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霍巴特赶超悉尼成全澳租金最难负担的城市

截止到1月份的年度中,霍巴特的房租上涨了5.8%,在所有首府城市中涨幅最大。(简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欣雯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最新租房负担能力指数(RAI )显示,霍巴特已经超过悉尼成为租金最难负担的首府城市,排在后面的是阿德莱德、布里斯本、墨尔本、堪培拉和珀斯。

RAI指数是一种用于计算全澳租金和家庭收入比例的价格指数,由国家住房部门银行(National Shelter Community Sector Banking)和SGS经济与规划部门(SGS Economics & Planning)进行统计,每年发布两次。

霍巴特地区(Greater Hobart)RAI指数为102,即使是达到中等收入水平的家庭(年收入61300澳元),也难以负担得起高昂的租金。目前该地租金占中等收入家庭总收入的29%。

全澳大型住房机构“国家庇护(National Shelter )” 主管皮萨斯基(Adrian Pisarski)表示,“低收入、洲际移民、租房市场供应不足是推动霍巴特住房租金上涨的主要因素。随着越来越多的搬迁到塔斯马尼亚,租房市场压力增加。此外,Airbnb租房网站也是刺激房租上涨的重要原因,这使得房源短缺进一步加剧。”

悉尼

截止2017年9月,大悉尼地区(Greater Sydney)RAI指数为113,对于中位年收入98500澳元的租房家庭而言,该地租金占总收入的27%。为了找到租金较低的地区,普通家庭必须在悉尼中心商务区以西20公里以外的地区才能找合适的房子,例如Blacktown和Liverpool。而对单身退休人士来说,悉尼房租相当于他们总收入的94%,RAI指数为32,属于“房租极其不可承担”地区。

墨尔本

在大墨尔本地区(Greater Melbourne),租金可负担性从2013年起出现下降,目前的RAI指数为126。租房家庭的中位年收入为88400澳元,租房成本约占总收入的24%,属于“租金可接受”范围。不过租金上涨的现象也逐渐从墨尔本市中心向外围的地区扩散,使得低收入人群难以找到租金便宜的住房。

珀斯

珀斯的RAI指数为145,租房家庭的中位年收入为84200澳元,房租占总收入的21%。数据显示珀斯的租金可负担性持续上升,是全澳租金最能负担得起的首府城市。但对低收入来说,该地租金仍难以负担。例如,做兼职工作的单亲父母需要支付占收入46%的租金,属“严重负担不起”范围。

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是全澳第三租金最难负担的城市。大阿德莱德区的可负担性在过去18个月内保持不变,去年12月份的RAI指数为117。不过租金难以负担的地区已经扩散到北部的郊区,例如Wingfield、Parafield Gardens和Para Hills。

首都行政区(ATC)

ATC堪培拉租金可负担性正在持续下降,去年第四季度RAI指数为128,租金占中等收入家庭年收入的23%,属“可接受”范围。但对领取政府福利的单身人士而言,租金收入占比升至109%,属“极不可负担“;领取福利的兼职单亲人士则不得不拿出58%的收入缴付”严重担负不起“的房租。

布里斯本

该地RAI指数为121,租金占普通家庭收入的25%。这是从2012年RAI指数采用以来该地租金首次被认为是“可接受的”。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