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近海」到「兩極」 中共海軍戰略內幕

五角大樓2019年5月2日發布的一份報告警告,中共正在深化在北極地區的活動,在為加強其軍事存在鋪平道路,包括部署潛艇以防止核攻擊。圖為北極。(Getty Images)

人氣: 479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2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中共對北極虎視眈眈,將自己定義為「近北極國家」。中共野心不僅想獲得更多未開發資源,更企圖將其軍事野心擴張到北極。美國專家近期撰文,曝光中共海軍新戰略的未來目標是向兩極拓展,以及覬覦北極的來龍去脈。

在2012年至2017年,中共在北極投資近900億美元,包括在在北極研究上投入大量資金。丹麥國防情報局局長拉爾斯‧芬森(Lars Findsen)表示,在審查了中共在北極的研究活動後,發現中共軍隊有越來越大的興趣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2017年,北京將北極海路納入其所謂的「一帶一路」倡議中,該倡議旨在通過基礎設施項目和研究來加強中共在全球的影響力。

瑞安‧馬丁森(Ryan D. Martinson)是海軍戰爭學院(Naval War College)中國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的研究員。他擁有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弗萊徹法律與外交學院(Fletcher School of Law and Diplomacy)的碩士學位,以及聯合大學(Union College)的科學學士學位。馬丁森還曾就讀於復旦大學,北京語言大學和霍普金斯大學南京分校。

隨著中共對北極地區的重視,中共在北極的各種軍事部署引起西方警覺。繼新西蘭教授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最近在華府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的《中國簡報》(China Brief)文章中,分析了中共向北極部署軍事力量的前景後,馬丁森也撰文,討論中共北極野心的更多明確證據。

馬丁森在研究了中國國內軍事文獻後指出,具體來說,中共海軍已正式決定將北極納入其海軍戰略,而中共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已經開始研究以幫助中共實現這些野心。

海軍戰略從「近海」擴張到「遠海」

馬丁森表示,中共的「海軍戰略」有兩個主要目的:定義當下如何使用艦隊的指導性原則,以及為滿足未來需求而做出能力建設的規劃。

中共的第一個官方海軍戰略始於1980年代中期,當時的主要任務是對中共宣稱擁有主權的島嶼恢復主權。這就是「近海防禦」戰略。中共對台灣一直虎視眈眈。

該戰略指示中共海軍準備奪取並維持第一條島鏈水域內的海洋指揮權,這是中共海軍面對其弱小鄰國時早已具備的能力。該戰略還列出了所需的設備和培訓,以使在涉及需要能力更強海軍的情況下實現這些戰時目標。

但是,中共也越來越多要求涉足「遠海」的東亞以外海域。這始於2008年的劃時代決定,當時中共相繼派出特遣部隊以打擊亞丁灣的索馬里海盜,但該部隊很快就有了其它任務,這些任務通常被歸類為「保護海外利益」。到2015年,中共的海軍戰略已正式轉變為「近海防禦,遠海防衛」。

中共積極發展軍事力量,並向外擴張,引外界擔憂。圖為中共海軍。(STR/AFP)

中共刻意隱瞞覬覦北極野心

馬丁森表示,在這些海軍戰略中並沒有出現北極。他發現,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2018年1月26日發表的《2018年北極政策白皮書》和7月24日發布的《2019年國防白皮書》中也都省略了這一事實。

馬丁森認為,這是因為中共官方文件主要提供給外國人參考。但是,他發現,大連海軍學院政治委員喻文兵上校在2018年7月的一篇文章中透露了下一個戰略的名稱。在中共海軍官方出版的報紙上,喻文兵在文章中討論了他的研究所在培訓和教育未來海軍領導人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並指出中共海軍的戰略正在過渡到一個新概念:「近海防禦,遠海防衛,大洋存在,兩極拓展」。

喻文兵上校沒有說明過渡何時完成,但有較新的消息來源說明了時間。2019年年中,中共海軍一名在湖北宜昌軍事代表處就職的工程師倪華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涉及提高中共應對外國海底水雷威脅能力的必要性。倪華首先討論了有關中共水雷戰具體需求的戰略。在指出海域對中共國家安全的重要性日益增長後,他寫道:「到2030年,海軍將……根據『近海防衛,遠海保護,大洋存在,兩極拓展』的戰略要求,促進裝備的建設和發展。」

最近,中共央企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CSIC)下屬的701研究所船舶開發和設計中心主任鄧愛民發表了演講,在演講中他提出了新的戰略概念。在2019年10月於深圳舉行的一次活動中,鄧愛民談到了中共計劃中的核動力破冰船話題,而他的團隊正在對其進行設計。他對工作背後的戰略驅動力做了簡短的評論:「每個人都應該對我們的國家戰略相當清楚:一方面是兩極的戰略地位;另一方面是拓展到兩極……」

顯然,中共軍方已經決定,下一個海軍戰略將把海軍服務帶到北極。也許由於這一決定,中共軍方戰略研究界越來越直接地討論軍方在這個新領域的未來作用。例如,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來自中共海軍潛艇學院的三名分析人員研究了中共潛艇部隊日益增長的區域外需求,他們強調:「中國(中共)的潛艇部隊不僅必須在太平洋作業,它們還必須在印度洋作業。將來,它們甚至必須在大西洋和北冰洋作業。」

中共國防大學講師海軍上校左鵬飛對此發表了更詳盡的論述。他在2018年由中共軍方出版的《極地戰略問題研究》一書中直截了當地討論了北極對中共的軍事價值,並呼籲將中共海軍部署到該地區。

他寫道,「北極通道將日益成為中國(中共)海軍作業的重要領域。一旦中國(中共)軍隊在該地區的存在正常化,將可與美國和俄羅斯抗爭。」

丹麥國防情報局報告顯示,中共軍隊正在通過在北極的研究為渠道,加大涉足北極。(Handout/Greenpeace/AFP)

中共海軍野心或包括核威懾巡邏

馬丁森認為,從廣義上講,中共海軍在北極將有兩項任務。第一項任務是保護中共在北冰洋的海洋權益。正如布萊迪所寫,這些包括中共希望不受限制地穿越北極水域,以及在公海領域獲得生物和非生物資源的權益。中共軍方不再拒絕討論保護這些利益的必要性。例如,由中國國防大學2015年出版的權威書籍《軍事戰略科學》中,有幾個篇章討論了中共國家安全「新型領域」的軍事鬥爭,其中包括極地地區。該書作者說:「兩極已經成為中國(中共)國家利益向海外擴展,向新的和遙遠的邊疆發展的重要方向,為我國運用軍力提出了新的課題和任務。」

該書出版僅三個月後,中共修訂了《國家安全法》,由中共軍方負責保護中共在極地地區的利益。在維護國家安全任務的章節中,該法宣布中共「堅持……維護國家在外空間、國際海床領域和極地地區的活動、資產和其它利益的安全」。

中共海軍的第二個任務是進行核威懾巡邏。這與北極利益本身無關。相反,它為中共提供了一種更好地確保其二次打擊能力的手段。在《軍事戰略科學》中北極被描述為「戰略核潛艇的理想藏身之處。」

左鵬飛用較長篇幅討論了這一點。在北極地區作業可以提高中共潛艇的生存能力。用他的話說:「北極惡劣的天氣和厚厚的冰層阻止了所有傳感器跟蹤和監視冰層下的情況。這將使我們的彈道導彈潛艇能夠隱身作戰,提高其生存能力,並有助於提高我們的二次攻擊能力。」

他還寫道:「一旦我們的部隊成功進軍北極,我們將能夠提高進攻的突然性,並增加對手的戰略預警難度。……這將減輕美國導彈防禦系統帶來的戰略壓力。」

北極圈內的石油儲量達900億桶。(GETTY IMAGES)

中共軍民融合 研究北極聲學為海軍服務

中國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已經開始進行必要的研究,以使中共海軍在北極地區作業成為可行。布萊迪強調他們需要進行海洋測深調查以生成導航圖。這是在北極最具「雙重(軍民)用途」的活動:未來的海軍將需要它們,但出於商業和科學目的在北極作業的中國民眾也將需要它們。但是,中國科學家也在進行與軍事目的更緊密相關的研究。

研究領域之一是北極聲學。為了發揮效力,潛艇部隊需要在給定的行動區域內詳細了解水下聲學環境。聲音在水中傳播的方式有所不同,具體取決於許多因素,例如溫度、深度和鹽度。為了使中共海軍的聲納性能在北極達到最佳,中國科學家需要開發聲音傳播模型,並利用原位數據對其進行改進。他們還必須考慮到北冰洋特有的聲學現象。北極冰堆會產生大量背景聲音,這在嘗試偵聽敵方潛艇發出的更安靜的信號時可能會帶來挑戰。

中國科學家才剛剛開始研究北極聲學。在2014年11月的《應用聲學》雜誌上,十名中國聲學專家發表了題為「北極水下聲學:海洋聲學中一個具有吸引力的新課題」的號召文章。文中列舉了這一新領域的軍事重要性。用他們的話說:「進行北極聲學研究……是確保我國海軍在未來的北極移動作戰中獲得信息優勢的主要能力要求,也是我們的潛艇進行核威懾巡邏並確保我們的戰船航行安全的重要基礎研究要求……」

該文的第一作者是中國科學院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聲學家李啟虎博士,他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國防應用聲學方面。

當李啟虎等提交他們的文章後,中國科學家才完成了中國的第一個北極實驗。從2014年7月至9月,第六次北極探險隊的成員在中國唯一的破冰船「雪龍號」上進行作業,蒐集了聲學模型所需的基本數據。2016年第七次北極探險隊的成員在中科院聲學研究所的科學家的帶領下進行了更為複雜的實驗。

至少一名中共軍方科學家參與了實驗設計。《中國海洋報》2018年10月15日報導,在2018年的第八次北極探險中,哈爾濱工程大學的專家韓笑蒐集了冰下聲速模型數據。哈爾濱工程大學是中共海軍的水下海戰研究的重要中心,韓笑個人因國防聲學研究而獲獎。

五角大樓此前曾警告說,中共可以利用其在北極的民用研究機構來加強其軍事存在,包括在該地區部署潛艇作為對核攻擊的威懾力量。

丹麥國防情報局局長拉爾斯‧芬森(Lars Findsen)也表示,中共在北極的研究不僅僅是進行科學研究,而是具有「雙重目的」。「我們已經審查了中國(共)在北極的研究活動,發現中共軍隊有越來越大的興趣成為其中一的部分。」芬森說。

馬丁森最後總結表示,中共海軍戰略經歷了兩個時期的演變,每個時期都使中共海軍的船舶和飛機遠離中國海岸。中共的軍事戰略家已經明確決定,第三階段將把這項服務帶到北冰洋,中共海軍船隻將前往那裡。中共軍艦於2015年和2017年在白令海進行作業就是徵兆。

馬丁森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潛艇還企圖航行到北冰洋進行核威懾巡邏。但因為中共彈道導彈潛艇尚未在中國沿海水域進行威懾巡邏,更不用說偏遠的北極了,中共還需要克服許多科學和工程的挑戰。

美國還聯合盟友國家,成功阻止了中共的格陵蘭機場建設計劃。圖為格陵蘭島。(MAGNUS KRISTENSEN/Ritzau Scanpix/AFP)

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中共北極野心警覺

中共在北極地區的行動日益引發美國的關注。五角大樓在2019年5月發布的中共軍力報告與往年報告的一個最大不同在於,本年度報告聚焦中共對北極的野心。新的報告提到「北極」21次,對中共已增加在北極的活動進行了示警。報告指中共的活動「可能包括把潛艦部署到北極地區,以嚇阻對手的核攻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5月公開表示,中共試圖通過推動基礎設施項目和商業投資來參與北極地區的事務,必須加以檢查。他還否認中共是「近北極國家」的說法。他說:「只有北極國家和非北極國家,沒有第三種,而且任何其它說法也不會賦予中國(中共)任何權利。」

在去年12月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的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包括關注中共投資北極的內容。NDAA顯示,針對中共在北極地區國家的境外直接投資,國會發現,中共通過利用先進的破冰船,來加大在北極地區的存在;中共更加頻繁地利用北冰洋,其手段是通過補貼北極航運、部署無人冰站以及在北極地區國家(冰島、格陵蘭和加拿大)從事大型而複雜的數據蒐集工作。

2017年美國海軍分析中心(CNA)發布的一份名為「不受限制的外國直接投資:對北極安全的新挑戰」的報告得出結論,中國(中共)一直積極參與北極地區國家的經濟活動。

NDAA表示,中共越來越多地利用「一帶一路」來推動中共向有大量中國投資的地區部署中共軍隊。

中共已經表現出有意利用「一帶一路」作為其在全球戰略地區獲得軍事進入的手段。了解中共對北極地區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如何影響這些國家,對於了解中共能夠進入北極的程度至關重要。

該法案要求,在本法頒布之日起45天內,國防部長應尋求與聯邦資助的研發中心簽署一份合同,以對中共在北極地區的直接投資進行獨立研究。

此外,美國還聯合盟友國家,成功阻止了中共的格陵蘭機場建設計劃。丹麥成為主要投資者,美國提出捐助機場基礎設施,以幫助民用、軍用或監視飛機降落在該島的海岸。

丹麥聯合執政的自由黨(Venstre)外交事務發言人邁克爾‧詹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直言不諱地說:「我們不希望在我們自己的後院出現共產主義專政。」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20.1月號/第26期 #◇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20-01-20 9: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