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月圓下中國孩子們的悲歡離合

人氣 1134

【大紀元2016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中秋節臨近,這是一個中國人傳統的闔家團圓的日子。但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子女在這個日子裡承受著家庭殘缺之痛。過去17年來,中共發動的這場迫害,給孩子們造成的心靈傷痛無法撫平。

以下摘自明慧網報導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子女的經歷:

獄警用力將月餅踩碎 女兒哭著回到家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鄧曉波女士是原國營企業正式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單位非法停職,後被迫自家經營「鴨脖熟食店」謀生。

鄧曉波女士(明慧網)

16年來,鄧曉波曾被非法拘留1次,勞教2次。2013年10月18日,鄧曉波再次被非法綁架,後判刑3年,緩刑5年。

鄧曉波被非法關押後 ,她的丈夫和女兒張吉鶴曾在中秋節期間,前去長春女子勞教所探望。

鄧曉波女兒張吉鶴央求獄警給母親帶幾塊月餅,獄警大聲對她吼道:「你媽媽一天不寫決裂書(不煉功的保證書),你就別打算她能出去。」然後用腳用力將月餅踩碎,把家屬攆出接見室。

鄧曉波的女兒張吉鶴一路哭著回到了家。

孩子向警察喊: 別讓媽媽走 媽媽回來

2013年中秋節前夕,9月6日晚,遼寧省朝陽縣十二台大杖子村郭海榮家中傳出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別讓媽媽走,媽媽回來……哭聲中,朝陽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趙強與柳城派出所七八個警察強行把孩子媽媽郭海榮從家中劫走,拋下有病的丈夫與家中老小,哭聲一片。

郭海榮的孩子(明慧網)

這一家人在孩子的哭鬧下四天三宿沒睡覺,孩子雖不會用語言描述心中的傷痛,但不許家裡任何人出門,出去一個都哭喊:快回來。

郭海榮的婆婆家是本地出了名的困難戶。郭海榮遵循法輪功大法要求做好人的法理,毅然與丈夫復婚,後生下一個健康可愛的小男孩,給這一家人帶來了喜慶與歡樂。

郭海榮被綁架後,公公向人講起兒媳婦郭海榮時,老人泣不成聲:我家是最窮的,沒有人願嫁我家來,就是兒媳婦修法輪大法了,才回到我家;他還說,在兒子病重期間,兒媳婦把兒子照顧得無微不至。

王樹森的兒子被剝奪父愛超過10年

黑龍江鶴崗市法輪功學員王樹森是原興安礦技術科副科長、工程師,2002年被中共非法判刑18年,至今仍被禁錮在獄中。

迫害發生前,王樹森的兒子一天到晚笑盈盈的,陽光、純真。當鄰居家的小朋友生病怕打針哭的時候,他的兒子會鼓勵小夥伴說:咱們是男子漢,不哭。伴隨迫害的升級,孩子過早地失去了童年那種無憂無慮的天真和幸福,失去了本該屬於他的那份幸福和歡笑……

王樹森第一次被綁架時,被鶴崗市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他四歲的兒子在經歷了與爸爸痛苦離別後,見到爸爸的那一刻,高興跳起來說:「我有爸爸啦!」孩子晚上睡覺時一定要和爸爸緊挨在一起睡。第二天早晨,非讓爸爸送他去幼兒園。在孩子稚嫩的心裡,覺得有爸爸送自己去幼兒園是一種自豪、快樂。

天真的孩子做夢也沒想到,這種被父親呵護的快樂,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王樹森和妻子雙雙又一次被綁架期間,他們的孩子寄養在孩子的姨媽家,失去父母的孩子常常蒙上被子偷偷哭泣,有時因驚嚇,孩子常常在半夜裡驚厥而起,哭喊著往屋外跑。見此情形,孩子的外公和姨媽的心都被絞碎了,也跟著一起哭,一家人哭成一團。

在失去父愛的13年裡,王樹森的孩子開始時在姨媽家,後來和從牢籠回家的母親相依為命。孩子很爭氣,初中時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令許多家長羨慕。有時放學晚,天都黑透了,校門外,站滿了接孩子的家長,卻沒有爸爸來接自己;高考時,一中校門外考生的家長人頭攢動,在人海中依然沒有王樹森的身影……

2013年,王樹森的兒子考上東北的一所重點大學。親朋好友來祝賀,孩子表情凝重,沒有一絲笑容。

馬清海: 望著兒子的背影 我的心五味俱全

2003年起,內蒙古法輪功學員馬清海被迫流離失所3年。為躲避迫害,他在近三年的時間搬了十六次家,無法和一對兒女過正常人的生活。

「……秋天到了,多想一家人過個團圓的中秋節呀!可我只能偷偷跑到學校,給兒子送了幾斤月餅。在樓梯口,兒子見到我笑了,那種笑是開心的笑,幸福的笑,因得到了僅有的一點父愛。相見是短暫的,望著兒子轉身離去的背影,我的心已是五味俱全……」

2006年1月12日,馬清海被劫持到內蒙古赤峰監獄,刑期9年。馬清海的女兒當時非常年幼,從此失去了父愛與呵護。

法輪功學員獄中詩畫(明慧網)

2010年8月12日,馬清海的女兒和母親前去探望父親,她緊緊握著話筒一字一句地說:「爸爸,我有句話想對你說。」

「好閨女,你說吧。」

「爸爸:我永遠愛你!」

馬清海強忍淚水說:「好閨女,爸爸也永遠愛你,也永遠愛你大哥。」

說完,女兒含著眼淚走向一邊去了。

現年50歲的馬清海於2015年8月20日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上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他在控告書中說:「這場迫害,不但使我失去了自由,還剝奪了為人子、人夫、人父的權利。」

「對於親人來說,9年的監獄探視之路艱難而又漫長,記得迫害後的第一次會見,是在一個走廊裡,七十多歲的老父親幾經交涉,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兒子,我也終於見到 了朝思暮想的老父親,也許我的形象變化的太大,那時我全身浮腫,也許父親見我還活著,我們父子久久不能說話,只以四目相對。」

在9年的監獄迫害期間,馬清海遭到老虎凳、雙電棍電擊以及吊拷等多種酷刑。

「將兩胳膊反綁在鐵棍上而雙腳吊在暖氣管上,身體懸空,再用人踩吊繩,此酷刑可以使人殘廢,因此我雙臂神經被拉壞,抬不起胳膊,現在雙手已出現萎縮。他們還讓五六個犯人將我按在桌子上,用蠟火燒十指,或將棉花燒著夾在手指上(因胳膊神經拉壞,手指不會動)手指上燒的全是大泡,然後用釘子把大泡全挑破了,後來到監獄的醫院裡所有見到的警察和犯人全都震驚了。」

「他們還往我吃的菜裡吐痰、往嘴裡抹屎等等侮辱人格及各種酷刑。」

大陸九零後大學生:仰望星空 思念我的爸爸媽媽

大陸一名九零後的大學生曾在2012年向明慧網投書表示,中共製造的這場迫害,令他在「恐懼中長大。因時刻擔心父母的安危,我和同齡人比較,似乎多了幾分憂慮和愁苦。那些刻骨銘心的往事及噩夢般的經歷,至今記憶猶新,如影隨形。」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這個修煉團體進行了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許多法輪功學員為了向政府講清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踏上了進京上訪的征途。

「我的父母也是其中的一員,那一年我才九歲。那時聽說去北京上訪的,都被遣送到大西北的一個監獄。爸爸和兩名法輪功學員先去了火車站。媽媽看著流淚的我也淚如雨下,對我千叮嚀萬囑咐,讓我聽奶奶的話,等她回來。說我已經是家裡的小男子漢了,不要哭,男兒有淚不輕彈。還說現在大法蒙冤,師父被誣陷,爸爸媽媽親身受益不能坐視不管。當時鋪天蓋地的邪惡氣氛讓懵懵懂懂的我感覺到父母這一去不知是否會回來,我很害怕,好像天塌下來一樣,哭著對媽媽說:『煉功人說話算數,你們一定要回來呀, 我不哭,也許你們回來時我已經長高了,長胖了……』媽媽摟著我已泣不成聲了。」

僅僅由於進京上訪去了,他的父親母親後來遭到了非法關押,並被各自的單位無理的開除了。這些年來,家人多次遭受迫害,全家也被迫多次搬家。

「2001年7月,局長帶著市「610」的頭子和警察到我家砸門,爸爸媽媽就是不開門,當晚他們在我家樓下蹲坑,企圖抓我父母。我上學後警察用錘子砸壞了我家防盜門,仍沒得逞,爸爸媽媽安全地離開了家,從此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要說我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住過十多處房子。不斷地搬家。現在想起來都後怕。」

「2006年,爸爸為了我們一家的生活,為了不再被惡警騷擾,背井離鄉去外地打工了。2008年媽媽被綁架送進了勞教所。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一直就膽小的我孤獨和恐懼不斷地向我襲來。我知道自己要堅強,不能在迫害中倒下,必須學會生活自理,不讓爸媽擔心。」

「很多個夜晚我都在想,我們做錯了甚麼。不就說了實話嗎?堅持真正的信仰嗎?公民沒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嗎?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要遭受迫害呢?」

「多少個節日都沒有父母的陪伴,中秋節(我)自己一個人拿著月餅,仰望星空,看著月亮,想念著身在異鄉的爸爸和身陷囹圄的媽媽……」#

責任編輯:高静

相關新聞
中秋節法輪功學員無法回家團聚
國安施壓老闆開除法輪功學員遭拒絕
九零後法輪功學員:噩夢醒來見彩虹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中秋謝師恩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發表告別演說
【拍案驚奇】拜登就職禮三反常 FBI查DC美軍
【重播】布林肯參議院聽證:誓言戰勝中共
【新聞大家談】拜登提名5人闖關 揭中共抗美計劃
【秦鵬直播】川普告別演講 釋放何信息?
【時事縱橫】拜登對華政策?中共極端防疫惹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