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1)

人氣 87

【大紀元2016年01月06日訊】序:我還記得我當檢察官第一次走進法庭,打我人生中的第一場官司時,我的心臟怦怦直跳,手拼命出汗,雙腿一直抖。然而,儘管我非常緊張,我真的很興奮。我甚至還記得因為要面對陪審團,我在鏡子面前練習了好多天談吐的風範,努力記住我要問的問題,還費神的挑了一套我最漂亮的西裝。庭審結束後,我只記得我做了所有我該做的事,問了我該問的問題,可是我官司沒有打贏…我還記得有幾位陪審員特地過來告訴我,他們認為我表現得如此從容自信,可是他們無法判我贏,因為證據不站在我這裡。我那時沒有了解他們的理論。我打得這麼好,用了這麼多心血,為什麼你們還會判我輸?可是,過了一年,當我打了上百場的官司後,我終於發現,陪審團並不是很在意我的表現。他們在意的是,證據是站在誰那一邊。現在,我做了多年的被告律師,又面對了數千件案子和數十個法庭,我從沒忘記我當初的第一場官司。在我走進每一個法院時,我都會提醒我自己,不管我本人有多精明能幹,多會說服他人,證據才是我最好的朋友,法律是我最亮麗的隨從,而自以為聰明是我最大的敵人。我還是會緊張,可是我不再擔心人家怎麼看我或說我,我只擔心,我是否已幫我的客人做好了完整的證據準備工作。

問:我的男朋友被逮捕,因為當警察要求他停下來時他沒有停下來。警方說,如果他當時停下來的話,就不會有任何麻煩。我怎樣才能幫助他?

答:為他聘請一位經驗豐富的刑事辯護律師將是你能夠幫助他的方法之一。如果他被起訴駕車逃跑,那麼他正面臨重罪的指控,有可能的判決是被關在州立監獄。如果他被指控徒步逃跑,那他面對的是一個輕罪的指控,但仍有可能被判關在郡監獄裡長達一年。如有律師幫忙認罪協商,那麼案子有可能可以被駁回,或較重的指控被駁回而改判輕的罪,或獲得緩刑代替刑期,等等。一位好的律師可以幫他研究案情,看看他到底有沒有犯罪,還有檢察官是否具備必要的罪證。他越早得到一位好律師的幫助,那他獲得一個好結果的機會將會更高。

問:難道純粹是因為警察在現場發現了一個指紋,你就可以被起訴犯罪罪名嗎?這個指紋是在一個當地的店面被發現的,可是這是一個公共場所,每天都有數百人經過。難道警察因為收取了這罪證,就能起訴犯罪罪名嗎?

答:是否能指控你嗎?當然是的,警察在無證據或很少的證據下都可以指控你,尤其是如果他們在犯罪現場發現指紋的存在。是否起訴能成功的得到判刑?這才是重點。如果這指紋是唯一的證據,可能不會被判刑。然而,如果被告否認自己在犯罪地點,那麼這就會牽涉到被告是否能提出不在場的證據,尤其是如果有其他證據或旁證趨向被告涉及犯罪的可能。指紋不是一個確切的科學證據。所以,如果真的被指控的話,被告必須決定是否值得聘請指紋專家以及律師來協助被告捍衛刑事權力。被指控的關鍵是要衡量警察是否有能成立犯罪的原因,和是否被告可以被連結在犯罪之中與案情有關。看來,有人犯罪是毫無疑問是,而且這裡有「部分」的犯罪證據與你有關係。可是,是否能在法院定罪和判刑是要看檢察官是否能夠證明給法官和陪審員,這犯罪證據和你的每個要素是無可置疑的。

問:法院發了逮捕令說我用空頭支票盜竊,但我沒有這樣做,所以我自己去自首並告訴他們我沒有寫任何支票。他們給我一堆表讓我填寫,還有要我簽字讓專家來分析簽字特徵,但那位小姐出城上課,沒有其他人可以做。他們給了我一個無費用的保釋,並告訴我,我應該在一個小時後就可以出獄。但是,當它們在做出獄程序時,他們發現另外兩個縣也有逮捕令,也是因為空頭支票盜竊案。我只好在監牢待了一個晚上,等到那兩縣把我接到那裡。我又花了一天的時間等別人能付我的保釋金。他們現在又說我在一些其他的縣還有逮捕令,我連聽都沒有聽過。現在,每一個法院都定了出庭的日期,我都不知道我是否會失去我的工作。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答:我不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是現在你應該怎麼辦?如果你的問題是,你要如何在三個不同的縣面對不實指控,那麼答案是:你必須先提交一份警察報告。提交警察報告將顯示你相信你是身份被盜的受害者。接下來你應該做的事情是獲得支票的副本,看看支票上的書寫或簽名是否類似於你的。聘請一位律師來幫你處理這些縣的指控,應該可以幫助你減少你需要花在法庭上解釋的時間。

問:如果我有一個盜竊50.00至500.00美元的案子,我是否仍然可以拿到註冊護士執照?雖然我有一個盜竊案,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護士。我真希望沒有因為我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而毀掉我的夢想。我的另一個問題是,我很害怕要處理這個問題會很昂貴,我無法負擔聘請律師的錢。我並不是想要你憐惜我,歡迎你給我任何意見。

答:此案並非像你想像的那麼可怕。我曾在刑事法庭上代表過幾位護士,包括在護士執業資格證州委員會前的聽證會。要找一位好的律師,應該不會花掉你很多錢的。你還必須考慮的是,你的護士執照的價值是多少?如果你得到一個經驗豐富的刑事辯護律師,來協助為你辯護或解決你的竊盜案,那之後你可能會有一個更簡單方法來處理與發執照機構的問題,因為如果在刑事案件的結果能順利,那麼你可能不需要面對護士執業資格證州委員會前的聽證會。去找一位好律師。

曹祖芳律師是德州及華盛頓州執照律師、美國移民律師協會會員、北德州及東德州聯邦法庭起訴律師,前柯林郡刑事檢察官(迄今唯一曾受聘的華裔律師);具有25年豐富經驗,八年內受理數千件刑事和民事案件,其中出庭辯護數百件由陪審團及法官審判的訴訟案件;曹律師能說、讀、寫流利和無口音的英語和漢語。曹律師將為您提供有關法律常識。聯繫信息:​​電話:972-964-8366,電郵:mariatuattorney@yahoo.com,網址:www.mariatulawoffices.com,地址:2800 W. Parker Rd., #110, Plano, TX 75075。】

責任編輯:李元

相關新聞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25)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27)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28)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29)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背後的「器官特供基地」
【遠見快評】流浪氣球點燃全美 重創中美關係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舞蹈三劍客】7個旅行必備!神韻舞蹈演員巡演必帶用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