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森林大火倖存者互助自救 籲政府關注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愛玲墨爾本編譯報導)據墨爾本大學和社區機構聯合針對1000位災害倖存者開展的長達6年的研究發現,2009年維州「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及其它自然災難的倖存者們雖然正逐漸從過去的陰影中恢復過來,但部分人的精神狀況依然受困於此。

據《時代報》報導,墨爾本大學副教授Lisa Gibbs表示,她知道去採訪2009年維州「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倖存者們的災後復原生活,結果會非常出人意料。但她沒能預料到,倖存者們會講述這麼多關於樹的故事。

當倖存者被問到,對他們來說災後復原生活中什麼是最重要的?這時倖存者們就會領著詢問者圍著自家房屋轉一圈,或沿著林間小道走一走。「他們會談起在火災中倖存的美麗樹木,這給予他們快樂。」Gibbs說。

有時,倖存者們會提到他們心愛的野生林區在火災中毀於一旦。災後復生的蔥籠草木影射著他們心靈的復甦,焦黑的荒地同樣也影響著他們的心情。

自然災害對人精神健康造成的短期影響幾乎人盡皆知,但來自全社會和本地社區對倖存者的心靈復原所起到的幫助和影響卻只有很少的數據。

最令人信服的一個結論是:來自周邊他人的關懷會對倖存者的精神健康起到保護作用。隨著倖存者被越來越多的社會群體所接納,他們的精神狀況會逐步改善,但過多地參與社會活動反倒對他們有害。

憤怒是阻止這類人群精神復原的一道障礙,不過有時也是一種動力。但是如果火災發生幾年過後依然定期性爆發憤怒,那就與心理健康狀況不良有關。

Kinglake區居民Lesley Bebbington在2009年的維州「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中失去了她的棲身之所——一輛居住了4年的房車和家人。火災前她在Kinglake小學做課外護理工作,曾任校委員會主席。火災過後,她致力於使學校重新開設。

Bebbington注意到,本地小學年齡段的孩子們心理上得到了妥善照顧,但年長一點的青少年們卻被忽視了。Diamond Creek、Whittlesea和Yea三地的青少年們每天駕車經過燒焦的土地和坍毀的房屋,想起他們死去的朋友,這令他們身心疲憊、傷痛不已。

所以,Bebbington創立了一個名叫Kinglake Wominjeka Youth Group的青少年互助團體。創立當晚有11名來自受災地區的年輕人到場,幾個月後這個數字增加到60人,他們每週聚會一次,互相關心,如果有誰心情低落,其他的孩子就會來到他們身邊。

Bebbington認為,政府需要重視並支持民間自發的災後自救行為,當看到互助團體花光了有限的一點資金,而還有大量的年輕人在等待幫助時,她感到很難過。她說:「在運營過程中,我目睹了此生見過的最偉大的善意,看到了人身上最可貴的品質。」

研究報告發現,大多數「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的倖存者們都恢復很快,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精神問題嚴重,需要接受專業救援。報告還發現了一些諸如創傷後應激障礙之類的延遲發病等問題。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