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沙滩・岩之岸 摩西分海奇观

澎湖奎壁山地质公园里的海水会在退潮时,往左右两边退后,如摩西出埃及的红海一般。(郑清海提供)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1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台中报导)台湾海峡中最闪亮的一颗明珠——澎湖,拥有90座岛屿,无处不在的蓝海景观,等着游客乘风破浪而来。

走完澎湖北环的旅程之后,与澎湖的浪漫约会还不能就此结束,因为还有更美的海景,更奇幻的岩岸在等着!

游人们一定要再往南环景点走走,那可是另一个天地,尤其是游人稀少的秋冬,澎湖宁静的美才会被看见。

山水沙滩 纯白得无可挑剔

顺着澎201县道一路行来,沿途尽是各种不同风格的民宿,有蓝白希腊风,也有黄白欧洲风,一栋栋新颖可爱、赏心悦目,让游客还没看见沙滩,就知道这是个适合度假的海滨,有一个美得令人不忍离去的蓝海在远方。

是了,一个松软的米白沙滩出现了,沙滩的尽头,波光粼粼的湛蓝海水,向来客热情招手,没有人抵挡得住这海的温柔魅力。

山水沙滩波光粼粼的湛蓝海水向来客招手,没有人抵挡得住这海的温柔魅力。
山水沙滩波光粼粼的湛蓝海水向来客招手,没有人抵挡得住这海的温柔魅力。(邓玫玲/大纪元)
在晴朗的日子,金色的阳光把山水沙滩的海水照映得闪闪发光。
在晴朗的日子,金色的阳光把山水沙滩的海水照映得闪闪发光。(邓玫玲/大纪元)

一步步朝着蓝海走过去的游客,忍不住脱下鞋光着脚踩在柔软的“沙毯”上,不想脱去鞋袜的也掏出相机、手机对着白沙蓝海猛拍,这种美景怎能不让相机、手机带走呢?

稍纵即逝 蓝色夜光沙

真的是纯净到无可挑剔,米白沙滩上除了细小晶莹的砂砾,什么杂质都没有,就这样绵延200多公尺,涌上沙滩上的海水,也如白纱网似的洁白,没有拍打沙岸的喧噪浪花,只有轻轻漫过沙滩,再悄悄退去的海水。尤其,没有冲浪戏水游客的秋日,可以充分享受单纯的沙滩,踏踏海浪,漫步沙滩,把自己的脚印留在这里吧!

如果是晴朗的日子,那山水沙滩就更美了,金色的阳光把海水照映得闪闪发光,海面像撒满金钻一样璀璨动人。据说,晚上沙滩还会出现闪着蓝光的夜光沙,让整片海滩有如蓝眼泪般奇幻,难怪想要留下来的游客特别多,住宿的旅店渐渐增多。

【蓝眼泪小档案】

这是一种在海底生存的微生物,漂浮在海面上时,散发出蓝色小光芒,靠海水能量生存,离开海水的蓝眼泪最多只能存活100秒,随着能量的消失,蓝眼泪的光芒失去,它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热闹海潮声 风柜洞三大奇观

恋恋不舍地离开山水沙滩后,可前往“风柜洞”听听灌耳的海风及响亮的涛声。

它位在风柜半岛的尾端,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渔村,却是澎湖海涛声最惊人的地方。

还没走到风柜浪涛的岸边,站在远处的游客就看到一堆黑色的玄武岩石滩,被海水长年侵蚀得失去原来的棱角。一颗颗像黑馒头的岩块,把海岸挤得头角峥嵘,却形成了狭长的海蚀沟。海蚀沟的底部又再被侵蚀成为海蚀洞,海蚀洞顶端有一道顺着节理缝隙通到洞内的小孔。

每次海浪灌入海蚀洞,洞内的空气受到大力的挤压,常常会发出“呼呼”的声音,好像早年人们生火使用的鼓风炉。

然而,来到岩岸上寻找风柜的游客,听得见呼呼声响,却弄不清是海蚀洞内空气被挤出来的声音?还是海风的呼啸声?但是一定会听到突然出现的碰撞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海里,“澎”的一声乍响。

风柜洞被海水长年侵蚀的岩块把海岸挤得头角峥嵘。
风柜洞被海水长年侵蚀的岩块把海岸挤得头角峥嵘。(邓玫玲/大纪元)

回头看一道白色的水柱喷出岩缝,这就是风柜洞的三大奇观——撞进海蚀洞的浪涛声、从岩石缝隙喷溅出的强力水柱和空气,被抽吸出来的声音。

风柜洞岩岸上常有海钓客来垂钓。
风柜洞岩岸上常有海钓客来垂钓。(邓玫玲/大纪元)
风柜洞位在风柜半岛的尾端。
风柜洞位在风柜半岛的尾端。(邓玫玲/大纪元)

真是个热闹的海岸啊!站在岸边的游客听着一声接着一声,撞进海蚀洞的澎拜声,看着碧海蓝天中垂钓的几名海钓客,盯着他们弯曲到海里的钓竿,一次次被拉出海面的银白鱼身,才终于明白那一望无际的海啊!有好多好多的鱼在里面,澎湖人的粮食都在这汪洋大海中。

摩西分海神迹 奎壁山前重现

秋冬的澎湖,人潮最多的景点就是“奎壁山地质公园”了。这里的海水会在海水退潮时,往左右两边退后,如摩西出埃及的红海一般,出现一道长达300公尺的S形砺石踏浪步道,旅客可以漫步在砺石道路上,有时还可以发现潮间带的螃蟹、寄居蟹。

许多游客就是为了等待神迹重现而来的,每天的退潮时刻到来,海边就会出现大量人潮,热切等着海水被分开后,可以走上那条康庄大道。

然而秋冬时节的奎壁海岸,常常是惊涛裂岸,冷冽的强风让游客无法靠近海岸,更别说下到分海的道路上。因此,即使海潮退尽,前往奎壁山的道路上,却空无一人,岸边挂着鲜红的三角旗,铁栏深锁,禁止通行,此时人潮也会散去,留下空荡荡的摩西道路。◇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