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沙灘・岩之岸 摩西分海奇觀

澎湖奎壁山地質公園裡的海水會在退潮時,往左右兩邊退後,如摩西出埃及的紅海一般。(鄭清海提供)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1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鄧玫玲台灣台中報導)台灣海峽中最閃亮的一顆明珠——澎湖,擁有90座島嶼,無處不在的藍海景觀,等著遊客乘風破浪而來。

走完澎湖北環的旅程之後,與澎湖的浪漫約會還不能就此結束,因為還有更美的海景,更奇幻的岩岸在等著!

遊人們一定要再往南環景點走走,那可是另一個天地,尤其是遊人稀少的秋冬,澎湖寧靜的美才會被看見。

山水沙灘 純白得無可挑剔

順著澎201縣道一路行來,沿途盡是各種不同風格的民宿,有藍白希臘風,也有黃白歐洲風,一棟棟新穎可愛、賞心悅目,讓遊客還沒看見沙灘,就知道這是個適合度假的海濱,有一個美得令人不忍離去的藍海在遠方。

是了,一個鬆軟的米白沙灘出現了,沙灘的盡頭,波光粼粼的湛藍海水,向來客熱情招手,沒有人抵擋得住這海的溫柔魅力。

山水沙灘波光粼粼的湛藍海水向來客招手,沒有人抵擋得住這海的溫柔魅力。
山水沙灘波光粼粼的湛藍海水向來客招手,沒有人抵擋得住這海的溫柔魅力。(鄧玫玲/大紀元)
在晴朗的日子,金色的陽光把山水沙灘的海水照映得閃閃發光。
在晴朗的日子,金色的陽光把山水沙灘的海水照映得閃閃發光。(鄧玫玲/大紀元)

一步步朝著藍海走過去的遊客,忍不住脫下鞋光著腳踩在柔軟的「沙毯」上,不想脫去鞋襪的也掏出相機、手機對著白沙藍海猛拍,這種美景怎能不讓相機、手機帶走呢?

稍縱即逝 藍色夜光沙

真的是純淨到無可挑剔,米白沙灘上除了細小晶瑩的砂礫,什麼雜質都沒有,就這樣綿延200多公尺,湧上沙灘上的海水,也如白紗網似的潔白,沒有拍打沙岸的喧噪浪花,只有輕輕漫過沙灘,再悄悄退去的海水。尤其,沒有衝浪戲水遊客的秋日,可以充分享受單純的沙灘,踏踏海浪,漫步沙灘,把自己的腳印留在這裡吧!

如果是晴朗的日子,那山水沙灘就更美了,金色的陽光把海水照映得閃閃發光,海面像撒滿金鑽一樣璀璨動人。據說,晚上沙灘還會出現閃著藍光的夜光沙,讓整片海灘有如藍眼淚般奇幻,難怪想要留下來的遊客特別多,住宿的旅店漸漸增多。

【藍眼淚小檔案】

這是一種在海底生存的微生物,漂浮在海面上時,散發出藍色小光芒,靠海水能量生存,離開海水的藍眼淚最多只能存活100秒,隨著能量的消失,藍眼淚的光芒失去,它的生命也就結束了。

熱鬧海潮聲 風櫃洞三大奇觀

戀戀不捨地離開山水沙灘後,可前往「風櫃洞」聽聽灌耳的海風及響亮的濤聲。

它位在風櫃半島的尾端,是一個非常古老的漁村,卻是澎湖海濤聲最驚人的地方。

還沒走到風櫃浪濤的岸邊,站在遠處的遊客就看到一堆黑色的玄武岩石灘,被海水長年侵蝕得失去原來的稜角。一顆顆像黑饅頭的岩塊,把海岸擠得頭角崢嶸,卻形成了狹長的海蝕溝。海蝕溝的底部又再被侵蝕成為海蝕洞,海蝕洞頂端有一道順著節理縫隙通到洞內的小孔。

每次海浪灌入海蝕洞,洞內的空氣受到大力的擠壓,常常會發出「呼呼」的聲音,好像早年人們生火使用的鼓風爐。

然而,來到岩岸上尋找風櫃的遊客,聽得見呼呼聲響,卻弄不清是海蝕洞內空氣被擠出來的聲音?還是海風的呼嘯聲?但是一定會聽到突然出現的碰撞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掉進海裡,「澎」的一聲乍響。

風櫃洞被海水長年侵蝕的岩塊把海岸擠得頭角崢嶸。
風櫃洞被海水長年侵蝕的岩塊把海岸擠得頭角崢嶸。(鄧玫玲/大紀元)

回頭看一道白色的水柱噴出岩縫,這就是風櫃洞的三大奇觀——撞進海蝕洞的浪濤聲、從岩石縫隙噴濺出的強力水柱和空氣,被抽吸出來的聲音。

風櫃洞岩岸上常有海釣客來垂釣。
風櫃洞岩岸上常有海釣客來垂釣。(鄧玫玲/大紀元)
風櫃洞位在風櫃半島的尾端。
風櫃洞位在風櫃半島的尾端。(鄧玫玲/大紀元)

真是個熱鬧的海岸啊!站在岸邊的遊客聽著一聲接著一聲,撞進海蝕洞的澎拜聲,看著碧海藍天中垂釣的幾名海釣客,盯著他們彎曲到海裡的釣竿,一次次被拉出海面的銀白魚身,才終於明白那一望無際的海啊!有好多好多的魚在裡面,澎湖人的糧食都在這汪洋大海中。

摩西分海神蹟 奎壁山前重現

秋冬的澎湖,人潮最多的景點就是「奎壁山地質公園」了。這裡的海水會在海水退潮時,往左右兩邊退後,如摩西出埃及的紅海一般,出現一道長達300公尺的S形礪石踏浪步道,旅客可以漫步在礪石道路上,有時還可以發現潮間帶的螃蟹、寄居蟹。

許多遊客就是為了等待神蹟重現而來的,每天的退潮時刻到來,海邊就會出現大量人潮,熱切等著海水被分開後,可以走上那條康莊大道。

然而秋冬時節的奎壁海岸,常常是驚濤裂岸,冷冽的強風讓遊客無法靠近海岸,更別說下到分海的道路上。因此,即使海潮退盡,前往奎壁山的道路上,卻空無一人,岸邊掛著鮮紅的三角旗,鐵欄深鎖,禁止通行,此時人潮也會散去,留下空蕩蕩的摩西道路。◇

責任編輯:芸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