後有不明血洞;遂寧的席志敏頭頂包著巴掌大的紗布;瀘州古藺李正靈遺體頸部一刀口、腹部一刀口;瀘州古藺縣熊秀友左胸上有約長二十公分的傷口。

必須指出的是,被中共當局虐殺的法輪功學員中,大部份家屬不能仔細檢查遺體,第三方獨立調查就更無從說起。

3、「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屍檢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時,國安頭子葉旭東等將已被非法關押九個月的萬源法輪功學員熊正明押走,說是關到綿陽勞教所。第二天,葉旭東突然告訴熊正明的家人,說熊正明在送往勞教所的途中「跳車自殺」。因謊言太過粗糙,後又改口「因車禍死亡」,但仍無法自圓其說。

見無法對憤怒的家人解釋,國安主動讓達州公安處帶去的法醫正面解剖熊正明的遺體。但是法醫不是找死因,而是指著熊正明的遺體對著熊的家人說:「看嘛,心臟在這兒……器官都在……」那法醫又為甚麼要主動提「器官」呢?「屍檢」閃電式草草收場,卻不敢檢查熊的背部。難道是熊正明的腎臟不見了?

從熊正明被帶走到死亡整個過程中,有非常多不合常理之處,如一般勞教是由普通警察負責押送,熊正明卻由國安頭子葉旭東親自押送,而且在很快就能到達目的地勞教所時,卻留在德陽監獄過夜,以及至今無法解釋的熊正明的死亡原因,所有這些不合常理的現象,像是一場精心的安排。

4、失蹤的法輪功學員

除了這些有姓名可查、可核實的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外,在這場浩劫中,還有上百萬計失蹤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或因上訪、或被綁架後不報姓名而被秘密關押,或因被迫流離失所而與家人失去聯繫。沒人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他們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一去不復返,家人們苦盼著親人能回來,但是年復一年,仍毫無音訊。

成都理工大學畢業生、家住大連市金州區二十里堡鎮後半拉村的法輪功學員付貴武,自二零零零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後就毫無音訊,至今已經十四年了。付貴武的母親說:「這十年來你都不知道我都怎麼過來的。我就怕他不在這世上了,可能叫它們(中共當局)給害死了,都有給挖心挖肝的。」

有多少像付貴武一樣無故失蹤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多少到北京上訪被抓後不報姓名而下落不明的法輪功學員?難道,他們已經成為當局沒有任何顧慮的「活體器官供體」?

報道說,在這些零星案例和線索的背後,是怎樣令人髮指和觸目驚心的、整個國家機器操縱系統性的反人類罪。伴隨著全世界的譴責和要求調查的聲音越來越強,以及整個事實真相的一幕幕揭開,對這個「前所未有的邪惡」的製造者中共,及始作俑者江澤民的歷史性審判已為時不遠。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4-09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