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縣陷遊民安置僵局 法官威脅必須二選一

人氣 40

【大紀元2018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純之綜合報導)橙縣遊民安置危機在週二(3日)達到白熱化,因為聯邦法官卡特(David O. Carter)威脅,如果橙縣不能為數百名從城市帳篷中清理出來的遊民提供庇護,他有可能會禁止地方政府執行「反遊民宿營條例」(即禁止遊民在公園、河道等公共區域宿營)。

自啟動聖安娜河遊民清理行動後,橙縣數週來一直掙扎於為被清理的遊民尋找安置點。上週,由於數千居民的強烈反對和各城市威脅訴訟等,縣政委員會被迫放棄了在爾灣、杭亭頓海灘及Laguna Niguel三市設立遊民臨時收容所的計畫。

據橙縣週一發布的報告,目前,聖安娜河沿岸被清理的近700名遊民中,約有一半已獲得了某種形式的安置。其餘一半中,大部分或是拒絕了縣政府服務,從縣資助的汽車旅館中被驅逐,或是自行離開了汽車旅館。

但還有聖安娜市政中心(Santa Ana Civic Center)的200遊民。卡特已下令橙縣清理該處遊民營並為其提供庇護。週一,橙縣社工已經進入市政中心與裡面的遊民進行一對一談話,了解其需求並告知各種收容選擇。但當局並未設定清理的具體日子。

法官:必須二選一

卡特在週二的聽證會上表示對目前橙縣的僵局不滿。他說,他不能決定收容所應當設在哪裡,但他能發禁令,不讓各城市繼續執行「反遊民宿營條例」。他說,一旦失去該條例,橙縣社區將成為吸引遊民的磁石。

簡而言之,卡特說,橙縣必須二選一,要麼失去「反遊民宿營條例」,要麼設置收容所。他強調,收容所不用多好,只要讓這些人有個住處,可以維護人道和尊嚴。

在冬季,橙縣有兩個兵工廠為約400遊民提供臨時住處,但本月即將關閉,這真雪上加霜,因為全縣的其它收容所容量很有限。富樂屯官員已要求維持該市的兵工廠繼續收容,但目前還不清楚是否可行。

橙縣縣政委員會主席Andrew Do說,他對橙縣及各市官員能否找出解決辦法很悲觀,除非卡特介入。

聖安娜市長:我們負擔一半不公平

爾灣和其它城市的居民都表示不要遊民收容所,這和聖安娜河沿岸社區是一樣的,所以當初才有了遊民清理行動。但卡特說,部分城市負擔了較多的遊民安置責任,比如,聖安娜市。

據《洛時》報導,聖安娜市有著全縣唯一的大型緊急收容所,吸納所有遊民進行評估並提供服務。卡特說,這不均衡。

據統計,聖安娜市的遊民人口在去年翻了一番多,從466人增至1,030人。資料顯示,其中52%的遊民都來自其它城市。

聖安娜市副市長說,是時候每個城市都該分擔一點責任了。全國都在看呢,要公平。

卡特建議三分橙縣 均攤負擔

卡特建議將橙縣分為北部、中部和南部三個地帶,每個地帶提供同樣多的收容服務。他說,這樣,每個區只要能照顧好自己區內的遊民,就可以減輕其它地區的壓力。他強調橙縣南部城市和西部部分地區應當想出辦法,設立臨時收容所。

Andrew Do說,橙縣將承諾拿出9,000萬美元用於永久性支持住房。

在遭到爾灣三市的強烈拒絕後,縣政委員會副主席尼爾森(Shawn Nelson)建議將柯斯塔梅薩市內114英畝的州有Fairview開發中心設成緊急遊民收容所。但是,柯斯塔梅薩市議會全體議員上週一致發聲拒絕了這個主意。該市居民說,他們擔心設置收容所會危害公共安全,導致房產減值,並給該市帶來過重負擔。

橙縣南部各市(包括爾灣市和Laguna Niguel市)的市長說,他們計劃在4月19日的會議上討論臨時收容所地點的問題。部分市長(包括爾灣市長)說,他們已經有了一些地點構想,但沒有透露具體細節。

長期解決辦法難覓

遊民安置議題在全美及全球都是個難題。臺灣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去年9月摘錄《大開眼界:葛拉威爾的奇想〔典藏紀念版〕》一書,介紹了遊民安置的重重困難。

據該書介紹,波士頓學院一名叫古漢(Dennis Culhane)的研究生建立的遊民資料庫顯示,紐約市在90年代前半約有25萬人曾經無家可歸,但其中只有2,500人長期居無定所,而1%的這部分人的醫保與社會成本每年至少多達6,200萬美元。

專家說,這類遊民群體多患有精神問題,或因酗酒吸毒而有多重感染,隨時隨地會路倒街頭。加大聖地亞哥醫學中心追蹤15名酗酒遊民,18個月中送急診的次數高達417次,平均每人醫療費用達10萬美元。丹佛有一遊民急診次數高達87次,即使聘請全職護士照顧並給予一間公寓,恐怕花費也要低很多。

因此,從經濟層面考量,主動安置遊民似乎成本更低。

2002年布什總統任命曼加諾(Philip Mangano)擔任跨部遊民問題委員會執行長,監督全美二十個聯邦計畫。曼加諾認為,興建施粥廚房與收容所,到頭來只會使得長期遊民一輩子都是遊民。

丹佛市曾與曼加諾簽約,在聯邦與地方資助下,幫助了106名遊民,多為流浪街頭時間最久、有犯罪紀錄,以及有濫用藥物或精神病史的人。收容與長期照顧一人,一年最多要花1.5萬美元。理想狀況是,一旦他安定下來並找到工作,就能逐步自己負擔房租,政府補助就可減至6,000美元。

但具體執行時往往難盡人意。比如一名20出頭的遊民,年紀輕輕就有肝硬化,有次大出血,血液裡的酒精濃度高得離譜。安置給他的第一間公寓,因他邀來朋友大開派對,搞得一塌糊塗,還打破了窗戶。在安置的第二間公寓中,他又故態復萌,令社工們非常傷腦筋。

許多社工都談到,一次次地給遊民機會,等於變相鼓勵這些人不負責任。但如果放任這些人重回街頭,政府又要花更多的錢。而最難搞的是那些油滑遊民,他們覺得再流浪街頭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夏天來臨時,他們就會說:哪需要遵守那些規定!

遊民群體的低素質,導致基本上各地社區都會像橙縣各市一樣抵制遊民安置。同時參與遊民項目的一些人士認為,遊民安置在追求經濟效益的同時,卻犧牲了道德的正當性。成千上萬每天打兩三份工才勉強糊口的人,沒有人給他們一把公寓的鎖匙;當單親母親因救濟額度滿了被停掉救濟金時,破壞公寓的酒鬼遊民卻被一再給予機會。社會福利本應有某種道德正當性,那些殘障老兵與低收入或失業的單親媽媽也許更應該首先得到照顧,或者至少應得到與遊民一視同仁的對待。◇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NHTSA收到43起投訴 特斯拉兩款車型被查
美國大選舞弊 葉俊麟曾傑克評論分析
加州再封經濟惹眾怒 業主與員工稱毀滅性打擊
徐行:「染疫死4千人等於沒人死」的魔鬼邏輯
最熱視頻
【欺世大觀】為中共立功的特務 個個難逃厄運
【新聞看點】鮑威爾或炸翻喬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領袖】戈薩爾:媒體無權宣布大選結果
車評:是儀表還是螢幕!? 2020 M-Benz GLB250
【遠見快評】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3種豆煮湯喝去濕氣 中醫妙方擊退濕疹、乾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