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71:1966──金順守女逆守牛,江青文革妖言驟(上)

作者:古金

圖71-1:1966年金星順行守女宿、逆行守牛宿,預示女主作難,人間文革驟起,江青登場。(古金提供)

  人氣: 49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71章:1966──金順守女逆守牛,江青文革妖言驟(上)

前面我們先後用了8章的篇幅,講述了1942、1950、1958年金星逆行守牛的天象,展現了對應在人間的劫數滄桑。1966年,金星再次逆行守牛,但是這次與上三次不同:上三次都是順行守虛-逆行守牛(位置次第有差,注意星宿分區是縱向的),而這回依次錯位到了女宿範圍,是順行守女-逆行守牛。看上圖,留守點(拐點)偏離牛宿正位、接近女宿正方,所以這次女宿之劫相對較重,牛宿之劫較輕。

文革這段近代史,讀者可能都不陌生,研究的文獻已經非常豐富了。本文僅從天人之際的角度,請大家透過人間的表像,看天象的根源,在天人合一、天人錯位、順天、逆天的交織演義中,展現歷史留給當今的天道啟迪。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70:1962~1965──土兩守女金水纏,龍鳳麗天落深淵

1. 金星順守女,女主扛戰旗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1962~1963年土星順逆兩守女的天象下,中華女主王光美從風光無限的母儀天下,到引領中共四清運動的奇特歷程。也展示了1964底~1965年初,在水守斗尾、水金纏鬥的天象下,毛澤東終於以死纏爛打的方式,鬥敗了劉少奇,應了中華易主的天象,毛再度成為中華的實權天子,那麼天象對應的女主,也自然從王光美,改成了江青

隨之,1966年金星守女天象來臨,人間的大戲,也就輪到江青上場了。

《乙巳占》:「金星如果留、守在女宿的範圍,天子寵幸的大臣與后妃亂政,后妃謀主(君主、主權、奪權),內亂挑起禍端,乃至內戰。」[1]

1966年留守女宿的是金星,金星代表戰爭,可見這次難免內戰大亂,當然,戰爭的形式表現為大字報攻訐、批鬥、造反、武鬥、打砸搶。

天象喻指的亂政的后妃,無疑是指毛澤東的夫人江青,她自稱為「偉大領袖的旗手」,亂政的寵臣,指林彪及其他「四人幫」等人。喻指的后妃謀主,江青(在大方向上聽命於毛澤東),先謀劉少奇這位形式上的國家主席,徹底倒劉,而後謀劃在毛去世後,掌控最高權力。

2. 金星逆行偏守牛,將亂將亡妖言久

《乙巳占》:「金星留守進入牛宿,60日內,變革、戰亂並起,妖言無已。將軍作亂,有大兵戈,大人物有生死之憂,國家政權易主,將軍死,將軍會失其眾。有牛車(運糧車)急行,關梁阻塞,民眾饑餓,有自賣者。」[2]

金星逆行守牛的天象,我們已經系統講過三次了:在1942年國軍慘死野人山,1950年中共鎮反,1958年大躍進-大饑荒,都是這個天象。大家可能都不陌生了。1966年應驗在哪兒?且看上面天象圖。

1966年2月15日,金星逆行守牛,《乙巳占》講:「 60日內變革、戰亂並起」。對應人間,2月2~22日,林彪委託江青在上海召開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江青在會上宣稱:「在文藝方面,有一條與毛主席思想相對立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線」,「專了我們十七年的政」,「該是我們專他們政的時候了」。會後寫成的《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經毛澤東修改後,4月10日作為中央文件下發全國。江青從此名聲大噪,文革開始就當上了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組長陳伯達形同虛設)並掌握實權,正式進入中央最高領導層。

4月10日同一天,中央文革小組批判彭真,和彭為首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組」,批判他們的《二月提綱》,這些都在金星逆行守牛的60日內。可見,這個天象應驗於文革之禍。

將軍作亂,有大兵戈」:文革作亂的林彪是將軍,江青是掀起血雨腥風的女將軍,多次宣稱「打倒一切、全面內戰」。

妖言無已」:大字報一夜之間鋪天蓋地,如暴風驟雨。炮製罪名,造謠成了中共革命的需要。

國家政權易主」,提前應驗,劉少奇在1965年1月的金水纏鬥的天象下,先勝後敗,再次當選主席,隨即丟掉實權,成了傀儡。1966年8月5日,毛澤東的大字報《炮打司令部》,貼到了中南海大院內,直指劉少奇。8月7日在中共八屆11中全會印發,8月8日全會通過,正式發動文革。同時,劉少奇被降級,林彪成了二號人物。

民眾饑餓,有自賣者」。文革年代,糧食緊張,定量供給,發糧票,憑糧票買糧食。雖然不至於餓死人,但是百姓普遍吃不飽,農村情況更差。安徽省甚至有九成人口生活在饑餓中,討飯的乞丐很多。乞丐就是自賣者,過去的乞丐賣身做奴僕換口飯吃,而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那時除了高幹,家家都吃不飽,自賣都賣不出去。

「有牛車(運糧車)急行」:當時中共依舊「打人民的臉,跟著中共當胖子」,瘋狂外援換取高大上的國際形象,用糧食換外匯,支援「兄弟國家」,特別是對越戰中的北越共產黨政權,不但無償援助糧食、物資、軍火,還先後派出近20萬人參戰,幫助北越統一了越南,不過後來越共和中共翻臉,大打出手。

「將軍死」:這個天罰應驗於誰?形式上的國家主席劉少奇,雖然劉不是真正帶兵打仗的將軍,可是他直接督導了中共一次次的政治運動,鎮反、土改、大躍進、四清、前面講過,中共建政後的那些運動,是在戰爭天象下,向手無寸鐵的人民發動的戰爭,他不掌握國家實權不是天子的時期,是臣子,是向人民發動戰爭的將軍。毛澤東發動文革,矛頭直指劉少奇,不久,劉就被迅速打倒。

算來,這是劉少奇的第三重天劫了。在《第70章:土兩守女金水纏 龍鳳麗天落深淵》中說過劉少奇的前兩次天罰,劉氏大躍進-浮誇風-大搶糧,導致數千萬人餓死,空前絕後的人間慘劇,罪業太大,但是何來功德,劉少奇接連延壽呢?

3. 乾綱:負面角色的修行

舉例來說:一部電影,一個演員完全按照導演的安排,演了一個反面角色,他做壞事了麼?會造下罪業要遭惡報麼?大家都會說「不會」——嚴格地說:是在人這一層看,在人間演戲不造人間的罪業。

人間善惡同在,人有好有壞,如果一個壞人命裡註定是幹壞事的,他順命運而行,做了大壞事,比如《第42章 逆天詛咒定,盛世夢未空》裡講過的宋神宗,變法害民,天怒人怨,攻伐西夏全軍覆沒,喪兵數十萬人,痛悔而死之日,正是1085年熒惑守心的次日,典型的按照那層天象的安排而為,他造業麼?

圖71-2:1085年3月31日21時,熒惑守心,次日宋神宗應劫而亡。(古金提供)

演天象那層的劇本,只是在那層熒惑守心的天象中,不造罪業,天象那層蓋棺定論:宋神宗不好也不壞,圓滿地完成了那層「劇本」的演義。但是在那層以下、直到人間,宋神宗是有罪業的,因為要符合各層空間的天理。不過,低層的罪業,在上面沒有根,不難償還,痛苦中償還了低層的業,那還是功德,因為他在人間的演出,讓人間明白了什麼是逆天理幹壞事的罪惡。

人間很迷,不知天理,人的認知甚至和天道乾綱相背。假如高層安排一個人命定幹100件壞事,他只幹了30件就良心復蘇,不做惡了,人間會因為他的30件壞事說他是壞人,可是高層生命看這是好人,因為棄惡從善、做好事天經地義,順天理有功德,會給他後世福報或者當世延壽(命定的70件壞事沒有做,就等於做了70件好事,但是在低層幹壞事造下的業債必須償還,這也是劉少奇延壽過程中被痛苦迫害的根源);如果高層安排一個人命定幹100件好事,他只幹了90件,人間會因為他的90件好事說他是大好人,高層生命看他也逆天了,會給他天罰。但是,命裡安排幹100件壞事的人,往往會超額,在壞的觀念下「慣性」地幹下1000件壞事,這也是逆天的壞人,也犯下了高層的逆天業債。這樣毀在人間的太多了。所以,負面的生命角色更難演義。

明白了這個理,人就更應該不做負面的生命,寧逆天象也不逆天理,停止任何藉口的做惡,用善行給自己未來播下幸福的種子。

4. 少奇延壽見本性,垂範後世棄赤龍

說起劉少奇的功德,表面上的大家知道:「劉系統糾正了大躍進的錯誤,清醒地面對形式,為緩解、結束餓死人的大饑荒盡心盡力,使國家走出了困境……」

劉少奇:從被赤龍把握,到本性蘇醒擺脫

前面我們多次講過《聖經·啟示錄》中的赤龍,也叫共產惡靈,他全面操控干擾中共的元首,在中共建政後,全面控制著天子的思維,其實劉少奇成為實權天子後,劉式大躍進那些惡政,劉少奇表現得極為不清醒,大刮共產風、浮誇風,都是赤龍操控下所為。假如說,造下的罪業二八開,赤龍占八成,劉占二成,那二成罪業在人間也是空前的。

但是從天象上看,大躍進也是順天象、逆天理的人間大戲,顯然劉少奇也是一個高層安排的負面生命,由他來展現中共的空前罪惡。但是,劉少奇後來本性復蘇,糾正劉式大躍進的錯誤,嘔心瀝血地救饑荒、救人,不再按舊運程做壞事了,完全背逆了嗜血嗜殺的赤龍惡靈,赤龍沒法操控劉來大面積殺人了,這是劉的大功德。

天人錯位,天道無違

圖71-3:1969熒惑逆行守房宿,劉少奇11月12日病亡。(古金提供)

《史記·天官書》上講:「火星守心、房二宿,是天子的劫數。」前面我們也講過,應劫於熒惑守心的天子,帝位來的最正;應劫於熒惑守房者,帝位不正。劉少奇應了這個天象,也昭示他帝位不正,不是靠戰功,而是靠力捧毛澤東、抬出毛澤東思想,而得垂青,立為儲君。

可能有讀者會問了:你不是說劉少奇從1965年被毛打敗後,就不是天子了麼?毛就是天子了,怎麼會應劫於熒惑守房的天象呢?那應該是毛天子的劫數啊?

其實深入辨析就能發現,這不是天象不準確,而是天人錯位。這層天象較高,這一層中舊運程就定下了劉少奇應劫於此,在這一層看,劉失去帝位、毛重掌實權,都提前了,所以此劫和毛無關。歷史上有這樣的先驗,比如朱元璋1368年在應天府(今南京)稱帝建立大明,同年8月元順帝面對徐達的北伐大軍,不戰而逃,放棄元大都(今北京)逃往元上都(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正藍旗境內),顯然朱元璋已經成為中華天子,但是1369年的熒惑守心天象,卻與明太祖朱元璋無關,那是舊天數中對元順帝的天罰。

圖71-4:1369年熒惑守心,這個天子的死劫與明太祖無關,逃亡的元順帝次年應劫。(古金提供)

其實這種天人錯位,是最能展現天道的時刻,人間的大功德和大罪業改變了舊的運程,重塑著歷史的安排,彰顯著人間的功過和天道的法則。

天劫四渡,功德奇殊

1964年12月9日,水星順行守南斗,大臣誅;

1965年1月29日,火星順守太微右執法,大臣死;

1966年2月15日,金星逆行守牛宿,將軍死;

1969年7月9日,火星逆行守房宿,天子死。

這四層天劫,天子易主後的劉少奇都扛上了,但是都過去了,可是1969年11月12日,這位71歲的老人過不去了。被中共長期迫害,肉體被摧殘折磨,病死前仍被拘禁、被斷藥,死時頭髮一尺多長,沒有通知親人,祕密火化。

在《第35章 宋太宗辱沒天命 遼太后承攬殊榮》裡講過,中華女天子蕭綽太后大興佛法,在1006年熒惑守心的天象下,延壽3年;在《第14章 古剎與天象的見證:正法興,國運盛》中講過,明成祖朱棣大興道法,在1423年五星連珠的天象下,延壽1年。相比之下,劉少奇竟然延壽5年!?

劉少奇的功德不是大興佛法、道法的天大功德,而是良知改變了自己舊命運的軌跡,不再被中共赤龍操控殺人,而是殫精竭慮地救人。救人的功德大,垂範後世的功德更大。後世的紅朝君臣,誰能本性蘇醒,擺脫赤龍的操控不再搞運動迫害百姓,誰就能擁有改變天象運程的功德,銘刻天宇!

5. 以德報宿怨,國母見真顏

圖71-5:1967年4月9日,江青指使下的清華大學校園內,30萬人集會批鬥王光美(公有領域)。

王光美和劉少奇同時被迫害,常常同場被批鬥。面對巨大的羞辱、屈辱,王光美沒有妥協,沒有向邪惡屈服,忠貞地和丈夫站在一起。甚至雙雙被扭住毆打,還掙脫衝出去,在拳腳之下,緊緊抓住丈夫的手。後來造反派炮製「美國特務」的罪名,把王光美拋入單人牢房長達12年。

1978年,出獄後的王光美,主動向江青的女兒李訥伸出援手,那時江青已被抓走審查(後來被判處死緩)。王光美善待毛澤東的後人,以德報怨之舉,遠遠超過了儒家「以直報怨」的道德標準,也為很多世人所不解,因為人們通常只能理解到儒家的境界。

魔難見本性,不修在道中

在魔難之中,才能看到人的本來面目。兩年前王光美母儀天下,風光無限之時,看她和常人沒什麼兩樣。到她被江青迫害,被全國人民批鬥羞辱,身陷囹圄之時,方能見到她的與眾不同。堅貞不屈,不向邪惡妥協,對丈夫不離不棄,恬淡忍辱,在能使人精神崩潰的長年單獨關押中,樂觀豁達,無怨無恨,被平反後以德報怨,德化前嫌,這都是大德修行之人才能做到的高境界,世人能做到這些,不修道已在道中。

其實,能成為國母,沒有幾世的成功修行,得不到這樣的福報。也正是歷史上成功修煉,加上當世的修為,才能做到那樣的境界超然。

6. 延壽二十四載,唯有彭大元帥

在《接前文 第65章 順天出戰逆天慘 兩共欺天待天譴》中,我們講到了1950年10月25日,中共打響抗美援朝戰爭,彭德懷掛帥,在1949年12月1日的「火土同犯西上將」的天象下,舊運程中彭要遭天罰而死。但是到朝鮮戰場上鍍金的毛岸英,頂了那個天劫,替死了。按那層天象,彭德懷已經到壽了,以後再活就是延壽,延了多久呢?

大人物的延壽,是一個天象一個天象地延。下一個「折大將」的天象,是8年後1958年的金星守牛宿,對應人間的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前面講過,天人錯位一般不超過3年,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上萬言書,惹惱毛澤東,其實這是當時「折大將」的天象下,彭德懷的死劫到了,毛在人間行天罰。可是彭德懷做的是救國救民的大善之事,功德大,再次延壽,沒被整死,只是撤職軟禁。

再一個「折大將」的天象,是8年後1966年的金星守牛宿,前面講過,這個天劫,叫劉少奇頂了去了。文革批判大人物,先批劉少奇,後批彭德懷。如果劉少奇沒能延壽,在文革前的兩次天劫中應劫,那麼,文革第一批鬥的大人物就是彭德懷。

後一個「折大將」的天象,是8年後1974年。

金再守女逆守牛,女主瘋狂將軍憂

圖71-6:1974:金順守女逆守牛,江青組閣上下手。

見上圖,1974年金星再次順行守女宿、逆行守牛宿,這個天象下,國母江青十分囂張,企圖搬倒周恩來、鄧小平,組建自己的內閣,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上下其手,四處折騰,但是被毛澤東識破。毛在長期拒絕和江青見面後,於1974年7月17日在自己住處召開政治局會議,當眾批評:江青「搞四人小宗派」,並指著身為政治局委員的江青當眾宣佈:「她並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最終是毛阻止了江青四人幫組閣的要求。

逆行守牛折大將,儘管這次留守位置(拐點)較偏,劫數不大,但還是落在了紅朝開國第一名將彭德懷的頭上,不過彭總頂過去了。彭德懷在十大元帥中雖然名列第二,但是排第一的朱德是元老,是榮譽軍銜,朱德基本是在後方做總司令,真正在前線指揮打仗的主帥,第一位的還是彭。

彭德懷跨過這個大劫,卻在當年的小天劫下隕落。

畢宿月全食,小劫邊臣死

圖71-7:1974年11月29日,畢宿月全食,天定邊臣死。(古金提供)

1974年11月29日,月全食發生在畢宿。《乙巳占》中講:「在畢宿發生月蝕,出使邊疆的使者會遇到凶事,或者有邊疆的大臣死。」[3]

彭德懷在1959年廬山會議後被罷官軟禁,1965年10月被毛澤東派往四川,任西南局「三線建委會」第三副主任。當時毛擔心爆發世界大戰,要鞏固好第三線的戰備建設,非彭大元帥不可。從那時起,彭德懷就成了「邊臣」。1966年文革開始不久,12月24日,彭德懷被造反派從成都抓回北京,被揪鬥、摧殘,肋骨幾次被打折。

8年的長期的囚禁,彭總患癌症,仍然被不斷審訓,但從未低頭屈服。1974年11月29日,病重離世。

渡過3輪天象劫數,延壽24年,哪來這麼大功德?別忘了前文講過抗美援朝戰爭,中共逆天慘敗,損失慘重,毛澤東在赤龍惡靈的干擾操控下,執意要彭不惜代價把美軍打下海,統一朝鮮(揚威世界),是彭德懷親自回京向毛力陳哭訴,朝鮮男人都快打光了,強烈要求停戰,中國軍人損失太大,實在打不了、打不起了,毛這才作罷。如果彭德懷聽命,不知中華男兒還要死十幾萬,傷幾十萬,那也改變不了天象定下的朝鮮兩分的結局。彭總停戰的義舉,挽救了多少生命?加上大躍進上書為民請命的功德,文革抵制邪惡迫害的功德,延壽24年,一點也不多。

7. 中共施迫害,落馬遭劫看業債

文革是金星守牛這個戰爭天象下,中共發動的一場針對中華文化精英的一場戰爭,知識分子被嚴重迫害;同時也是針對自己「革命幹部」的一場戰爭,為什麼要迫害「自己人」?

陶鑄對中共一貫忠誠,廉潔自律,為什麼這樣的「好幹部」會被中共無情迫害致死?因為他身上有人民的血債。1950年,陶鑄時任廣東省委書記,要求土改「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劃線殺地主,要把華僑海外財產也算在內,地主不夠用富農中農頂替,陶鑄只要殺人的數位,一年幾十萬人頭落地(還殺了當地近萬名不願殺人的中共幹部),現在看幾乎全部是冤案。1959年,陶鑄自以為糧食大豐收,鐵腕反瞞產的經驗推向全國,強迫公共食堂一天三餐吃飽乾飯的陶鑄,得為全國多少餓殍負責?儘管升官到中央的陶鑄,後來不斷向毛澤東檢討自己反瞞產的錯誤(陶鑄一直認為土改殺人是正確的),儘管得到了毛的原諒,可是天譴一到,誰也保不了他。

上一章講過,大躍進後的四清運動,是中共拋出農村基層幹部為替罪羊,讓從饑餓死亡線上爬出來的廣大農民洩憤、轉嫁矛盾、緩解社會矛盾的自救。可是,城鎮人民也餓死不少啊,只不過是分散性的餓死,城鎮人也是從饑餓的死亡恐怖中掙扎過來的,大家對幹部家庭的養尊處優、特殊化,同樣怨恨至深,壓抑的憤怒如何宣洩?

毛發動文革,煽動百姓造反奪權,在中央奪了劉少奇的權,也對中央到地方的官員,來了一次大清洗。凡是欺壓過人民的幹部,大躍進搞浮誇風、騙政績的、搞特殊化的,基本都被人們打倒批鬥了。所以,文革也是中共在城鎮的斷尾求生,犧牲自己的各級官員,轉嫁矛盾,讓城鎮人民洩憤。

歷史的教訓告誡今人,不是越緊跟中共的運動就越穩固,不是越和中共迫害人民的罪惡捆綁在一起就越安全,罪業所指,天罰必至,只要手上有血債,天罰一定來。而今追隨中共迫害人民的官員,以腐敗的罪名落馬,只是表面表像,甚至是給大眾的解釋,深層的原因,是他們迫害人民的罪業在追索。

8. 無辜也受過,修行為眾托

其實文革中有很多幹部是被無辜迫害的,他們自己並沒有多大罪業,是在替眾生承受,典型的代表就是彭德懷、朱德等,就像《第64章 為誰扛罪遭迫害?忍辱成道天機開》講的那樣。

前面講過:戰場上作戰殺人不產生罪業,那是天象帶動下的人間演義,可是殺降卒、殺百姓不行,同樣造殺人大罪業,必須償還。中共建政後發動土改、鎮反的殺人運動,彭德懷沒參加,他去朝鮮抗美援朝去了。等戰爭結束回來,他管軍隊,沒參與大躍進,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他上書勸諫毛澤東被迫害,軟禁5年多,被貶到四川建設三線,次年文革,就被造反派抓回北京迫害,一直到死。

圖71-8:1967年文革期間,江青等人打著毛澤東的旗號,殘酷迫害彭德懷。(公有領域)

彭總走的路,也是戰神的修行之路。也就是說,在戰神之路上修行、替眾生承受罪業,在民國陣營裡的代表是孫立人、戴安瀾,在中共紅朝的代表是彭德懷、朱德。

過去歷史的規律,要修成正果,得經歷魔難、迫害,為什麼華夏的歷史上,一次次重複著對精英的迫害?是因為他們都在自己人生的路上修煉,在為未來末劫的救世奠定基礎。但是,這樣去成就修煉人,是以犧牲、淘汰、毀滅那些迫害者為代價的,因為迫害這些修煉人,迫害者(比如江青集團)造下的罪業太大。所以在當今,要喚醒那些還在迫害人民、迫害信仰的各級官員以及推波助瀾的百姓,停止迫害,金盆洗手,彌補過失,這樣才能使他們自身和子孫免於天罰,逃出舊運程中那條走向毀滅的路。

(未完,待續)

注釋:

[1]《乙巳占》女:「金守若入須女中,幸臣與女亂。太白守須女,妃謀主,兵發內起。」

[2]《乙巳占》:「金入牛,為天下牛車有急行。金入牛,留守之,大人憂死,將軍失其眾,關梁阻塞,民饑,有自賣者。金守牛,兵革並起,期六十日。又曰:妖言無已。金犯守牛,國有大兵,將軍為亂,大人憂,國易政。金犯牽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

[3]《乙巳占》:「月在畢蝕,有邊使者凶,若邊臣誅。」@*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撥開偽史的迷霧,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會的天象下,展開了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的劫數滄桑。饑荒餓死人的慘劇,直到1962年才過去,隨之而來的三個天象:把劉少奇和王光美托上雲端,又摔向深淵。
  • 1958年劉少奇首創人民公社,得到毛澤東的肯定後,在農村鋪開,也一度在一些城市出現,先後有一千多個城市人民公社。城市公社沒有泛濫成災、沒有餓死人,並不是因為城市人民對「共產風」、「公共食堂」的抵制比農村強,而是因為中共沒有敢用對農民的殘暴手段,來對付城市人。
  • 這一章,我們來看1958年的又一大天象:水順守斗逆守尾。《乙巳占》:「水守斗,有戰爭;水星白而大,裂地,賄賂可以得利;對應的諸侯國有屠殺之災,政權變革。」[1]前面講過:1937年南京大屠殺,天象就是水星守斗。《乙巳占》: 「水守尾,大飢,人相食,君子賣兒賣女,百姓逃荒、逃離分野國。」這些天意,和金星守牛百姓飢一起,在人間兌現之餘,中共又一次重演逆天,把局部的災劫,泛濫全國。
  •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鎮反殺未休》中,我們對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現了這兩次天劫相同的實質因素和內在因果,特別指出1950年中共鎮壓反革命,是鑽天象的空子,而且當年天象的劫數本在吳越地區,被中共泛濫全國,那次逆天招來的天譴報應,來得非常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