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芬蘭原廣州女白領控告江澤民

人氣 33

【大紀元2015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東延報導)近日,旅居芬蘭的原廣州女白領、法輪功學員朱洛新與丈夫吳志平分別向大陸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朱洛新因為堅持信仰曾在中國廣州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夫妻分離十一年才在芬蘭重逢。

6個至親修煉法輪功 2人被迫害離世

「這場持續16年的迫害都是江澤民一手發起的,我們必須要控告他!」現旅居芬蘭的原廣州女白領朱洛新與原廣州中國銀行廣卅市分行職員吳志平在6月29日向大陸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分別寄出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控告書。

吳志平、朱洛新夫婦的至親中,吳志平的媽媽、阿姨、哥哥、嫂子都是法輪功學員,在這場迫害中,媽媽吳玉嫻被非法判刑7年、阿姨吳玉韞被強制送三水洗腦班三次,分別在2006年、2004年被迫害離世,哥哥吳志均曾被判刑8年、嫂子也曾被勞教。

吳志平本人曾被兩次15天拘留和被勞教過2年,勞教期間還被連續吊銬在操場籃球架上暴曬4個多月,還被施行過讓人極度痛苦的「扎粽」酷刑。

2014年10月,朱洛新參加美國舊金山法輪功活動。(朱洛新提供)
2014年10月,朱洛新參加美國舊金山法輪功活動。(朱洛新提供)

從患皮膚癌等死 到修煉法輪功重獲新生

「我曾經是一個等死的人!」朱洛新女士介紹說,她在九十年代曾在廣州任日本著名遊戲公司任天堂中國總代理的總經理助理和中國著名網絡公司搜狐廣州分公司籌建辦公室主任。她在1992年身患皮膚癌,花光積蓄求醫,最後得到的結果是全身失去免疫力,醫生囑咐她回家靜度餘生。

1994年12月,朱女士有幸參加了法輪功在廣州市舉辦的第五期講座,聽課幾天後全身皮膚癌不藥而癒,從此朱女士走上修煉法輪功的路。

1997年,朱女士與吳志平先生喜結良緣,拿婚檢結果去婚姻登記處登記時,那裏的工作人員看到朱女士的婚檢結果顯示「無免疫力」時,感到非常驚訝。當工作人員瞭解到朱女士曾身患皮膚癌,修煉法輪功全愈後,紛紛向她表示祝福。

講真相反迫害被枉判十年

自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後,朱洛新夫婦曾先後五次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多次被非法關押。從2000年下半年開始,他們夫婦與廣州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轉為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向民眾講真相、揭露中共邪惡。

2001年底,曾有數名法輪功學員先後在街上看到公安懸賞十萬元人民幣通緝朱洛新的通告。當年12月3日,朱洛新被跟蹤拿真相資料法輪功學員的公安抓捕。緊接著,公安對朱洛新進行了連續14天24小時的剝奪睡眠刑訊逼供,結果只能以「零口供」告終。

之後,朱洛新被非法關押在廣州白雲看守所。期間,朱洛新拒絕背監規和強迫勞役,還堅持煉功和講真相,因而遭到羞辱、毆打及多次被戴15~20公斤的鐵腳鐐。最後,朱洛新被非法判刑十年,於2003年2月26日送至廣東省韶關監獄迫害,後又再轉押到廣東省女子監獄。

監獄中的迫害與反迫害

◎關禁閉倉迫害

位於廣東北部山區的韶關,在2月份平均氣溫只有9~16℃,而2003年的2月特別寒冷,室外的樹枝都掛冰。穿著單衣服的朱洛新被戴上手鐐從廣州看守所秘密押送至韶關監獄,馬上就被關入禁閉倉。

「當時馬上感到霉臭、寒冷、黑暗、寂寞包圍著人,也不知時間,也無法預計在這種環境中將要關多久……」朱洛新回憶說,一般人如果長期在這種環境中關押一定會瘋掉的。

這種禁閉倉大概只有兩三平方米,沒有窗戶,只留一個送飯口,能射進來一點燈光。水泥地板的盡頭有一個所謂的「排污口」,晚上才給一床棉被鋪在地上睡覺,這時才知道一天將要過去了。每當朱洛新煉功的時候,馬上就會有犯人開鎖衝進來阻止和毆打。

14天後,獄警將朱洛新帶到一個監區,強迫她看污蔑法輪功的內容,意圖進行洗腦。朱洛新看到牆壁上貼滿污衊法輪功的牆報時,她馬上衝去要撕毀,獄警慌忙指使犯人阻攔。之後,將水潑在朱洛新站立的地面,打算用電棍對朱洛新使用電刑。

「怎麼沒反應?」獄警一邊不斷拔弄電棍的開關一邊說,多次「失靈」後,只好放棄行惡。朱洛新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應該遭受迫害,我心中是一直否定任何形式的迫害的。」

◎關小屋長時間洗腦

不久,隨著廣東地區的所有女犯都被移送到位於廣州郊區的廣東省女子監獄,朱洛新也被轉押到該女子監獄的六監區。

在這裡,監獄安排兩三個犯人24小時對朱洛新貼身包夾。每天一早5點朱洛新就被拉到一個只有三四平方米小屋裡,一天十幾個小時不停的播放中共編造的污衊法輪功的內容,直到晚上10點其他犯人都收工睡覺了才拉回去休息幾個小時,這種折磨一直持續數年。

朱洛新說:「我在思想中一直在不斷堅定自己的正念,不斷地否定這種迫害。」很快錄像機就失靈了,屏幕只顯示雪花。接著,獄警安排對朱洛新讀污蔑法輪功內容的犯人喉嚨痛,讀不出聲了。朱洛新勸她們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出賣良知,她們明白真相後,轉做其他法輪功學員夾控時,就變得善待法輪功學員了。

◎反迫害電閃雷鳴

朱洛新回憶說,2004年春天的某個晚上,她被幾個夾控犯人拖到所在六監區的一樓活動大廳,強迫參加對法輪功的揭批會。當她坐下來時,看到前方掛著「XXX現身說法」等字樣的橫幅,她知道又有法輪功學員承受不住酷刑迫害而被迫妥協了。

朱洛新讓自己冷靜片刻後,突然站起來大聲地喊:「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

「轟……叭喇……」一聲巨響,監獄上空突然電閃雷鳴,與此同時,六監區突然斷電,活動大廳中的獄警和8百多名女犯人一下就全愣住了,緊接著亂作一團。

「堵住她的嘴!」「按住她!」獄警回過神來,慌忙喊那些做夾控的犯人按倒朱洛新,並找來膠布把朱洛新嘴封起來,然後用手銬將朱洛新銬在活動大廳門外的鐵欄上。

這場雷電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電源也一直無法恢復,六監區的這場批鬥會也就不了了之。之後,她聽獄警說,監獄的610辦公室主任事後被撤職。

朱洛新與父親的合照。(朱洛新提供)
朱洛新與父親的合照。(朱洛新提供)

◎610拿重病老父要脅

朱洛新隔著玻璃終於看清,身體衰弱、癱坐在輪椅上被推進來的老人原來是自己70歲高齡的父親。

眼淚一下從朱洛新眼中湧出來了,她心如刀割,她完全沒有想到中共竟然這麼卑鄙,為了逼她放棄信仰,竟然把她那身患重病的父親拉到監獄裡來要脅她,而平時卻不給家人接見。

只見的她父親老淚縱流,眼光中充滿了思念與憐愛,老父只是一直默默地看著數年未見的女兒,無聲地支持著女兒。

「父親非常清楚我以前是一個等死的人,放棄信仰就是等於放棄自己的生命。他非常瞭解她的女兒是一個好人,信仰無罪。」朱洛新傷心地說,這是2004年中發生的事情。她出獄後才知道,當時她父親因糖尿病和高血壓病情嚴重已約好見醫生診治,但610不讓他去看病而先強拉到監獄要脅她。

朱洛新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只是從肉體上的殘害,更殘酷的是要摧毀人的精神和靈魂,讓人喪失正念,還要倒過來歌頌中共的『假惡鬥』歪理邪說,這比二戰中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更為邪惡。」

之後,朱洛新的父親在女兒逃離中國後去世,去世前他表示,雖然看不到女兒,但是至少知道女兒在外面是安全的。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蘭丈夫重逢後,積極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惡、講真相的活動中。(朱洛新提供)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蘭丈夫重逢後,積極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惡、講真相的活動中。(朱洛新提供)

夫妻分離十一載 歷盡艱辛芬蘭重逢攜手講真相

朱洛新的丈夫吳志平在2001年5月28日第三次被公安抓捕,之後被非法判兩年勞教,等他獲釋後,才知道妻子朱洛新已被非法判刑十年。之後,吳志平逃離中國,在泰國向聯合國申請庇護,被營救到芬蘭定居。

朱洛新出獄後不堪公安的不斷騷擾,在2010年中國新年前也逃離中國,偷渡到泰國。朱洛新告訴大紀元記者偷渡這個過程充滿了艱險,但這也是不得已作出的選擇。

◎正念震攝歹徒

朱洛新當時被安排由水路偷渡泰國,她進入緬甸後,一艘機動小快艇接她後沿著湄公河順河而南下,晚上快艇停靠在河中心的一個沙洲上。

朱洛新回憶說:「當時,河兩岸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好像是有邊境巡邏的士兵。」

突然,駕艇的男子把朱洛新按倒在船上,開始朱洛新以為是為了防止岸上巡邏的邊境軍看到他們,但是,朱洛新馬上醒覺是這名男子意圖對她侵犯行不軌。

朱洛新不知從哪來的力量一把將這男子推開,高聲用中英文斥責他壞了偷渡的規矩,以後不會再有人找他接活了。同時,朱洛新馬上盤腿單手立掌抵制。

該男子見狀慌忙跳船上岸,不久另外一男子駕駛一條快艇駛來,兩個人在岸上交談和觀察朱洛新近一個小時,後來的男子駕艇離開,原來的男子上船用英文向朱洛新道歉,並保證不會再侵害她。

朱洛新說:「泰國是信佛的國家,有很多人都曾出家修行,多多少少都知道有報應,或許這個男的看我盤腿立掌是一個修煉人,他就不敢侵犯我吧。信佛的都知道,傷害修佛的人,是罪業很大的。」

據悉,有不少雲南的女子經常從中國來回偷渡去東南亞從事色情業,不排除該男子誤以為朱洛新是風塵女子而想佔便宜。

2012年1月26日下午4點,朱洛新與丈夫吳志平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萬塔機場重逢,相擁而泣。(新唐人視頻截圖)
2012年1月26日下午4點,朱洛新與丈夫吳志平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萬塔機場重逢,相擁而泣。(新唐人視頻截圖)

◎夫妻分離十一年 機場重逢擁抱而泣

2012年1月26日下午4點,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萬塔機場,吳志平手拿鮮花站在國際航班旅客出閘口,緊張地看著每位走出來的旅客。

「出來啦!」只見身穿紅色外套、拉著行李、滿臉幸福笑容的朱洛新從閘口快步走出來,吳志平見狀迎上去,朱洛新走到丈夫面前一把放下手中的行李與丈夫相擁,吳志平也緊緊地擁抱著妻子,朱洛新把頭埋在吳志平的肩膀上,忍不住百感交集流出了幸福的眼淚,他們久久沒有說話。

「十一年了,我們分離了整整十一年了。」朱洛新說,她在監獄的時候,吳志平寄給她的全部信件都被監獄扣留。她出獄時,吳志平已經到芬蘭定居,為了不給她帶來麻煩,都不敢直接打電話給她。到了泰國,他們才通上電話。

◎夫妻攜手講真相制止迫害

朱洛新到芬蘭後,就跟丈夫一齊去講真相,揭露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希望正義的人們共同行動起來制止這場人權災難。

朱洛新說,過去幾年中,在天氣偏冷的北歐,無論是在風雪中、還是在炎熱的夏季,他們都積極參與征簽「停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反迫害活動中,夫妻經常互相配合,一邊征簽一邊講真相。

「現在是時候控告江澤民了,江澤民就是這場迫害的禍首、元凶,不能再讓這場迫害持續下去。」朱洛新嚴肅地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就是江澤民下的命令,江澤民罪惡滔天,控告江澤民就為了維護國家法律的尊嚴,捍衛公民的合法權益,更是為了維護社會公義。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蘭丈夫重逢後,積極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惡、講真相的活動中。(朱洛新提供)
2012年1月,朱洛新在芬蘭丈夫重逢後,積極投身到揭露中共邪惡、講真相的活動中。(朱洛新提供)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烏克蘭律師和官員聲援訴江大潮
退休檢察官揭江澤民用謀殺手段製造偽案
舊金山基督徒:我要加入「全球告江」大潮
三千日夜遭折磨 大慶王法娟狀告江澤民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中共10年來收買國際記者 控制輿論
【新聞看點】數萬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諸神黃昏」
【拍案驚奇】港人抗爭新招!貴州地震前龍叫?
【新聞第一現場】港人獲美庇護?郝海東籲滅共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國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