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八名牌訴華女售假未果 中共保護假貨成禍

美國加州45歲的中國移民徐婷(Xu Ting,音)自2008年就因售假被古馳、路易威登等八大名牌起訴,並被香奈兒求償690萬美元,但仍順利拿到綠卡。美媒分析同類案件在美國很難受到刑事訴訟,且中國大陸國有銀行拒絕配合調查,使得假貨源頭受到保護。圖為香奈兒專賣店。(余鋼/大紀元)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清綜合報導)在加州聖地亞哥一個好學區的安靜街區內,45歲的中國移民徐婷(Xu Ting,音)與丈夫和幼子居住在一棟新購置的四室房子中。儘管徐婷自2008年就因售假被古馳、路易威登等八大名牌起訴,並被香奈兒求償690萬美元,但仍順利拿到綠卡。美媒報導指,因中國大陸的國有銀行拒絕配合,使此類調查難以摸到源頭,而同類案件在美國很難受到刑事訴訟。據估算,全球假貨業年度貿易總額或將達1.7萬億美元。中國假貨及中共的體制性保護,近期益加成為受關切的議題。

徐婷售假案回溯

美聯社報導,因網上售假被提起民事訴訴的徐婷,多年來不肯出庭,繼續在聖地亞哥州立大學讀著統計學研究生。她幫家人將至少89萬美元轉入了中國的銀行帳戶,並且和丈夫花58.5萬美元在聖地亞哥的佩尼斯克圖牧場(Rancho Penasquitos)市購買了住宅,從中國和美國法院的公開記錄看,她的丈夫也參與了銷售假貨奢侈品。

在謊言編織成的網絡中,名字是假的、地址是假的、域名註冊信息也是假的,但只有一樣是真的——銀行帳戶信息。美國警方對徐婷的調查就是從這裡入手。徐婷從2008年就已陷入法律糾紛,當時她因在網上銷售假貨,被加州聯邦法官判償香奈兒公司690萬美元。但據香奈兒發言人透露,徐的假貨網站雖已關閉,但賠償款至今未付。

徐婷的業務並未就此止步。次年,佛羅里達州法官又裁定她關掉銷售假冒LV、馬克‧雅各布(Marc Jacobs)和思琳(Celine,又譯賽琳)等品牌的七個網站,她同樣未在法庭露面,其業務則繼續發展。

路易威登(LV)於2009年起訴徐婷。圖為LV在中國成都的專賣店。(LIU JIN/AFP)
路易威登(LV)於2009年起訴徐婷。圖為LV在中國成都的專賣店。(LIU JIN/AFP)

時隔一年(2010年),法國開雲集團麾下的四大品牌古馳(Gucci)、巴黎世家(Balenciaga)、寶緹嘉(Bottega Veneta)和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又譯聖洛朗)在紐約聯邦法院對徐婷及其未婚夫、弟弟、母親等人提起訴訟,指其在網上向美國顧客銷售了總價值超過200萬美元的假手袋和錢包。古馳稱,被告從中國運來假貨存放在聖地亞哥,然後在那裡進行包裝,冒充正品出售。

被訴四天之後,徐婷與小她六歲的加州執業土木工程師許利軍(Xu Lijun,音)在聖地亞哥郊區的埃爾卡洪登記結婚。

古馳隨後要求銀行提供帳戶記錄。摩根大通銀行提供的信息,包括夫婦兩人的住址、出生日期、駕照號、社會安全號和護照號,還有學生證。諸名被告中,只有許利軍在當年11月與古馳達成協議。他否認自己犯法,但同意讓古馳保有從他中國境外帳戶查獲的40萬美元假貨收益,還同意支付7500美元罰款。

許利軍的辯護律師埃里克‧西格勒(Eric Siegle)評論說,古馳案和其它許多案件一樣,都沒能觸及行業幕後的「大佬」。「他們在美國逮捕或起訴的都是低級別的人。追到這些錢到哪裡去,你才能觸及問題的核心。這就像毒品戰,為何要逮捕街角的孩子們呢?」

實際上,由於中國國有銀行(包括中國銀行在內)拒絕透露涉案帳戶的交易明細,求償1200萬美元的古馳無從追查不法收入流向哪裡。中國銀行在一封電子郵件中這樣回覆:「中行無法在不違反中國法律的前提下執行這些命令。」開雲集團拒絕就這樁未決訴訟發表評論,僅在電郵中表示,古馳將大力推動對傷害其品牌聲譽者的執法,無論其身在何處。

圖為在美國查獲的假冒古馳(Gucci)手袋。(視頻截圖)
圖為在美國查獲的假冒古馳(Gucci)手袋。(視頻截圖)

2013年,許利軍在聖地亞哥買了房;兩週後,徐婷將一筆錢款轉到了丈夫的帳戶。當美聯社記者根據移民機構匿名人士提供的住址找上門去,許利軍拒絕了採訪。徐婷在北京的公寓則是無人應聲——徐婷在北京的律師陳鵬(Chen Peng)告訴美聯社的北京記者,她不願受訪,也聲明她和家人不是造假的主犯。「我的委託人也認為造假違法,但他們並未造假。」陳鵬並稱,徐婷不出庭是行使自己的權利,不應受到法律或道德裁判。

徐婷順利拿綠卡

一系列法律糾紛並沒阻止徐婷拿到綠卡。知情人透露,2014年2月,她由於嫁給了有高學歷和「傑出能力」的人士而成為合法永久居民。

美國移民律師、《本德爾移民公告》(Bender’s Immigration Bulletin)編輯丹‧科瓦爾斯基(Dan Kowalski)說,移民官員可能是不知道徐婷的法律糾紛,但更可能的情況是,他們並不認為她因此就不具資格。拒絕綠卡申請的理由包括犯重罪、患傳染病等,民事責任則不在內。對於「良好道德品格」的模糊要求,更多用於審批入籍申請而不是綠卡申請。

在美國,對造假售假的指控多數是由品牌企業提出,其訴求是關閉售假網站並獲得經濟補償,屬民事訴訟。律師界認為,只有上升到刑事案件,才能對此類犯罪有威懾力;然而,造假和售假很少像毒品走私或洗錢那樣受重視,甚少受到刑事起訴。

紐約「帕特森、貝爾納普、韋布和泰勒律師事務所」(Patterson Belknap Webb & Tyler)的知識產權律師傑弗里‧波特(Geoffrey Potter)說:「比起因造假售假被捕,一個人遭受雷擊的機會還大一些。」

打擊假貨難度大

美國司法部發言人彼得‧卡爾(Peter Carr)則在一封電郵中強調:「打擊大規模假貨交易是司法部知識產權工作組執法工作的重點之一,我們正不斷提起此類訴訟。」

實際上,與2014年美國國土安全部在邊境查獲總價值12億美元的假貨相比,美國司法部在2014財年提出的售假相關刑事訴訟只有91宗。而其提起訴訟的違反移民法案件則多達22,530 宗,毒品罪相關案件和暴力犯罪案件也分別有12,184 和12,509宗。

據由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管理的「國家知識產權協調中心」透露,2014財年其報告的造假售假罪案中,共有683人被捕、454宗起訴,最終有461人被定罪;訴訟較多的原因之一,是地方性訴訟和電信詐騙也包括在內。該中心透露,是否對一樁案件提出刑事起訴,通常由美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決定,其執法重點因地區而異,有些檢察官看重假貨規模,有些則看重嫌犯是否有前科。如果美國檢察官辦公室拒絕提起刑事訴訟,調查人員會轉而求助地區檢察機關。

該中心還表示,中國是美國海關查獲假冒商品的最大來源國,數量最大的假貨是服裝和飾品。假冒奢侈品通常是在廣州生產,然後通過集裝箱或聯邦快遞運抵美國。除了在店面或舊貨市場銷售外,多數假貨是通過網絡來兜售。「不幸的是,你關掉一個網站,他們還有十多個名目不同的網站已經做好開業準備。」

儘管各大奢侈品牌為保護自身權益動輒花費數百萬美元,但他們的維權之舉往往就像玩「打地鼠」,剛剛封掉一些廠家和網站,後者就改頭換面又跳了出來。

如今,全球銷售的絕大多數假貨都是「中國製造」,已是人所共知。據美聯社5月7日報導,包括中國工商銀行、招商銀行、中國銀行等在內的多家國有銀行拒絕配合境外調查,這使得售假者很容易將不法收入轉到西方國家的執法範圍之外,也使造假的源頭難於追尋,由此,中共國已成為全球假貨業僅存的避風港。

美聯社7月12日報導則指,只要假貨從業者能繼續盈利,且消費者繼續購買,這一行業就會繼續發展;據估算,今年全球假貨業的貿易總額或將達1.7萬億美元。

知識產權專家倡維權

在假貨案的調查中,品牌持有者也承擔著責任。政府機構通常會依賴他們出主意或跑腿調查。美國法律也賦予這些公司以很大的執法權力。

紐約知識產權律師波特介紹,被告未付賠償要計利息,最長可計20年,即使其破產也不能抹去這筆債務。造假售假者不能開公司、買房子、擁有銀行帳戶或從銀行貸款;甚至,「如果造假售假者要找工作,執法者可以決定她的薪酬」。

只是,要完成這樣的調查程序,需要深挖債務人的底細,包括:從公共記錄來考察他們是否擁有房地產,要求銀行提供信用卡記錄來判斷其資金流動,並僱用專人來調查他們是否有工作……諸如此類,都需要巨大的花銷和不懈的努力。香奈兒發言人對徐婷案細節未予置評,只表示,加州法律禁止因民事訴訟拘捕當地居民。

如何才能有效遏止假貨橫行?在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前知識產權官員馬克‧科恩(Mark Cohen)看來,最重要的是外國公司要以更積極的態度維權。他說:「我們需要打破這種循環。我想有很多公司都很在意打假,但一天下來,他們會算經濟帳,衡量追查這些人是否值得。」

中國假貨之禍引關注

比起服裝和奢侈品,其它一些品類的中國假貨,其危害已超出經濟領域,而屢屢威脅到國家安全和民眾的生命安全,更突顯中共對造假業的「體制性」保護之禍。

美國政治新聞媒體「The Hill」本月5日的報導指,在中共黑客攻擊之外,美國國家安全也受到來自中國的假冒電子產品的威脅。據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研究調查,在美國導彈系統、直升機和潛艇的電信設施中,安裝有疑似假冒中國電子產品及配件的案例多達1800多個。

《紐約時報》上月報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與國際刑警組織等合作,成功查獲在網上兜售的總價8,100萬美元的假藥,關閉了2,410個有關網站,並逮捕了156名嫌犯。美國海關也查獲了583包假藥,其中很大一部分來自中國。

《紐時》報導指,中國的製藥業規模巨大卻監管不嚴,長期以來就被視作全球假藥的主要源頭。如今,中國的藥廠甚至涉入生產合成毒品,已成為墨西哥販毒集團製造冰毒等毒品的原料供應地。中國製造的新型致幻合成藥物夫拉卡(flakka)在美國的網上氾濫,近期僅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個縣就造成18人死亡。

在歐洲,法新社羅馬消息,意大利警方本月7日公布查到60萬個假冒名牌避孕套,不但消毒不當,且使用有害健康的化學程序製造。警方同時查獲大批量的其它各類仿冒品,經調查均來自中國大陸。移送法庭的20名嫌疑人多數是大陸公民。

法國廣播電台近日報導則提到,歐盟2010年度報告指出,大陸製仿冒品在歐盟海關查獲各類假貨中都占可觀比例。這使積極與大陸發展關係的歐盟領導人為此也感頭痛。**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5-07-14 6: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