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辛灝年:揭中共紀念抗戰70週年海內外戰略(視頻)

辛灝年在芝加哥發表演講(唐明鏡/大紀元)

人氣: 8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5日訊】今年是抗日衛國戰爭勝利70週年,也是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週年,世界各地的紀念活動早已陸續展開。中共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式正緊鑼密鼓地準備著;中華民國台北政府則一反過去曖昧的態度,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發布通知,要求各地在慶祝抗戰勝利70週年,根據歷史事實,宣傳抗日戰爭是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和蔣介石先生領導和堅持打贏的。

2005年紀念抗戰60週年勝利時,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曾發表了《誰是衛國戰爭的中流砥柱》和《中共在抗戰中做了甚麼?》的演講,在演講中他還原抗戰的歷史真相,發出「國民黨抗戰是血寫的事實,共產黨抗戰是墨寫的謊言」的吶喊。辛灝年先生的演講在中國大陸和海外華人中引起強烈震撼和反響。

今年以來,辛灝年先生接到世界各地發來的紀念抗戰勝利演講的邀請,他都儘可能地安排時間參加。但是由於某些原因,辛灝年先生婉拒了在華盛頓演講的邀請。7月17日辛灝年先生抵達芝加哥準備演講,但卻被告知,華盛頓「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處」電令中華民國芝加哥代表處,要求取消辛灝年在芝加哥的演講。在芝加哥僑學界的集體抵制下,辛灝年先生的演講得以圓滿完成。那麼,圍繞著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海外似乎暗流洶湧,這背後究竟是怎麼回事呢?請聽辛灝年先生2015年7月18日在芝加哥演講的第一部分。

辛灝年2015年7月在芝加哥演講(視頻)

辛灝年: 謝謝大家。不過三四個月,我又來了,這二十來年到芝加哥不下十次了,在這裡交了很多的好朋友,特別是受到了芝加哥僑界、僑團,以及僑領對我的支持。如果在歐洲、 加拿大、 美國、 澳大利亞沒有這些僑領的支持,我不可能在幾十個城市來講「中華民國才是新中國」,也不可能為中華民國「正名」,不可能為中國國民黨的歷史「辨誣」。儘管我被說成是「匪諜」,二十年不能去台灣。即便這次到芝加哥來,我也讓閻主任,也讓你們的代表處處長受牽累了,遭遇到了壓力,我想事實能夠說明一切。

一個人拋開了在國內已經有的名利和地位,就是為了證明「中華民國才是新中國」才來到海外。奔波二十一年,你還說他是「匪諜」,我不想下結論,但是想一想,是不是我們有些東西變掉了,是黨變掉了;還是政府變掉了;還是某些人變掉了;還是某些人成了中共的臥底,或「統戰對像」。那麼也是因為知道這個情況以後覺得很對不起, 特別是對不起閻主任。因為我今天來是你請來的,我也知道你蒙受的壓力很大,所以我今天要特別向閻主任道歉,非常對不起。也請張處長回去向你的處長說,華府給你們的壓力我知道了。這在我二十年來是非常常有的事情,幾乎很少沒有。

當年我是靠一個對中華民國的理念堅持了二十一年,我今天不一樣了。今天我靠的是甚麼?中國大陸十幾億各行各業的人民對中華民國的反思,對蔣介石領導抗戰的承認。懷念民國的大潮推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民國熱」。

我想台灣的朋友去大陸的已經很多了,可惜的是當官的要走共產黨的紅地毯;搞藝術的要到大陸去揚名;搞學術的採用的是《人民日報》和共產黨的官方文件做他們的研究資料;一般的老百姓去看到一點中國大陸的事實情況,卻又沒有反饋的能力,以至於在今天的中國大陸波濤洶湧的懷念民國的這樣一個大潮下,台灣卻居然是懵然不知,或者是拒絕知道。請台灣朋友們更多的關注中國大陸民間的情況,請台灣的官員們不要去向中共「託孤」。這是我幾句開場白。

我今天要講的是「國共抗日戰略對比」,我為甚麼要說這個題目? 我們首先要明白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就像剛才主任宣讀的中華民國六月二十五號的「通知」一樣是中華民國領導打的,是蔣介石先生領導打的。中華國民黨和她的軍隊堅持了整整十四年,特別是後八年的全面抗戰打贏的。 十年前,抗戰勝利六十週年的時候,我曾經在美國的休斯頓、紐約、舊金山和澳大利亞的悉尼和墨爾本、歐洲的英國首都倫敦講過一次講演,我當時的題目叫做「偉大的衛國戰爭勝利萬歲」。

我為甚麼要說「衛國戰爭」,因為「抗日戰爭」是這一場民族戰爭的實際的概念和名稱。「衛國戰爭」才是它真實的概念,真正的概念、科學的概念。因為我們只要講「中華民國的衛國戰爭」,我們馬上就能夠判別,只有愛中華民國的,才會保衛中華民國。不愛中華民國的,本來就想推翻中華民國的,它怎麼可能為保護中華民國而戰。

就像毛澤東先生在延安和在「廬山會議」上講的話那樣:今天不是談愛國的時候,我們不能因為談愛國而去保護中華民國,那是蔣介石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國家。我們絕對不能幫助他抗戰,這是毛澤東的秘書李銳先生在一九九三年寫的《廬山回憶錄》上,白紙黑字寫的兩句話。所以我希望大家要想到這是「衛國戰爭」。可是僅僅講「衛國戰爭」又不准確,十年前我提出這個概念以後,馬上被大陸所有的這些追求民國、光復民國的朋友們和學者專家所接受,但是,他們給了我一個修正,他們建議用偉大的「抗日」衛國戰爭。

辛灝年2015年7月在芝加哥發表演講(大紀元)
辛灝年2015年7月在芝加哥發表演講(大紀元)

中共紀念抗戰70週年的「國內戰略」

圍繞著紀念抗戰七十週年,出現了一股更大的「逆流」。在兩三年前,我就已經看到了一些東西感到很奇怪,當時我和芝加哥的一個朋友說了這個問題,他也是很敏銳的就看出這個問題來了,後來很多問題都看出來了。但是當時我想大家都是熟人和朋友,下面勸一勸,不用公開講了。但是,看來勸誡無效。

去年,抗戰勝利六十九週年的時候,習近平在北京開了一個紀念抗戰勝利六十九週年的大會。習近平說:「中國共產黨才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中國共產黨作為抗日戰爭中流砥柱的作用,才保證了偉大抗日戰爭的勝利,正是中國共產黨的堅定的意志,進步的政治 ,模範的行動,才保證了抗戰的勝利,也在抗戰的基礎上,讓我們全中國的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產黨,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大家上網就可以查到,這是為七十週年「暖身」。

今年七月七號,中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開始播放長篇小說《抗日戰爭》。作者王樹增,是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總部的專業作家。這一部抗日戰爭的小說,長達一百七十萬字。王樹增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說了下面這些話。第一,只有中國共產黨才可能成為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第二,中國共產黨,我們中國人,大家注意他說的是「我們中國人」,一共在抗日戰爭當中,打了兩百多個大戰役,打了二十萬次大型戰鬥,我們中國人消滅了日軍一百五十萬,消滅了偽軍一百一十八萬。

第三,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所創下的這樣一個抗日的戰果,保證了中華民族的繁衍,保證了中華民族能夠成為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

請朋友們查一查,去看一看,在中國大陸的網站上鋪天蓋地地到處在嚎叫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了抗戰;中國共產黨是抗日「中流砥柱」。五年前,我在紐約新華書店買了一本書《戰死在戰場上的共產黨將軍》,裡邊列出的是三百多人,兩年前上升到四百多人,今年上升到七百二十位共產黨將軍戰死在抗日戰場上。也就是說,共產黨在抗日戰場上戰死的將軍,遠遠地超過了國民黨將軍,並且是它的三倍半。

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下,我把它叫做這中共紀念抗戰七十週年的「國內戰略」。就是企圖繼續進行歷史欺騙,通過歷史欺騙來保證自己的政權的「歷史合法性」。因為三十年大陸人民的歷史反思,已經在理性上徹底地否定了共產黨政權的歷史合法性。

中共紀念抗戰70週年的「海外戰略」

今年六月二十號,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因為舊金山僑界的邀請,我做了一次紀念抗戰的講演,我當時就告訴他們我是試講。可是,演講後的第二天,親共的舊金山《星島日報》的總編輯告訴他的記者編輯們在報導上要注意突出,「抗戰是中國人打的,誰打的不重要,只要是中國人打的就行了」這是一。

幾天後,一個舊金山的華商從日本歸來,給「國父紀念館」捐了五千美元,以支持「國父紀念館」。但是他說了一句話:過去的事情不要再談了,現在要國共合作向前看。結果我發現在美國的許多親共僑界,也就是「紅色華僑」,包括大陸和台灣的社團開始出現這樣下面一些言論。第一, 抗戰的基本事實已經清楚了,不必要再進行反思了; 第二,抗戰是中國人打的,中國人打了二十二次大戰役,打了多少多少大戰,打了多少多少小仗,就是中國人打的,跟國民黨和中華民國沒有關係。第三說,我們今天要超越黨派恩怨,走出政治是非,我們只講國共合作,如何建設共和的「新中國」,而不要再拘泥於歷史的是非當中了。第四個他們說,我們一定要記住,要遵守一個民族大義,這個民族大義就說讓「紅二代」和「藍二代」一起來共同地領導建設一個「新中國」。就這樣一些理論,這樣一些言論,現在在海外各地開始氾濫。

大家想一想看看,在中國共產黨拚命地說,抗戰是它領導的,它是「中流砥柱」,它是表率 ,它是模範,它是先鋒的前提下。在中國大陸鋪天蓋地地歌頌共產黨抗戰的官方媒體的喧囂聲中,對海外卻採取了強調「抗戰是中國人打的」這種論調。 在整個的這樣一些言論當中,我們看不到中華民國領導了偉大的「衛國戰爭」,我們看不到蔣先生領導了我們偉大的「衛國戰爭」,我們也看不到國民黨三百二十一萬一千四百一十九人,是如何戰死在抗日的戰場上的。

我告訴大家,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拒絕了八月十五號在華盛頓的講演,因為我不想在講演場上發生衝突。為紀念抗戰七十週年,中華民國政府今年的表現是無話可說的。他們在六月二十五日發出「通知」,要在紀念活動中,堅持中華民國領導抗戰,堅持蔣先生領導抗戰。 十年前,十年前他們沒有這樣做。十年後的今天他們這樣做了,我發自內心的擁護。在這個情況下,我如果去華盛頓講演,將會是一個甚麼結果。不僅如此,我還把八月十五號的紐約講演讓給了他們,我的演講改在七月二十六。因為我不想在講演會上大家來辯論,最後弄得主持者們不好辦。

我在這裡想通過你們提醒一下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處的沈呂巡處長和他的部下們,希望你們一定要遵守中華民國的「六・二五通知」,要堅持中華民國領導了抗戰,堅持蔣先生領導了抗戰。如果不是這樣做,而在海外配合中共的「海外戰略」,來歪曲歷史的事實,那是對中華民國的犯罪,對兩岸國民的犯罪。我這個人不吃任何人的,不拿任何人的,從來講話就是自己的,所以我不怕得罪任何人,我希望他能理解這一點,不要在這個方面繼續做下去。我也希望華盛頓的紀念抗戰的會議開得更好,更正確,而不要配合中共的「海外戰略」。

放棄「保共改良」 抵制「海外戰略」

交代完了這個背景,大家就明白了,我今年之所以要出來講抗戰,就是因為上述這些原因。我知道我不能不講,因為大陸有良知的正派正直的學者們,他們不可能公開講,他們只能在網站博客上講點真相,他們賬號就會被給封掉。台灣有一個人在講,他就是台灣的好男兒郝柏村先生,只有他一個人在堅持講蔣介石領導抗戰,國民政府領導抗戰,並且和中共進行隔空較量,戳穿中共的抗戰謊言。台灣還有這樣的男人,我為台灣驕傲。

在海外有沒有人講,當然有人講。可是剛才我所講到的就是歷史反思當中的一股「保共改良」思潮。甚麼叫「保共改良」思潮,要改良,要改革,但是前提是保護共產黨。抗戰要不要講,要講。可是首先要把共產黨講「對」了,講「準確」了, 即共產黨是領導抗戰的「中流砥柱」。然後再來講別的,或者乾脆就講共產黨抗戰,別人都沒有抗戰。這就叫「保共改良」,為共產黨保護它政權的歷史合法性。

三十年來「保共改良」瀰漫海外,只是近幾年來,因為大陸人民不斷發生的民間反抗暴政的事件,在這種情況下,革命的呼聲開始悄然而起。最近有五十幾個曾經謾罵革命,見到有人講革命或要推翻共產黨,他們就要跳出來罵的「保共改良」派們,最近每人寫了一篇文章,都來贊成革命。然後說,我們現在都開始贊成革命了。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歷史反思中的「保共改良」的這些朋友們也該醒一醒了。

抗戰是中華民族的偉大歷史事件,是五千年曆史上所沒有過的一次最雄壯,獲得了偉大勝利的反侵略民族戰爭。所以我講到這裡大家也就明白了,今年紀念抗戰七十週年,我們所面對的是甚麼一個背景和局面。

辛灝年2005年演講《誰是衛國戰爭的中流砥柱》(視頻)

【辛灝年演講預告】
2015年8月15日是日本無條件投降和「中華民國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日。總部設在舊金山的「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將在 Milpitas Library (圖書館)舉辦「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大會」,著名歷史學者辛灝年將發表精彩講演,演講後還安排有自由提問。歡迎本地僑界關心抗戰歷史的朋友們積極參加。

文稿:《黃花崗雜誌》提供
視頻:《透视中国》制作组提供

評論
2015-08-15 5: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