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霍巴特趕超悉尼成全澳租金最難負擔的城市

截止到1月份的年度中,霍巴特的房租上漲了5.8%,在所有首府城市中漲幅最大。(簡沐/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欣雯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最新租房負擔能力指數(RAI )顯示,霍巴特已經超過悉尼成為租金最難負擔的首府城市,排在後面的是阿德萊德、布里斯本、墨爾本、堪培拉和珀斯。

RAI指數是一種用於計算全澳租金和家庭收入比例的價格指數,由國家住房部門銀行(National Shelter Community Sector Banking)和SGS經濟與規劃部門(SGS Economics & Planning)進行統計,每年發佈兩次。

霍巴特地區(Greater Hobart)RAI指數為102,即使是達到中等收入水平的家庭(年收入61300澳元),也難以負擔得起高昂的租金。目前該地租金佔中等收入家庭總收入的29%。

全澳大型住房機構「國家庇護(National Shelter )」 主管皮薩斯基(Adrian Pisarski)表示,「低收入、洲際移民、租房市場供應不足是推動霍巴特住房租金上漲的主要因素。隨著越來越多的搬遷到塔斯馬尼亞,租房市場壓力增加。此外,Airbnb租房網站也是刺激房租上漲的重要原因,這使得房源短缺進一步加劇。」

悉尼

截止2017年9月,大悉尼地區(Greater Sydney)RAI指數為113,對於中位年收入98500澳元的租房家庭而言,該地租金佔總收入的27%。為了找到租金較低的地區,普通家庭必須在悉尼中心商務區以西20公里以外的地區才能找合適的房子,例如Blacktown和Liverpool。而對單身退休人士來說,悉尼房租相當於他們總收入的94%,RAI指數為32,屬於「房租極其不可承擔」地區。

墨爾本

在大墨爾本地區(Greater Melbourne),租金可負擔性從2013年起出現下降,目前的RAI指數為126。租房家庭的中位年收入為88400澳元,租房成本約佔總收入的24%,屬於「租金可接受」範圍。不過租金上漲的現象也逐漸從墨爾本市中心向外圍的地區擴散,使得低收入人群難以找到租金便宜的住房。

珀斯

珀斯的RAI指數為145,租房家庭的中位年收入為84200澳元,房租佔總收入的21%。數據顯示珀斯的租金可負擔性持續上升,是全澳租金最能負擔得起的首府城市。但對低收入來說,該地租金仍難以負擔。例如,做兼職工作的單親父母需要支付佔收入46%的租金,屬「嚴重負擔不起」範圍。

阿德萊德

阿德萊德是全澳第三租金最難負擔的城市。大阿德萊德區的可負擔性在過去18個月內保持不變,去年12月份的RAI指數為117。不過租金難以負擔的地區已經擴散到北部的郊區,例如Wingfield、Parafield Gardens和Para Hills。

首都行政區(ATC)

ATC堪培拉租金可負擔性正在持續下降,去年第四季度RAI指數為128,租金佔中等收入家庭年收入的23%,屬「可接受」範圍。但對領取政府福利的單身人士而言,租金收入佔比升至109%,屬「極不可負擔「;領取福利的兼職單親人士則不得不拿出58%的收入繳付」嚴重擔負不起「的房租。

布里斯本

該地RAI指數為121,租金佔普通家庭收入的25%。這是從2012年RAI指數採用以來該地租金首次被認為是「可接受的」。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