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李克強拉起中國股市 分析:加速清算江澤民

人氣 305

【大紀元2015年05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鋒報導)中國股市「瘋了」。不止大陸股民這麼認為,現在幾乎所有海內外的媒體都這麼看。

4月10日,上證指數(股指)站穩4,000點。4月27日,股指衝到4,500點。5月22日,股指破4,600點。25日,股指達到4,800點。26日,股指再升到4,900點,再創逾7年新高。今年以來,上證指數已經累計上漲近52%。

同時出現的,還有中國經濟數據不佳以及源起於海外的「反腐剎車論」。習近平和王岐山也都表示過,反腐現在處於「膠著」狀態。有分析認為,習近平和李克強正通過提振股市,試圖拉動經濟,加速清算江澤民

近日中國股市猛漲

5月22日,上證指數跳空高開,一舉站上4,600點整數關口,並創下7年來的新高。

上週週末,證監會再公佈五大利好消息。

1、7月1日,內地與香港基金開啟互認。

此舉直接導致的後果是:
A、700萬香港人可以通過直接購買大陸的基金去投資A股;
B、14億大陸人可以通過直接購買香港的基金去投資港股;

2、2萬億養老金即將入市。

中國證券網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運營改革方案目前已經制定,經國務院批准後最快上半年對外發佈,較大可能在三季度發佈。

3、A股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下月即將揭曉。

MSCI將於下月初公佈是否將A股納入旗下的新興市場指數,5月18日,證監會清障「名義持有人」懸疑,提升了A股納入MSCI的籌碼。

分析稱,如果最後A股被納入,全球近5,800家追蹤MSCI指數的基金公司不得不配置A股,高盛預計這將給中概股帶來300億美元資金流入,給A股帶來170億美元資金流入,直接給A股帶來1萬億資金。

4、「深港通」今年將出台。

5、未來公積金也有可能入市。

受多方消息的影響,上證股指在5月25日漲3.35%,股指上了4,800點,成交逾2萬億。5月26日,股指上漲2%,衝破4,900點。

即便在4,900點的位置,股市的利好消息繼續出現。

就在大陸股民還在爭議6月份A股能否順利納入MSCI指數時,5月26日傍晚,與MSCI並列的另外一大指數公司英國富時集團(FTSE)宣布,中國A股將被納入富時羅素指數。富時表示,啟動中國A股進入全球指數的過渡階段;新的指數是過渡性指數。A股在新指數中的初始權重將為5%,未來可能上升到32%。

無論是FTSE還是MSCI,旗下主要指數成分股的變動增減,都將影響數以億計的資金調整。

多家媒體在討論,5月27日股指是否會一舉突破5,000點。

雖然當局一再表態想要「慢牛」,但有時股指就是猛漲。

網傳中國經濟進入「最困難時期」

相對於股指的節節上升,中國經濟的數據顯得暗淡。

花旗銀行在近日的報告中認為,綜合「克強指數」(指耗電量、鐵路貨運量和貸款發放量三個指標)、工業產出和名義GDP的變化後,中國第一季度GDP的成長率可能只有5%。這是花旗銀行第二次對中國一季度GDP發出質疑。

今年4月,中共官方自己公佈的第一季度GDP同比增幅為7%,創6年季度數據新低。花旗隨即在4月的報告中表示,7%的官方數據遠遠被高估,實際的表現應低於6%。

而在5月20日的這份報告中,花旗銀行認為中國經濟遠比官方數據糟糕,正陷入了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上升、信貸增長下滑以及降息效果減弱的僵局。而多家金融機構在參考「克強指數」後認為,中國第一季度GDP「存在水份」。

國泰君安宏觀分析師任澤平曾經表示,2014年二季度以來,發電量、粗鋼產量、鐵路貨運量跟工業生產及GDP的背離不斷擴大,近期這種背離程度已經接近2008年底至2009年初的水平。任澤平認為:「我們合成的工業生產指數與官方公佈的工業增加值增速之間的背離再次出現並不斷擴大,發生在2014年二季度以來,這也就意味著實際經濟增速比官方公佈的數據要低得多。」

網民根據中共歷來的造假表現,對此更不買帳,在中國大陸直接發帖稱:「GDP明明是負增長,根本不可能是5%,花旗一定是收了錢說好話。」

大陸網絡在5月14日流傳的一篇《中國經濟到了最困難的時候》的文章說,4月份的經濟數據陸續公佈,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經濟到了最困難的時候。署名為劉曉博的作者在分析中寫道:

「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M2增速,到4月末下滑到了10.1%。這是非常罕見的低增速,是2000年以來最低的。這可能是兩個主要原因造成的,一是銀行放貸、企業借貸的動力都不夠,錢去了股市,造成了貨幣創造能力下降。二是資本外流,有跡象顯示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流入中國股市的熱錢,正在逐步散去。而人民幣的堅挺,也讓很多國內投資者熱衷到國外配置資產。」

然後,文章以4月新增人民幣貸款低於預期、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低於預期、1~4月城鎮固定資產投資低於預期、四月份出口同比下滑、4月份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同比增長的數據來支撐其觀點。

另一篇同一時間發出的《中國股市大漲,為何外資卻拚命外流?天量貨幣消失之謎》的文章也贊同此觀點。

作者黃生表示,非常危險的信號,中國的天量貨幣突然消失了!

「央行剛剛公佈的數據,讓人倒吸一口冷氣,M2同比增長約10%,創下了20年來新低。大家簡單理解,M2就是中國所有流通的貨幣。因為中國今年以來是不斷的寬鬆、驗鈔,但是貨幣卻似乎消失了,這讓人不得不吃驚、害怕。

1、央行降息、降準、定向貸款、抵押再貸款、注資政策性銀行,力度可以說很大,但是貨幣增速卻上不去。

2、實體經濟太差,信貸需求不足。這樣一來,導致商業銀行貨幣衍生的功能大打折扣,一句話,經濟太差了,導致貨幣流動速度大大放慢。

3、大量資金外逃。這個數據恐怕是驚人的,有統計數字是近期3,000億美元資金外逃(註:近期有外媒報導,外資以10年最快速度離開中國,6個月撤資3,000億美元),外逃會導致基礎貨幣下降,也就導致了M2增速乏力。可以說中國降準是被迫對沖資金外逃,對沖外匯占款的減少。

4、中國股市大漲,竟然留不住資金,資金仍然在拚命外流。中國股市牛市,不但沒讓資金留住,反而讓資金在高位套現,然後離開中國,導致M2數據如此難看。

5、中國是不是已經成為第二個日本?日本也就是這樣,天量印鈔,但是貨幣總是不見,中國越來越像日本。

6、拯救樓市,也沒辦法留住這些貨幣,反而讓這些熱錢高位套現,從容撤離。」

文章最後說,中國目前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貨幣困局。一直在寬鬆貨幣,一直在加大力度印鈔,但是貨幣似乎進入了黑洞,拚命地外流。越是拯救樓市,越是刺激股市,資金外流越嚴重,如果持續下去,樓市、股市還能繼續如此虛火嗎?背後的原因還是,經濟太差,泡沫太嚴重,貨幣都是趨利避害的!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說,按照中共固有的思維,經濟大幅下滑的直接後果就是「出現社會乃至政治不穩定」,沒有任何一個中共總書記會接受和容忍。尤其當習近平抓捕周永康後,未來幾年矛頭對準江澤民的情況下,經濟增速會因以江系為首權貴的抵抗而降得更低,那怎麼辦?

分析:習近平對陣江澤民的七大跡象

暫且不論這些觀點是否完全準確,但是可以看見的是習近平的反腐似處於「兩軍膠著」的狀態。

5月18日,旅美政論家胡平在自由亞洲電台發表評論,列舉今年以來,中共政治生態七種異常跡象:

一、在今年2月7日紀檢系統老幹部新年團拜會上,王岐山講話,引用習近平對當下反腐敗鬥爭形勢的概括,是「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

文章分析,另一軍是指哪些人?頭面人物是誰?當然不是指周永康、令計劃、薄熙來、徐才厚這些已經落馬的人物,也不可能是指自身難保的郭伯雄,因此一般人都分析說是指江澤民、曾慶紅。

二、在3月份的兩會上,曾經擔任曾慶紅秘書的施芝鴻主動向記者講話,為曾慶紅辯護。

文章表示,此舉非同尋常。它說明了此前關於習近平打「大老虎」要打曾慶紅這一傳言並非空穴來風;而施芝鴻敢於打破常規在兩會上挑明這件事,可見其背後必定有相當的支持力量。

三、3月底,《財新》雜誌發表文章《起底郭文貴》,身在美國的郭文貴高調回應。

四、4月下旬,《紐約時報》連續發表調查報導,披露中國首富王建林和中南海高層家族財富的關係。

五、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藏身美國,想必手中握有猛料,雖然沉默不語,但也足以使得北京方面投鼠忌器,致使對令計劃的處置沒了下文。

六、近來一段時期,若干重量級的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包括沈大偉、馬若德、洛德,紛紛發表文章和講話,對習近平的內政與外交政策提出批評。沈大偉的文章還明顯表現出「揚曾抑習」的傾向。

七、也是在近來這段時期,中共退休高層,從胡錦濤到溫家寶、賈慶林等,紛紛出鏡亮相,也顯得很不尋常。

胡平認為,從種種情況來看,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運動遭受阻力,不得不暫時妥協;但眼下的妥協只可能是暫時的。因為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已經打破了原有的恐怖平衡,對立的各派失去起碼的互信,雙方的爭鬥已是你死我活。一場惡鬥在所難免,目前的形勢恰似「山雨欲來風滿樓」。

陳破空也認為,綜合中共政局近期異常跡象,得出的結論就是:「大老虎聯手反撲」的傳言成真。此時,如果習近平、王岐山猶豫、妥協、退卻,放虎歸山,或與虎謀皮,後果嚴重。中共黨內政治生態,歷來你死我活。若遭對立利益集團清算,習近平、王岐山恐將齊齊「死無葬身之地」。

2月7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講話中稱,對腐敗要「減少存量,遏制增量,這個任務還很大」,並還稱現在的反腐態勢是「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而此前的2014年8月4日,《長白山日報》曾在頭版報導稱,習近平「對反腐敗形勢有一個新提法,就是腐敗和反腐敗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

當局目的是利用股市注資進實體經濟

5月2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登了一篇經濟報導,五問一名所謂「權威人士」,對宏觀經濟做出總體判斷。

新聞報導一般至少包含三個要素,即甚麼時間,在哪裏,發生了甚麼。這是一篇頭版頭條文章,是中共當天最重要報導,但被採訪的「權威人士」未具名,新聞要素明顯不全,在如此重要位置出現這種情況,顯然不是官媒編輯部犯了低級錯誤,而是不便透露人物身份。

文章發出後,《鳳凰財經》立刻跟進,做出解讀報導,稱這名所謂「權威人士」釋放了8個信號,其中有關股市的信號則是,「牛市是長期需要」。

報導對此解讀時,吹捧中共此舉目的之一是所謂的「為民眾獲得可持續的財產性收入」,同時也毫不忌諱地稱,還要為實體經濟提供資金。要達到目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增加直接融資。讓居民儲蓄直接進入包括股票一級市場、股票二級市場和債券市場。同時,報導還指這是中央政府的「戰略決策,非權宜之計」。

對此,也有微信號「明察」總結當局近期各類經濟措施,並予以起底:

第一式:把過往中國投資過剩的生產能力,通過「一帶一路」釋放到國外去。

第二式:把過往中國如饑似渴的消費能力,通過「自貿區」吸收到國內來。

第三式:把過往中國人民盲目亂竄的巨量貨幣,通過「股票市場」轉移到實體去。

第四式:把過往中國無處可去的外匯儲備,通過「亞投行」投資到同盟國去。

第五式:把不能適應全球一體化競爭環境的企業都引到資本市場鍛練去。

根據《德林社》黃利明5月中旬的統計,從去年12月牛市開啟至今,整整5個月,IPO與增發均創出歷史新高,圈走約8,300億元資金,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0%。悄然間,股市將資金拉入到實體經濟裡。

習近平、李克強拉起股市

5月2日,財經網轉發名為《東方不敗的最後王牌》的文章,指股市的這輪上漲,實際是當局利用央行注水、散戶資金、熱錢這三種辦法所致,但是隨著這一輪牛市的終結,「將是經濟停滯和通貨膨脹的全面來襲,中國經濟基本走入中等收入陷阱」。

這個結論倒是和4月24日,財政部長樓繼偉所言「中國在未來的5年或10年有50%以上的可能性會滑入中等收入陷阱」有些符合。

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在5月19日名為《瘋了》的文章中也預警:

與上屆政府的四萬億計劃不同,那次的新增貨幣直接投放於龐大的基礎建設工程,導致能源價格的上漲及不動產的狂潮,此次,政府則更像一位拉網圍捕的老練漁民,它把海水激盪起來,引起大小魚群的衝撞與翻滾,從而形成了一個十分激烈的萬魚歡騰景觀。

在列國經濟史上,每一個大泡沫運動,最終都不會以泡沫的方式終結,它要麼成為一個更大的泡沫或衍變成若干個泡沫組合,要麼沉澱為經濟轉型的動力,要麼,直接衝向破滅的垃圾場。

《鳳凰財經》在5月26日的報導預測:「如果政策調控得當,這輪牛市至少應該維持三年時間。」

夏小強說,可以預見的是,在中國經濟狀態大致保持穩定的狀態下,對於江系的清算將加速,抓捕江澤民是最終結果。

夏小強表示:「正如《鳳凰財經》所說,習近平、李克強拉起股市是方法之一,目的是讓經濟穩定,三年內應該會抓了江澤民。否則等經濟回落再做,可能會難度更大。但是有一點,中國政治中總有不確定因素來觸發大事,比如2012年的王立軍逃館,所以江澤民在未來任何時候被抓都是可能的。」

責任編輯:唐青

相關新聞
《江澤民其人》:羅幹指使公安部造假
習近平王岐山相繼訪浙 政治目的令人關注
CNBC:中國股市達七年最高 但是增長在哪裏?
中國經濟堪憂 轉型非常困難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二日 蓬佩奥演講
【有冇搞錯】美國的「新排華法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