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傳上訪無果 江西男子駕車亂撞致20多人傷亡

1月19日早上7時10分許,江西奉新縣獅山西大道發生一男子駕車連環撞路邊學生事件,現場慘不忍睹,事件目前造成13死,20餘人受傷。肇事者是43歲的胡家兵,因多次上訪無果,隨以撞人來報復社會。(網絡圖片)

人氣: 175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1月19日上午,江西奉新縣獅山西大道一男子駕車瘋狂衝撞路邊行人,致20多名學生傷亡。據報導,此男子因上訪無果而報復社會。

這是新年以來第二起因「報復社會」導致大量無辜者死亡的事件。類似極端暴力事件在中國大陸頻頻發生,這種「無差別」殺人,使整個社會處於恐懼與動盪中。

孩子成了「報復社會」者的犧牲品

1月19日早上7時10分許,江西奉新縣獅山西大道發生一男子駕車連環撞路邊學生事件,現場慘不忍睹,目擊者稱該肇事車輛一路撞出300多米,路邊都是倒下的學生以及壓變形的自行車。

目前官媒報導事件死亡人數4人,傷者18人,但民間曝光死亡人數已上升至13人,因大部分人傷勢嚴重,死亡數字或繼續上升。

此路段為學校區,有多所學校,又剛好是上學時間,據目擊者稱,該男子專門往學生多的地方撞。

據報導,此肇事男子是43歲的胡家兵,他本在廣東當貨車司機,但2012年在珠海跟執法人員有肢體碰撞,被判入獄一年半,上訴亦被駁回。他出獄後一無所有,名下貸款的兩輛貨車遭當局沒收。胡不服,誓要討回公道,曾到國家信訪局,但多次上訪不果。有傳他因多次上訪不獲受理,決定報復社會。

這次慘案又是一起在不公正的司法制度下,受不公正待遇的訪民實施的「無差別」的攻擊。而這些受到中共政府欺壓的人,卻將比他們更弱的孩子作為報復的對象。

2012年12月24日中午12點10分左右,河北豐寧滿族自治縣第一中學門前,一男子開著轎車衝撞剛剛放學回家的學生後,自己點火燒車。事件共造成23位學生受傷,其中3人傷勢嚴重。26日有媒體披露,肇事者殷鐵軍因不滿女兒被害一案的判決結果,多年來上訪未果,因此報復社會。

2010年3月23日早晨,福建南平市延平區實驗小學門口發生一起凶殺案,造成9人死亡,4人受傷;4月28日,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學發生血案,15名小學生成為歹徒的刀下羔羊;4月29日,江蘇泰興中心幼兒園發生砍殺幼兒事件,31人受傷,數名幼兒死亡。

報復社會案件頻發

據了解,這是今年已知的第二起訪民因維權無果,惡意報復社會事件。今年1月5號,寧夏銀川市發生公交車縱火案,導致17人死亡,32人受傷。根據報導,縱火人馬永平因多年無法討回工程款,導致妻子離婚,父子兄弟因無法還債而反目,自己更遭高利貸追殺,從而報復社會。

另一起重大傷亡事故發生在2013年6月7日,廈門BRT快速公交車行駛中突然起火,造成47人死亡,34人受傷。犯罪嫌疑人,59歲的陳水總,當場死亡。

陳水總死前自述說:「年輕時被(上山)下鄉,30歲回城無房無工作,43歲賴以生存的擺攤被取締,上訴無門;家門口擺攤,再次被取締;打零工艱難度日;苦熬至60歲辦退休,因派出所失誤無法辦理,再次上訴無門,被踢皮球。」 他的自白書中最後一句話是:「絕望中冒味向你求救。給條活路。」

2015年5月5日上午,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鎮的北京市大興區魏善莊鎮人陳某,因對拆遷安置補償不滿,點燃隨身攜帶的包裹,導致其乘坐的公交車輛起火。

2015年4月21日下午1時30分左右,北京市板井路世紀城遠大園六區商業街上,一男子縱火點燃路邊停放的車輛,還劫持了一小女孩。隨後,男子被附近商戶制服,人質被救出。

2014年7日5日,杭州7路公交車行走中車內起火燃燒。事故造成29人受傷住院、24人重傷。縱火者包來旭承認是對社會發洩不滿。

無差別暴力襲擊

胡家兵、馬永平這些人相同的地方,就是因為某些事情使他們淪落為社會不公正的犧牲品。而在大陸沒有一個地方官因為訪民自焚而丟官,這些被不公壓制的人在用自焚等手段已經不能喚起社會的關注的情況下,在絕望中,採取惡性報復社會的方式。

中國社會經濟學家何清漣在其評論文章中表示,「生活中,像胡文海與楊佳那種有能力實施定向性報復行動的人畢竟很少,弱者與失敗者長期遭受來自權力部門的定向暴力壓迫,因無力反抗而將心中的不滿與憤怒轉化成對更弱者的無定向性暴力。」

文化觀察家傅桓撰文表示,「胡家兵選擇學生作為報復的對象,就像其他人那樣帶有冷靜的理性,其行事邏輯是把這些無故人當作『武器』,通過造成這些人的傷害,發出體制內的問責,以血淋淋的人命為代價,試圖將官員扳倒。換言之,他們是要用無差別的平民傷害,實現無差別的官員打擊。」

維權律師李向陽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說:「就是有的人在無可奈何下,報復社會使無辜的人失去了生命,平民百姓是無法爭取自己的權益的,在這種情況下,以暴抗暴成了老百姓既然的選擇,因為除此之外,再也沒有爭取公平正義的辦法了。像楊佳等等,其實,在中國大陸以暴抗暴的案件,我相信每年有上百起。」

上訪,這是中共統治下一道特殊的「風景」。上訪與反上訪,中共政府一直在與中國人較勁,中共可能也不知道中國到底存在多少令其頭痛的「訪民大軍」。對訪民而言,誰都知道那上訪意味著甚麼:除非遇到「包青天」,否則就是無休止的圍追堵截(堵訪截訪)、罰款、監控、抓捕、勞教等。

中國陷入社會生態危機

近年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不斷,礦難、地震、渣土坍塌;水污染、有毒食品、各地陰霾不散;中共內鬥、貪腐、性醜聞;街頭暴力殺人、爆炸、大火、報復社會的暴力事件頻發,目前整個中國不僅陷入嚴重的自然生態危機,而且更陷入社會生態危機中。

時評人士王德邦在其博文中介紹,社會生態泛指人們在一個社會中的生存狀態,包括個體、家庭、群體與社會相互形成的一種關係。如果這種關係是平和共處的,使社會中的個體感覺安適舒心、不緊張,不恐懼,那麼這種社會生態就是良性健康的。相反,如果這種關係處於一種緊張、惶恐,衝突不斷,動盪不安,使人感覺無助與絕望的狀態,就是一種充滿風險、危機四伏的病態社會生態。

他表示,在世界任何國家與民族中,偶然發生某種暴力事件,是在所難免的。但在中國如此頻繁的,針對弱小群體施暴的事件,在世界各民族中應該是獨一無二的,在人類歷史上也屬於絕無僅有的。

他在文章中寫道:「而這種施暴與有組織的恐怖犯罪是截然不同的。恐怖組織所實施的犯罪,那是有目標有企圖有預謀有組織的,但中國發生的這種暴力事件恰恰是隨機性、突發性、個體性、無組織、無預謀的,所以它在某種程度上更深層地反映著整個社會的一種病態與危機。」

這種無組織、隨即性、無差別性,讓社會中的每個成員都人人自危,因為不知在公交車上,還是在馬路上都可能遭到飛來橫禍;家長不敢讓孩子在公共場所玩耍;學生上下課要家長陪送……

傅桓在其文章《千萬個胡家兵》中表示,在大陸,像胡家兵,馬文永這樣的、抱著同歸於盡之心的人有千千萬萬。實際上,這個體制本身就是製造胡家兵們的溫床,整個政治社會的不公正,會源源不斷地推動他們走向極端,他們很可能將其視作是最後的解脫。

其文章最後寫道:「類似胡家兵的事件也可以觀察到,大陸所謂嚴密的維穩制度,甚至是更嚴酷的國安制度,在胡家兵們這樣的衝擊之下,根本無法防範,只能被動接受傷亡。也實在是因為,表面上看,誰也不知道是『胡家兵』或『馬永平』,千千萬萬個絕望的人,在等待爆發。」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6-01-21 4: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