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億元砸太湖 黃色藍藻依然氾濫的背後

儘管砸下數以億計的美元治理污染,中國江蘇太湖、安徽巢湖、雲南滇池等相繼出現藍藻氾濫生態災害。圖為2007年6月22日,工作人員在清除太湖藻類。(LIU JIN/AFP/Getty Images)
人氣: 108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日前,大陸官媒刊登幾張照片,照片圖文說,無錫太湖黃色藍藻氾濫。評論表示,中共砸下千億人民幣治理太湖,而黃色藍藻年年如期而至,其深層原因是中共體制問題。

隨圖的相關文字報導說,5月30日,近日悶熱的天氣,讓太湖大量死亡的淡黃色藍藻泛出水面,隨風集聚到了無錫太湖貢湖灣水域。沿太湖大堤十幾公里的湖面上,藍藻已經是一望無際。

對此,有網民發出翻白眼的表情包,並寫道,「又氾濫了。」也有網民說:「這攝影師把環境污染拍得還挺好看的,這油彩美啊。」還有網民說:「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十年前太湖水臭天下,十年後今天藍藻再氾濫,誓與『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努力來攤牌?」

旅德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對大紀元表示,太湖產生藍藻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的污染,即濫用化肥造成的農業污染、工業廢水和生活廢水的污染。

「中國的化肥已經成了中國土地的依賴,而農作物吸收不了這麼多化肥,60%的化肥隨著雨水進入到河道,最後進入湖泊裡,所以,湖泊裡氮、磷的含量都超標,就導致了藍藻的爆發,溫度一高就更厲害。」

其次,污染最大來自中國的污水處理廠,「他們不作為,基本上就不處理,出來的水質很差,他們裝裝樣子,主要是為了收錢。」

王維洛說,如果化肥使用不是很多、如果把污水處理廠出來的水質標準加高,太湖藍藻的問題就會減少、減輕很多。

中共治污不想根治的原因

中共在1992年巴西里約熱內盧的世界環境峰會上宣稱要對中國太湖、滇池、淮河、遼河和海河的水污染進行治理。而太湖從1990年開始,年年都爆發藍藻。

中共環境部今年3月最新的調研發現,太湖總磷、總氮含量依然處於高位,「藻型湖泊生境未發生明顯改善」。

王維洛說,中共曾定下幾個5年計劃要改變環境污染,「特別是太湖水治理,到目前為止,中共總共花了1000億人民幣,而現在的情況比1991年的情況更差。」

太湖歷史上形成源於潟湖演變而成,之後,被陸地圍住,分成好多塊,有超過50多個閘門,幾乎是一個死湖,現在主要是靠調長江的水來沖洗太湖,以減少藍藻的污染。

王維洛說,20多年來,中共每年都在治理藍藻問題,「為什麼沒解決?中共解決問題的方法是治表不治根,而不治根的原因涉及到中共的GDP增長和官員們的好處。」

中共計算GDP與國際統計不同,「比如,太湖投進1000個億,它的GDP的增長上就體現出這1000個億,它把水污染治理的錢也算GDP的增長,換句話說,就是把水先搞污染了,然後再去治理,就有GDP的增長。每年都有這個GDP,已經成了一種剛需,沒有這個剛需,GDP就會降下來,所以它治理效率不好,但它GDP很高,如果治理好了,就沒有GDP了。」

「再有,如果治理不好,它就要做工程調水,這樣對地方政府就有很多錢要拿,所以,太湖治理就是從長江引水。而太湖旁邊的無錫,以前靠太湖做飲用水源,但現在也是從長江通過管道輸送取水。」

「其中,還有很多太湖的藍藻治理,各類科學家想出各種辦法,一會兒用國外進口的水葫蘆,說水葫蘆可以吸收大量的氮、磷,可以減少藍藻的產生,最後成水葫蘆污染;一會兒某專家掌握水解藍藻毒素技術等等,要了多少億經費,錢和時間花下去,治理完了,沒有效果,領導及科學家也不承擔責任。」

養殖農民成為水污染的替罪羊

5月28日,太湖爆發漁民對當局不給飼養大閘蟹的抗議活動,但遭到當地警方武力鎮壓,多人被打傷及拘捕。

王維洛說,太湖受天氣及附近企業排污的影響,藍藻爆發,中共以養殖蟹污染水為名,把農民趕出去不讓養大閘蟹。

「其實農民養大閘蟹和藍藻污染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個原因,根本就構不成一個最主要的一個原因,但是,中共打擊最下層的老百姓,這些靠養大閘蟹為生的農民,他們當初是從政府的手裡買下水面的使用權,現在使用權被收回去,他們生計也沒有了,所以養大閘蟹的農民成了這個太湖藍藻的最主要的罪人。」

王維洛說,中共之所以打壓老百姓,是因為它不想,或害怕找出污染問題的真正根源。

找根源就會觸及到中共的制度問題

王維洛說,第一個揭露太湖污染問題的人是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他看到一些工廠把污水直接放到太湖裡,他很著急,他替政府在著急。政府本應該鼓勵他的這種為公眾、保護大家水源的行為,但政府以敲詐勒索為名把他抓到監獄裡關起來了。」

王維洛表示,中共要打擊保護環境的人,是因為他們直接觸及到了中共的制度問題。

打壓環保人士 環檢與污企貓鼠一家 令太湖更惡劣

5月31日,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表示,由於「六四」29周年將來臨,6月5日是世界環境日,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峰會將於6月9日在青島舉行,他在上午收到國保的警告。

他告訴大紀元,當局害怕他繼續揭露污染腐敗問題,不僅將他幾個手機號在不欠費的情況下強行停掉,他去年還遭到死亡威脅,「我的陽台玻璃窗上有槍打的子彈孔,子彈速度很快,周圍的玻璃沒有崩開,可能是我在陽台時,他們想暗殺我,打偏了。」

吳立紅說,從2007年太湖藍藻大爆發到現在,太湖根本沒治理好,「官方一方面說要加大治理,另一方面,又縱容下面的企業排污,上千億的錢治理太湖打了水漂,真正用到太湖上的錢三分之一不到,錢層層被官員瓜分掉了。」

吳立紅說,成千的污染企業不會被關掉,因為要用那些稅收來維穩,「他們說那些企業一直是合格達標排放,我拍到他們在偷排污水,去年底,路透社的記者被那個氣味嗆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但當地的環保部門、檢測部門出示的證據就是達標的,這就是典型的貓鼠同吃一鍋粥。」

吳立紅表示,他這一生想實現太湖真正的藍天碧水,但遭到不斷的打壓,令他心灰意冷,「這都是因為中國環境污染深層次的原因是體制問題,它是一個懲善揚惡的制度。」#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6-02 5: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