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雷洋事件 中國人看清身邊的邪惡(完整版)

雷洋之死,引發民眾和輿論的強烈關注與質疑,公眾懷疑警方暴力執法並偽造證據是雷洋死亡的真實原因。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52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6月30日,雷洋屍檢鑑定意見終於出台。中共自稱雷洋因「胃內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昌平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某某、輔警周某被逮捕,理由是涉嫌玩忽職守罪。

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為由控制,隨後死亡。雷洋之死,引發民眾和輿論的強烈關注與質疑,公眾懷疑警方暴力執法並偽造證據是雷洋死亡的真實原因。

雷洋離奇死亡事件在中國大陸受關注的程度前所未有。很多評論都指,由於警權失控,雷洋事件可能發生在任何中產階層的身上。通過這起事件,大陸民眾也越來越看清,身邊的邪惡就是中共。

一、雷洋事件發酵 涉江掌權時的政法遺禍

雷洋事件經過

5月7日晚21時左右,雷洋離家前往北京首都機場接親戚。航班預計23時30分到達。

21時14分,雷洋在足療店門口被警方拘捕。拘捕過程中,雷洋反抗並逃跑。21時20分,警方再度控制雷洋。期間,雷洋聲稱遭遇「假警察」。110出警後,查明警員身份,雷洋被帶上警車。22時09分,雷洋被送至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搶救,已無生命體徵。22時55分,醫院宣布臨床死亡。

自雷洋離家後,家人再沒能聯繫上他本人。5月8日凌晨1時01分,報案人(雷洋家人)撥打雷洋電話,接聽者自稱是昌平區東小口派出所民警。他們通知家屬到該派出所,稱雷洋出事。

雷洋家人於凌晨1時30分左右趕到派出所。警方當面告知,雷洋在該派出所抓嫖過程中突發心臟病猝死。一直到清晨天亮,家人才在醫院太平間見到雷洋遺體5至6分鐘,全身赤祼,身上蓋著白布,不讓看下半身,也不讓拍照。五六名便衣警察即強行隔離開家屬。

北京市昌平居民雷洋被警方宣布「嫖娼死」後,引發大陸各界廣泛關注。此案疑點重重,不斷被大陸媒體和網民追問。(網絡圖片)
北京市昌平居民雷洋被警方宣布「嫖娼死」後,引發大陸各界廣泛關注。此案疑點重重,不斷被大陸媒體和網民追問。(網絡圖片)

5月13日,杭州京衡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陳有西等五人組成的辯護小組,決定受理雷洋案刑事附帶民事的訴訟代理,並將免費為雷洋家人提供法律服務。雷洋遺體的屍檢13日下午正式開始。在屍檢現場,5位親屬看到死者雷洋身體的多處傷痕。

17日上午,雷洋家屬及代理律師遞交了《關於要求北京市檢察院立案偵查雷洋被害案的刑事報案書》(簡稱,《刑事報案書》),以控告涉嫌此案的相關警察和輔警。

在《刑事報案書》中,雷洋妻子詳細描述了雷洋屍體上的傷痕。她指,雷洋嘴角有血,額頭、頸部、手臂都有外傷。除了發現其全身傷痕累累,還發現雷洋的睪丸位置異常腫大,家屬認為這是導致雷洋死亡的致命傷。

昌平警方的說法

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在官方微博中通報稱:5月7日20時許,警方接舉報,在位於昌平區霍營街道某小區一家足療店查獲涉「賣淫嫖娼人員6名」。民警將雷洋帶回審查時,雷洋抗拒執法並試圖逃跑,警方對其採取強制約束措施,將其帶回審查過程中,雷洋突然身體不適,警方將其送往醫院後,搶救無效死亡。

昌平警方還指雷洋是被抓後試圖抵抗逃跑,心臟病突發而死亡的。

5月11日夜1:44時,昌平警方再次發布通報稱:21時14分,警方發現雷洋從足療店離開,亮明身份對其盤查。雷洋試圖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傷警察,並將警察所持視頻拍攝設備打落摔壞,後被控制帶上車。行駛中,雷洋掙脫看管,從後座移動到前排副駕駛,打開車門逃跑,並再次被控制。警察給他帶上手銬,在21時45分再次帶其上車。隨後雷洋身體不適死亡。

警方向央視提供的監控視頻顯示,雷洋在21時04分18秒時出現在足療店東147米處。

過程中,還有足浴女上了電視,指證雷洋「嫖娼」。

雷洋之死疑點重重

雷洋事件的主要疑點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民間質疑警方指證雷洋嫖娼:

一、沒有嫖娼時間。按經辦警察的說法,雷洋進入足浴店完成嫖娼的前後時間不到10分鐘。從時間上來判斷根本不符合常理,雷洋沒有嫖娼的時間;

二、沒有嫖娼動機。雷洋當晚9點左右要到北京機場接機,從家裡出發,坐地鐵需一個多小時,而飛機預計落地時間是11點半。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雷洋如此匆忙忙忙,擠時間去嫖娼,不符合基本常理。此外,5月7日是雷洋與妻子的結婚紀念日。

三、足浴女的說法和警方對嫖娼的具體內容有出入。

第二部分是雷洋之死的疑點:

一、警方無法解釋雷洋手臂和頭部的淤青;家屬認為雷洋是遭外力傷害致死,警方一口咬定是心臟病發身亡。

二、事發地點的三個攝像頭被警方說成全部壞掉,因此,無法提供現場錄相。東小口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於5月11日接受央視採訪時稱,雷洋案中出警的警務人員沒有執法記錄儀,是用手機視頻錄製。這部手機「摔壞了」。

5月17日,何清漣在評論文章《政治信任:雷洋死亡真相牽動的社會神經》中評論說,中共政府把監控民眾當作重要政務,但每到這種關鍵時刻,警方總是說攝像頭壞掉了。由此只能說,各地警方與政府部門多年來為了掩蓋執法過程中的暴力惡行,將自身的政治信任全部耗盡。

此外還有各類質疑,如「接親戚怎麼又去了沐足店?」「昌平警方提到的強制約束措施,究竟指的是什麼?」「被警方帶走時,他為何大喊『救命』?」「警車去哪兒了?」

⋯⋯⋯⋯

涉案警員或涉嫌犯罪

5月16日,雷洋家屬委託的辦案律師陳有西及其團隊公布了最新進展,其中有兩個最重要的信息:

一、警方承認,警察將雷洋帶到警車上後,曾進行了突審。這一信息,在前兩次官方通報中被隱去。

二、律師通過運營商調查發現,雷洋的手機在5月8日00:23分曾被人往外撥打。而這需要密碼指紋解鎖。

對於這一重要疑問,警方稱,雷洋蘋果手機有指紋密碼和數字密碼,別人無法打開。但陳有西發微博說,律師從移動公司查到雷洋手機8日午夜00:19解鎖撥通其父雷明芳的記錄。其父說接通過但無人說話。而雷洋7日22:09已被送到醫院記載死亡。

電話是誰撥出的?

警方說此時手機還丟在抓人現場,找回後也無法解鎖。陳有西說這可證明警方向央視說的不是事實。手機一直在警方手中,並已對指紋鎖解碼。雷明芳說在公安局查看過雷洋手機,事發期間蘋果手機定位行蹤記錄已被刪除。

陳有西律師在微博發出的這條被稱為爆炸性的消息,隨後被刪。外界有分析認為,如果陳有西發布的消息屬實,那麼涉案警員或已涉嫌犯罪。

此外,律師陳有西代表家屬作出三點澄清:雷洋未參與常州外語學校土地污染案調查;雷妻此前說不在意丈夫是否嫖娼,並非認為丈夫真有嫖娼事實,而是指明此案關注重點不容掩蓋,著重追究雷洋死因;網上流傳的所謂電擊雷洋的視頻已經雷洋家屬審看,被擊人不是雷洋。

此後,網上各種傳言才告以段落,但是各類質疑、分析以及猜測仍然層出不窮。

江澤民遺禍公安 大幅濫權枉法根源在迫害法輪功

在北京雷洋「嫖娼死」事件成為沸點的同時,蘭州大學生「屁股開花」事件也引發外界關注。

5月16日晚,蘭州兩名大學生因拍攝警察粗暴執法被帶回派出所,又因拒絕交出視頻,遭警察用警棍打屁股至「開花」和連扇耳光。顯示兩人屁股上有深淤青和傷痕的照片在微博廣泛傳播。

上述連續發生的事件引發公眾對警方枉法的強烈不滿。

事實上,大陸警察枉法早已成常態,此類事件數不勝數,從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後,警方的這類舉動就處於被默許的狀態。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團體的鎮壓。江還專門為此成立了非法組織「6‧10」。「6‧10」通過政法委控制中國的公安、法院、檢察院、國安、武裝警察系統,並有權調動中共外交、教育、司法、國務院、軍隊、衛生等資源,凌駕於法律之上。

這實際是開了公安、國保以打擊法輪功的名義,可以隨意執法的先例。

此外,江澤民還親自制定了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屍源,直接火化」等迫害政策。

1999年後,「6‧10」常駐政法委之內,兩大機構合體,打破了中國法律和制度的約束。隨後,大陸的司法體系被徹底摧毀,公安、國保和國安系統的官員在江澤民的庇護下,無所顧忌地實施迫害。

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勞教、判刑,並遭受毒打、強姦、強迫注射毒物等酷刑折磨;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甚至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

之後,這些暴力手法也被擴展、運用到了普通民眾的身上,致使大陸冤假錯案遍地,也直接造成了今天公安枉法的亂象,使得中國民眾深受其害。

從千萬個例子中隨手摘取幾例,就可以看出大陸的警權和政法委的權力在此名義下遭到何等的濫用:

據明慧網2015年6月18日報導,黑龍江省漠河縣圖強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胡瑞民遭到惡報。此前每逢敏感日、年節假日、或有點「風吹草動」的時候,胡瑞民到大街上看誰像是法輪功學員就抓誰。

2005年11月24日,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和韓玉芝被鎮派出所綁架,遭非法審訊、毒打。次日(25日)下午,派出所警察何雪健連續強姦了相當其母親年齡的這兩位法輪功女學員,而犯罪地點就在中共的派出所裡。據明慧網2007年6月10日消息說,何雪健此後遭到惡報,患上陰莖癌,其陰莖和睪丸被醫生全部切除。之後他三次自殺未成,生不如死。

1304121302442519
2005年11月25日,法輪功學員劉季芝被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毒打並姦汙,臀部、腿部多處外傷。(圖/明慧網)

上海長寧公安局於2009年9月,以世博會之名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英,隨後對她酷刑迫害。

此外,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曾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任由他們被強姦。

2000年10月,為達到所謂「轉化率」,馬三家勞教所不惜將18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男勞教人員強姦、輪姦、污辱,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其他人致殘的慘劇。醜事曝光後,馬三家勞教所竟撤掉男牢,欺騙國際社會稱沒有男牢,以抵賴罪行。

2001年4月,被劫持在馬三家勞教所一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被迫害致死)、蘇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尹麗萍(下肢癱瘓,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麗、周艷波、任冬梅(未婚)、趙素環等9人,先後被馬三家送到張士男子勞教院,與四、五十個男人關押在一起。2016年4月13日,逃亡海外的尹麗萍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的國會眾議院聽證會上證實了這一點。

1604150037201160-450x283
馬三家倖存者尹麗萍(左四)美國國會聽證。(李莎/大紀元)

網曝江澤民貪腐治國與警權濫用的實例

近日,一個在大陸大型論壇上發帖罵自己在派出所當警察的老公包養小三兒的帖子,貼出了該所幾個月的財務公開信息和未公開的出警成本(實際上是分贓)的分配細節。

所有的罰款,50%的罰沒收入進入了警務人員的個人腰包,另外50%是警局的創收。而這些創收又通過各種福利的名義被吃喝和瓜分了。一分錢也沒有進入國庫。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此清單曝光後,引發大陸網民熱議。有網民表示,上海抓一個嫖客罰款5000元,這是前幾年的行情。

還有網民表示,「大約計劃生育罰款的開支去向,也跟這個(警察分贓)差不多吧?」

習近平當局整頓公安執法 觸及江澤民遺禍

雷洋事件沸沸揚揚之際,5月20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深改組第24次會議,會議通過了《關於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的意見》。此舉顯示當局正試圖將執法部門拉回法治的軌道,否定江澤民掌權時的亂象。

會議強調要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完善執法權力運行機制,讓人民群眾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同日,中共公安部宣布改組,習近平在福建時的舊部、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王小洪升公安部副部長。

習近平嚴格公安執法的上述動作,被解讀為要嚴格執法監督,解決民眾不滿的問題。

此前一天,5月19日,北京公安局發通告稱,對雷洋案高度重視,相關人員已接受調查,「決不護短」。

18日,陸媒報導稱,中共最高檢察院近日出台《中共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工作規則(試行)》。《規則》明確了中共最高檢察院黨組成員終身追責的情形。

5月15日下午,中共官媒報導,中央政法委近日舉行第二次政法系統官員學習講座。據悉,全國政法系統120多萬人同時通過視頻收看。

官媒陸媒全線跟進

陸媒澎湃新聞也發表社論稱,新近發生的諸多基層警察暴力執法案例表明,中國需要直面警察濫用權力問題,防治警察執法權隨意膨脹。

文章指,處理治安違法屬於行政執法,偵查犯罪則屬於刑事執法,二者應當區別開來,決不可混同使用。但在中國,警察濫權普遍存在。

《人民日報》在5月25日也發表評論,認為「如果公安幹警自身執法行為不規範,甚至是執法者違法,則會讓公眾感到不安。」

二、習近平清洗公安 召開知識份子會議釋信號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道)北京居民、人大碩士生雷洋之死給中產階層、尤其知識份子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雷洋是典型的一個中產階層人士,並且一直與中共關係良好,他的突然死亡,觸動了很多中國人心中的恐懼。「明天我會不會遇到和他一樣的事情?」中共治下的這種極度不安全感,開始在大陸網絡發酵。

有評論認為,從大批知識份子為雷洋發聲來看,這是大陸知識分子和專制力量在網絡上的一場公開較量。同時習近平還在清洗公安,回應大陸人關心的問題。

大陸知識份子罕見集體發聲

5月7日雷洋離奇死亡後,雷洋所在的中國人民大學,1988級和1977、1978級、1992級的部分校友先後發出聯名公開信,質疑北京警察辦案部門並譴責官方媒體的不專業、不公正的行為,要求請第三方出面進行公正調查。

今年5月11日,人大1988級部分校友公開信中說:「回放雷洋意外身亡的整個過程,已經不像意外,更像是一次以普通人、以城市中產階級為對象、隨機狩獵的惡行!而且,這種惡行可能每天都在發生,卻湮沒無聞。因為,無論雷洋嫖娼與否(何況區區200元在一個足療店能做什麼?)他都不涉及任何刑事犯罪;即使他如我們普通人等一樣,存在道德瑕疵,也罪不至死;即使他不滿強制處置,可能妨礙公務,未經審判也不應當被就地處決!」

公開信最後表示,雷洋的死絕非意外,而是一場系統性的悲劇。並呼籲最高權力機關展開對雷洋死因的獨立、公正調查,要求嚴懲肇事凶手、徹底整頓約束公安紀律,「我們要得到最基本可靠的人身安全、公民權利和城市秩序。」

5月12日,人大77級、78級上百校友聯署聲明表達了對現在治安狀況的普遍擔憂,並希望公民們及子孫後代「未來能生活在一個公正、公開、公平的真正的法治社會,一個充滿陽光而不是幾乎所有公民普遍存在安全焦慮感的環境裡。」

1992級部分校友的聲明,則道出了雷洋事件持續熱度不減的原因:「我們今天的呼籲不僅是為了逝者雷洋,為了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也是為了執法者本身和各級公務人員,今天光環加身,明天會不會淪為階下囚?在生命的天平上,未經正當程序,每個人的生命安全都不容強權踐踏。如果我們的執法機關不能尊重生命,不能程序正義,誰能保證下一個不輪到自己。如果公權力存在濫用現象而得不到制止,當程序正義被漠視甚至踐踏而得不到糾正,每一位公民的權利都將無法保證,人人生活在恐懼之中,人人成為受害者。」

13日,自由亞洲評論員胡少江發表評論文章《中國知識分子與專制力量一場較量》。

胡少江在文中表示,雷洋事件的發展表明,中國的知識分子、中產階層和普通民眾對警察的為所欲為已經忍無可忍,他們對自身安全的擔心,對中國司法公正的訴求已經戰勝了這個政府強加在他們頭上的恐懼。

胡少江認為,「雷洋之死觸發了中國知識分子和專制力量在網絡上的一場公開較量。面對中國強大而且蠻橫的警察部門,長期對中國政治弊端保持緘默的知識分子這一次勇敢地站了出來!這是一場至今仍然局限在網絡上的較量,但是它卻有可能演變成一場強烈沖擊中國現有的政治生態的戰斗。」

習近平破中共慣例  召開與知識份子有關的會議

此前習近平剛召開了一個與知識份子有關的會議。

4月26日,習近平在安徽調研期間召開座談會,同來自安徽省和全國各地的70多名知識分子、勞動模範、青年代表座談。會上,習近平要求中共黨政官員要「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知識分子要有「天下為公、擔當道義」的情懷。

習近平還稱「對來自知識分子的意見和批評,只要出發點是好的,就要熱忱歡迎,對的就要積極採納;即使一些意見和批評有偏差,甚至不正確,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寬容……」。

大陸最高領導人在會議上公開論及知識份子政策,在中共歷史上較為罕見。

1949年建政後,中共在其所謂憲法第一條提及其體制為「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這裡面並沒有知識分子的明確地位。後來又補充了「知識分子作為一個特殊群體,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的說法。

毛掌權時期提出要「改造知識份子」,鄧掌權時期雖然開始糾正毛的做法,但是1989年的「六四」又使得鄧與知識份子之間的矛盾激化。

江澤民掌權時期提出的所謂「三個代表」,刻意淡化大陸的階層差別。胡錦濤掌權強調所謂「和諧社會」,對知識分子不做刻意的區分。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這次大陸的知識份子能夠第一次集體站出來發聲,也可能是因為習近平在之前開了這個會議,打下了伏筆。

大陸中產階層的憂慮

雷洋之死給公眾帶來的衝擊與恐懼前所未有,也讓中產階層越來越看清了中共體制下的邪惡。

BWCHINESE中文網專欄作家蔡慎坤5月12日撰寫《誰知道災禍何時臨到自己頭上?》一文。他在文中說:「……誰也不知道災禍何時臨到自己頭上」,「在一個沒有尊嚴、沒有人權的社會,每個人的生命都如同草芥!誰也無法預知自己在嫖娼或沒有嫖娼的情況下,會不會被警察塞進通往死亡的麵包車。」

15日,法律學者守魚在東網發表評論文章指,「雷洋的死,有些方面引發了社會的情緒,而且還是不同的社會情緒。」

他寫道:「第一個最直接的苦悶,當然還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群,自傲為社會中堅的天之驕子們,進入了一個貌似國家單位的地方工作,竟然能在首都裏被警察輕易的打死。這種同一社會階層感同身受的恐慌,遠超過了其他長期被欺凌的社會階層帶來的震撼。這些關注雷洋的人,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國內的罪惡洪水滔天,底層民眾苦不堪言。但這個他們並不能真心為之驕傲的社會制度竟然威脅到了一個主流人群的生命,對集體情緒而言迅速超越了道德層面的譴責。」

有大陸網民在網絡上發帖說:「其實,對於雷洋這種人,像我們這種關心政治的人是鄙視的,因為,打開雷洋的微信朋友圈,你會發現,他只會歌功頌德,從不關心政治,從不發所謂的「負面新聞」,從不關心民生,從不對醜陋的社會現象進行揭露和鞭撻。」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在中國社會,實際上雷洋代表了一個群體,他們有體面的工作與生活,衣食無虞,從不譴責中共對民眾的迫害,也從不公開發表反中共的言論。

李林一表示,在大陸,最為典型的就是上千萬的法輪功學員在被中共謊言誹謗與非法迫害時,很多人都以沉默與事不關己表現出異常冷漠的態度,雷洋的事件促使人們開始深思,如果不拋棄這個邪惡的政權,誰都有可能成為中共迫害的對象。

公安遭到大清洗 習近平或還有動作

大陸公安系統暴力執法事件頻發,最高當局也開始關注,並試圖出面平息公眾的憤怒。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稱,中共警方暴力執法問題非常普遍,民眾並將中共公安人員稱為「土匪」,「這個國家沒有警察,只有穿著制服的強盜」。

實際上,大陸公安枉法已成常態,此類事件數不勝數,而造成這種亂象的根源主要來自於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

5月20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深改小組)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關於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的意見》,披露公安在所謂規範化、專業化等方面都有問題,沒有公信力等,尤其暗示公安在民眾中沒有「社會公平正義」。

與此同時,公安部高層被大洗牌。

2013年初的7名副部長中,目前只有黃明、孟宏偉、陳智敏3人仍在任,而原來的正部級副部長李東生因涉周永康案,已落馬受查,並被以受賄罪名判監15年,另一名正部級的常務副部長楊煥寧,被突然調任安監總局局長,受貶意味明顯;另一名副部長劉金國則出任中紀委副書記,還有一名副部長張新楓則在調任上合組織反恐機構執委會主任後已退休。

兩任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和王小洪則先後升任公安部副部長。另一名新晉副部長孟慶豐則曾在浙江省公安廳工作過。

另一個重要的變動是,習近平當局抓捕了現任河北政法委書記、前公安部「6.10」系統的頭目張越。

今年以來大陸6省份公安廳(局)長出現變動。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表示,當局是否給江澤民、周永康時期加劇並延續至今的濫用執法權、普遍實施暴力的警察們以警示,是否可以避免下一個雷洋的出現,才是至關重要的,這樣雷洋也不白死。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先生分析說,之前,整個政法系統、公安系統已經淪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和民眾的工具。習近平要解決民怨,就必須要將公安真正的打擊犯罪的功能拉回正軌。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習近平對公安的系列動作,可能也是在回應大陸人對自身處境的關切。#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7-01 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