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血腥土改運動中 地主女眷的悲慘人生

人氣 14680

【大紀元2016年09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楊一帆綜合報導)土地改革是中共建政後發動的一場暴力血腥運動。有親歷者回憶土改期間的經歷稱,地主女眷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忍受不了殘酷的鬥爭自殺身亡等。

在中共土改過去六十多年後,四川成都人陶渭熊撰文回憶那段慘痛的經歷稱,「下面講述的幾個故事,是土改運動中我的親聞親見,就發生在我的同村或鄰村。」

1948年夏天,成都市水上警察局局長石克堅帶著年輕美貌的妻子沈應倫和兩個兒子回鄉留守祖業。沈應倫是知識女性,對人熱情隨和,非常友善,受到鄉親讚譽。

雖然1949年石克堅「起義」,但後來仍被中共逮捕。沈應倫帶著兩個兒子到縣城一所小學教書。

1951年4月,她被兩個背毛瑟槍的聯防隊員押回老家接受鬥爭,並要她交出金銀財寶。當時她家所有財物都被農會洗劫一空。

第二天,她被農會揪到鬥爭會場,先是震耳欲聾聲嘶力竭的口號「堅決鬥倒地主沈應倫!」「沈應倫必須把隱藏的金銀財寶交出來!」沈應倫解釋,按政策規定要在地主家生活三年以上才劃為地主,她1948年才回鄉,到49年「解放」才一年多,她不是地主。另外,去年她已經把家裡所有財產交給了農會。

但被中共邪惡的階級鬥爭學說挑動起仇恨的農民們不聽她的辯解,用粗野下流話辱罵、恐嚇她。一群人推搡她,搧她耳光,摸她臉……沈應倫大聲地反抗:「流氓,無恥……」

於是雨點般的拳打、腳踢以及竹棍、木棒、柴塊落在她身上……,她被當場打翻在地,掙扎著,呻吟著……直到口吐鮮血不再動彈,當晚去世。

在離沈應倫家百米之處,有一戶地主周寒宗,他曾當過小學校長,於是有了地主加反革命的雙重身份。從清匪反霸起周寒宗就被逮捕,後判重刑。

土改時挨鬥的厄運就落到他老母和妻子身上。其老母是個60多歲的小腳女人,站在15公分寬的高板凳上被鬥爭,搖搖晃晃戰戰兢兢,摔下來跌傷了腿腳,就被按著頭跪在石板上鬥爭。她受不了這樣的折磨,又交不出金銀財寶,上吊自殺。

接著就鬥周寒宗的妻子,她被捆著鬥,跪在瓦碴上鬥,扯頭髮鬥,扇耳光鬥……她也不能忍受了,又上吊了!短短一個月之內,婆媳倆被鬥、被逼上吊自殺!

在另一個村子裡,地主曹志廉和其二兒、三兒同一天被殺。此後,挨鬥爭的命運就落到了曹二嫂、曹三嫂和還沒有出嫁的曹三姑身上。

她們被抓到鄉公所關押,在溫度接近40度的大熱天,農會強迫她們只穿內衣內褲坐在石板上烙屁股。她們頭頂烈日,汗如雨下,幾乎中暑昏死。後來屁股上長滿毒瘡,潰爛化膿經久不癒。

曹三姑被捆綁、吊打、跪瓦碴、扯頭髮、曬太陽、烙屁股、淋雨雪……1952年還被判刑,關押15年之後才被釋放,回家不到一年就含恨去世。

作者稱,像這樣被鬥挨整的婦女,還可舉出很多,還有女子被強姦等等。這是農民的瘋狂,還是政府的殘暴?

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在全國發動的第一場運動就是土地改革運動,運動從1950年冬季開始,到1953年結束。

中共暴力土改:「村村流血, 戶戶鬥爭」

美國之音2007年10月26日發表《1949之後:中共土改何以要殺人?》一文。文章稱, 中共完全可以通過和平手段達到分田地、「均貧富」的目的,但是中共棄而不用,其原因只能是中共希望藉助土改達到另外的目的。

1956年9月,中共副主席劉少奇在中共第八屆全國代表大會上做政治報告中說,用徹底發動農民群眾的方法,經過農民自己的鬥爭,完成了土改這一任務。

文章稱,劉少奇會上相關的話顯示,土改並不是分田地和均貧富,而是農民跟黨走和打擊地主富農。當年一中共官員說:「土改是一場階級鬥爭。」

於是一場本來可以和平進行的土改成了一場流血的土改。中共先為農民設定了階級敵人的數量。1948年,中共規定「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農民總戶數的8%、農民總人口10%」。以當年3億農民參加土改計算,土改中要打出3,000多萬個階級敵人。

廣東海洋大學一位教師對蘇南土改的調查發現,蘇南2,742個鄉中,有200多個發生了亂鬥亂打。據當時中共蘇南區農村工作委員會的原始記錄,一共有218個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剝光衣服。

各種調查顯示,當年土改工作隊的幹部普遍存在鼓勵農民打人的情況。土改隊幹部親自上陣打人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前新華社社長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內部參考》中報導說,河南土改運動中一個多月即發生逼死人命案件40餘起。蘭封縣瓜營區在20天裡逼死7個人。

廣東省省委書記處書記古大存在東江地區調查以後報告說,亂打亂吊發展得很普遍,自殺現象很嚴重。幹部有寧左勿右思想:「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個貧雇農,就不要緊。」

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

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而土改時農民瓜分了地主、富農的土地,中共隨即又通過互助組、合作社將農民的土地收走。

時事評論家陳破空說,農民因此受了中共雙重欺騙。「第一次是被分地;第二次是被收地;最後變得是兩手空空,一無所有。」#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呂政天:中共的“土改”奪走我四位親人的生命
1949之後:中共土改何以要殺人?
中共罪評五:土改為甚麼一定要流血?
重慶學者香港演講土改時期性酷刑 女教授受不了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