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貿易戰 五篇熱文道盡中國學者的憂慮

人氣: 548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青報導)中美貿易戰暴露了中共治下各種經濟亂象,鼓吹中國綜合國力超越美國的「國情大師」胡鞍鋼牛皮吹破,成了眾矢之的。在一片反思聲中,幾篇知名學者的雄文振聾發聵,但他們的言論仍遭到封殺或者冷處理。

首先值得關注的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冒著殺頭的危險」發表的萬言書,裡面提到了國人的「八大恐慌」和「八大期待」。其次是,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華民教授的呼籲:沒有勝算的貿易戰絕對承受不起。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高級研究員管清友博士則是急得睡不著覺,提醒大家中國處在類似甲午戰爭前的重要關口。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博士建議,維持良好的中美關係是改革開放的大局,走錯了,就要過苦日子了。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則批評盲目自大的傾向,指出中國經濟發展靠的是開放,開放的本質就是對美國開放。

在中國,一大批胡鞍鋼式的「新左派」,占據輿論高地。而上述具有真知灼見的言論,只能私下流傳。本文特此整理出這幾篇文章的要點,讓人知道在中國也有良人和良策,只不過不被當局所用罷了。

清華教授許章潤「冒著殺頭危險說出人所共知的道理」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7月24日在「天則經濟研究所」網站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文章批評中共當局近年來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造成「包括整個官僚集團在內,當下全體國民對於國家發展方向和個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擔憂日甚,已然引發全民範圍一定程度的恐慌。」

文章列出了八種擔憂和恐慌。

第一,產權恐懼。幾十年裡積攢的財富,不管多少,能否保有?既有的生活方式能否持續?法定的產權關係還能獲得立法所宣諭的保障嗎?會不會因為得罪了哪位實權人物(包括村委會主任)就企業破產、家破人亡?凡此種種,最近幾年間,反倒隨著時間推移,而愈發缺乏確定性,遂至上上下下恐慌不已。

第二,再次凸顯政治挂帥,拋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一基本國策。幾年來,意識形態火藥味愈來愈濃,以爭奪話語權為標識,而實則依仗公權力施行意識形態迫害的陣勢,已然導致知識界的普遍恐慌。

第三,又搞階級鬥爭。前幾年官媒與官方意識形態主管官員屢提階級鬥爭,早已讓大家一陣恐慌。這幾年的施政方向,令人再度懷疑會否重搞斯大林—毛韶山氏階級鬥爭那一套。

第四,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卻與朝鮮這類惡政打得火熱。

第五,對外援助過量,導致國民勒緊褲腰帶。據說中國已成世界最大外援國,動不動「大手筆」劃拉幾十億幾百億。實在是不自量力。

第六,知識分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一有風吹草動就拿知識分子當外人,甚至當敵人,已成國朝政治的最佳晴雨表,也是政制底色的政治表達。

第七,中共逐漸於「維穩體制」之上又疊加了「戰備體制」,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包括新冷戰的危險。

第八,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文章提出了八項期待。作者直指最高當局,「都說你能幹肯幹,這八項你只要幹一件,我們就歡喜。你要是幹三、四件,我們就心服口服。你要是全幹了,則普天同慶。」

第一,杜絕援外撒錢「大手筆」。非必要的無謂援外大撒把,砸錢,最令一般民眾反感寒心。

第二,杜絕主場外交中的鋪張浪費。開個平常的會,就使勁折騰,不計成本,勞民傷財,其實既無裡子也無面子,非徒謀虛榮者不為。

第三,取消退休高幹的權貴特權。此項耗費巨量民脂民膏,大家耳聞目睹,而至今不敢公布,正說明見不得人。

第四,取消特供制度。
第五,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
第六,「個人崇拜」亟需趕緊剎車。
第七,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
第八,平反「六四」。

文章說,「以上諸項,均為現代政治的一般常識,也是刻下國人的普遍訴求。此番『冒著殺頭的危險說出人所共知的道理』,就在於舉世滔滔,若無此說法,就無此立法,從而吾儕百姓沒個活法,其奈也何,嗚呼哀哉!」

「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作者在文章最後以一種引頸受戮的悲壯寫道。

復旦教授華民:沒有勝算的貿易戰絕對承受不起

8月8日,大陸自媒體出現上海復旦大學華民教授的一篇文章,但很快被刪除。華民是國家「十三五」規劃委員會委員、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此文原標題是《寫在美、歐、日創建新的共同市場之際》。

文章說,世界經濟格局的演變趨勢完全超出了人們的預期和想像,也無法阻擋,「中國很可能重新成為局外人」。如此格局,將會構成中國經濟增長的巨大瓶頸。

文章呼籲,「我們只能選擇以開放對開放的應對方法」。「如果我們還要推出更為嚴厲的制裁西方在華企業的政策,那麼恰好滿足了美國等國政府所希望的外包回岸的政策目標。」

「世界離不開我們,可以說是嚴重的誤判。」作者說,中國處在全球產業鏈的末端,具有很高的替代彈性,越南、柬埔寨、印度和南亞次大陸國家加在一起,足以替代中國,這也是大陸決策層急於調整與升級國內產業結構的原因所在。

文章以史為鑑,指主戰的中國與主和的日本,在面對西方工業文明的衝擊後,走上了兩條完全不同的道路。今天我們再次面臨這樣的選擇,「繼續開展沒有勝算的貿易戰是絕對承受不起的」。

管清友睡不著,中國到了重要關口

中美貿易戰的發展讓一些體制內專家學者著急得睡不著覺。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高級研究員管清友博士就是其中一位。8月4日,互聯網上出現他在清友會內部的演講,「中國到了200年來的重要關口 我焦慮得睡不著」。

管清友博士為中國多家重要機構的首席經濟學家,2016年7月8日還參加習近平主持的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

「無論從長周期還是短周期看,今天我們都處在一個歷史性的拐點上。面對的形勢很複雜,一著不慎滿盤皆輸,一著走對,也許又是轟轟烈烈的四十年。這是我切身的個人感受。」他說。

管清友的講話非常含蓄,沒有對當局的政策提出任何批評。但他以清朝甲午戰爭前李鴻章和翁同龢的爭論,對比當今中美貿易戰中主和派和主戰派的爭論。

翁同龢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指責李鴻章,大意是說,「你怎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朝廷給你那麼多錢,建立強大的北洋水師,必須打!」李鴻章則比較務實,反問翁:「你知道我們主力艦的航速、射程和日本的差距嗎?」

結局是,大清在甲午戰爭中戰敗,並和日本簽訂屈辱的《馬關條約》。但管清友文中沒提這個結局,他只說「歷史遠比我們想的複雜得多,偶然得多」,含蓄地暗示,靠熱血和口號去處理國家事務,只會給國家帶來災難。

高善文:中美關係是改革開放的大局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博士,在山西證券的演講錄音和文字實錄在網上被「熱炒」,以至於兩天後作者出面否認這是他的演講,並發表了一個自己的文字「潔版」。之前的版本以「高善文否定的演講全文實錄」形式在海外流傳。

高善文是體制內知名經濟學家,2016年7月11日,參加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的經濟形勢和企業家座談會。

7月28日,他在山西證券這場演講的結論是,美國的強大無人能挑戰,「中國的對外開放就是對美開放」,「維持友好的中美關係,才能跟其它國家正常交往」。

「穩定中美關係就是穩定改革開放的大局,中美關係一旦不能穩定下來,國內什麼事兒都別幹了,什麼證券市場的發展,什麼改革,這些都談不上。」但當前的問題在於「維持中美關係,過去40年正常交往的政治基礎已經蕩然無存。」

文章回顧鴉片戰爭以來近180年的歷史,認為中國在重要關頭總是作出錯誤的選擇,唯有鄧小平改革開放賭對了。

文中尤其講到「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最可憐,如果這次國家沒搞對,大家就回去洗洗睡吧。」

李曉:中國嚴重依賴美國核心技術和金融體系

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在2018年畢業典禮上一篇「國家命運和個人命運」的演講在朋友圈不斷刷屏,被稱之為「年度最犀利演講」。

針對貿易戰,李曉談了自己深重的憂慮和危機感。「我們不能把中美貿易戰僅僅侷限於貿易領域,這本質上是一場國運之戰。」李曉認為,中國到了新的危險時刻。

他說,過去4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就,根本上講是改革開放實現的。「開放的本質是什麼?是我們對美國主導的全球市場經濟體系開放,或者說是我們主動地加入到美國主導的全球政治、經濟體系中去,並因此成為該體系的最大獲益者。」

李曉認為,「必須冷靜認識與美國的巨大差距。」中國嚴重依賴美國核心技術和金融體系,人民幣短期內不可能取代美元,中國崛起的性質是「美元體系內的地位提升」。

中美貿易爭端發生後,李曉認為,需要吸取二個教訓。

一是避免盲目自大的情緒。

二是這場爭端使人更加清醒地意識到,迄今為止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經難以為繼,必須在經濟結構、經濟運行機制等方面進行更為深刻的改革。

李曉批評,「我們的某些媒體是極其不負責任、不專業的,經常用一種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來忽悠民眾情感。」#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8-12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