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海”到“两极” 中共海军战略内幕

人气 4815
标签: ,

【大纪元2019年12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中共对北极虎视眈眈,将自己定义为“近北极国家”。中共野心不仅想获得更多未开发资源,更企图将其军事野心扩张到北极。美国专家近期撰文,曝光中共海军新战略的未来目标是向两极拓展,以及觊觎北极的来龙去脉。

在2012年至2017年,中共在北极投资近900亿美元,包括在在北极研究上投入大量资金。丹麦国防情报局局长拉尔斯‧芬森(Lars Findsen)表示,在审查了中共在北极的研究活动后,发现中共军队有越来越大的兴趣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2017年,北京将北极海路纳入其所谓的“一带一路”倡议中,该倡议旨在通过基础设施项目和研究来加强中共在全球的影响力。

瑞安‧马丁森(Ryan D. Martinson)是海军战争学院(Naval War College)中国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的研究员。他拥有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Fletcher School of Law and Diplomacy)的硕士学位,以及联合大学(Union College)的科学学士学位。马丁森还曾就读于复旦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南京分校。

随着中共对北极地区的重视,中共在北极的各种军事部署引起西方警觉。继新西兰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最近在华府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的《中国简报》(China Brief)文章中,分析了中共向北极部署军事力量的前景后,马丁森也撰文,讨论中共北极野心的更多明确证据。

马丁森在研究了中国国内军事文献后指出,具体来说,中共海军已正式决定将北极纳入其海军战略,而中共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已经开始研究以帮助中共实现这些野心。

海军战略从“近海”扩张到“远海”

马丁森表示,中共的“海军战略”有两个主要目的:定义当下如何使用舰队的指导性原则,以及为满足未来需求而做出能力建设的规划。

中共的第一个官方海军战略始于1980年代中期,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对中共宣称拥有主权的岛屿恢复主权。这就是“近海防御”战略。中共对台湾一直虎视眈眈。

该战略指示中共海军准备夺取并维持第一条岛链水域内的海洋指挥权,这是中共海军面对其弱小邻国时早已具备的能力。该战略还列出了所需的设备和培训,以使在涉及需要能力更强海军的情况下实现这些战时目标。

但是,中共也越来越多要求涉足“远海”的东亚以外海域。这始于2008年的划时代决定,当时中共相继派出特遣部队以打击亚丁湾的索马里海盗,但该部队很快就有了其它任务,这些任务通常被归类为“保护海外利益”。到2015年,中共的海军战略已正式转变为“近海防御,远海防卫”。

中共积极发展军事力量,并向外扩张,引外界担忧。图为中共海军。(STR/AFP)

中共刻意隐瞒觊觎北极野心

马丁森表示,在这些海军战略中并没有出现北极。他发现,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8年1月26日发表的《2018年北极政策白皮书》和7月24日发布的《2019年国防白皮书》中也都省略了这一事实。

马丁森认为,这是因为中共官方文件主要提供给外国人参考。但是,他发现,大连海军学院政治委员喻文兵上校在2018年7月的一篇文章中透露了下一个战略的名称。在中共海军官方出版的报纸上,喻文兵在文章中讨论了他的研究所在培训和教育未来海军领导人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并指出中共海军的战略正在过渡到一个新概念:“近海防御,远海防卫,大洋存在,两极拓展”。

喻文兵上校没有说明过渡何时完成,但有较新的消息来源说明了时间。2019年年中,中共海军一名在湖北宜昌军事代表处就职的工程师倪华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涉及提高中共应对外国海底水雷威胁能力的必要性。倪华首先讨论了有关中共水雷战具体需求的战略。在指出海域对中共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日益增长后,他写道:“到2030年,海军将……根据‘近海防卫,远海保护,大洋存在,两极拓展’的战略要求,促进装备的建设和发展。”

最近,中共央企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CSIC)下属的701研究所船舶开发和设计中心主任邓爱民发表了演讲,在演讲中他提出了新的战略概念。在2019年10月于深圳举行的一次活动中,邓爱民谈到了中共计划中的核动力破冰船话题,而他的团队正在对其进行设计。他对工作背后的战略驱动力做了简短的评论:“每个人都应该对我们的国家战略相当清楚:一方面是两极的战略地位;另一方面是拓展到两极……”

显然,中共军方已经决定,下一个海军战略将把海军服务带到北极。也许由于这一决定,中共军方战略研究界越来越直接地讨论军方在这个新领域的未来作用。例如,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来自中共海军潜艇学院的三名分析人员研究了中共潜艇部队日益增长的区域外需求,他们强调:“中国(中共)的潜艇部队不仅必须在太平洋作业,它们还必须在印度洋作业。将来,它们甚至必须在大西洋和北冰洋作业。”

中共国防大学讲师海军上校左鹏飞对此发表了更详尽的论述。他在2018年由中共军方出版的《极地战略问题研究》一书中直截了当地讨论了北极对中共的军事价值,并呼吁将中共海军部署到该地区。

他写道,“北极通道将日益成为中国(中共)海军作业的重要领域。一旦中国(中共)军队在该地区的存在正常化,将可与美国和俄罗斯抗争。”

丹麦国防情报局报告显示,中共军队正在通过在北极的研究为渠道,加大涉足北极。(Handout/Greenpeace/AFP)

中共海军野心或包括核威慑巡逻

马丁森认为,从广义上讲,中共海军在北极将有两项任务。第一项任务是保护中共在北冰洋的海洋权益。正如布莱迪所写,这些包括中共希望不受限制地穿越北极水域,以及在公海领域获得生物和非生物资源的权益。中共军方不再拒绝讨论保护这些利益的必要性。例如,由中国国防大学2015年出版的权威书籍《军事战略科学》中,有几个篇章讨论了中共国家安全“新型领域”的军事斗争,其中包括极地地区。该书作者说:“两极已经成为中国(中共)国家利益向海外扩展,向新的和遥远的边疆发展的重要方向,为我国运用军力提出了新的课题和任务。”

该书出版仅三个月后,中共修订了《国家安全法》,由中共军方负责保护中共在极地地区的利益。在维护国家安全任务的章节中,该法宣布中共“坚持……维护国家在外空间、国际海床领域和极地地区的活动、资产和其它利益的安全”。

中共海军的第二个任务是进行核威慑巡逻。这与北极利益本身无关。相反,它为中共提供了一种更好地确保其二次打击能力的手段。在《军事战略科学》中北极被描述为“战略核潜艇的理想藏身之处。”

左鹏飞用较长篇幅讨论了这一点。在北极地区作业可以提高中共潜艇的生存能力。用他的话说:“北极恶劣的天气和厚厚的冰层阻止了所有传感器跟踪和监视冰层下的情况。这将使我们的弹道导弹潜艇能够隐身作战,提高其生存能力,并有助于提高我们的二次攻击能力。”

他还写道:“一旦我们的部队成功进军北极,我们将能够提高进攻的突然性,并增加对手的战略预警难度。……这将减轻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带来的战略压力。”

北极圈内的石油储量达900亿桶。(GETTY IMAGES)

中共军民融合 研究北极声学为海军服务

中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已经开始进行必要的研究,以使中共海军在北极地区作业成为可行。布莱迪强调他们需要进行海洋测深调查以生成导航图。这是在北极最具“双重(军民)用途”的活动:未来的海军将需要它们,但出于商业和科学目的在北极作业的中国民众也将需要它们。但是,中国科学家也在进行与军事目的更紧密相关的研究。

研究领域之一是北极声学。为了发挥效力,潜艇部队需要在给定的行动区域内详细了解水下声学环境。声音在水中传播的方式有所不同,具体取决于许多因素,例如温度、深度和盐度。为了使中共海军的声纳性能在北极达到最佳,中国科学家需要开发声音传播模型,并利用原位数据对其进行改进。他们还必须考虑到北冰洋特有的声学现象。北极冰堆会产生大量背景声音,这在尝试侦听敌方潜艇发出的更安静的信号时可能会带来挑战。

中国科学家才刚刚开始研究北极声学。在2014年11月的《应用声学》杂志上,十名中国声学专家发表了题为“北极水下声学:海洋声学中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新课题”的号召文章。文中列举了这一新领域的军事重要性。用他们的话说:“进行北极声学研究……是确保我国海军在未来的北极移动作战中获得信息优势的主要能力要求,也是我们的潜艇进行核威慑巡逻并确保我们的战船航行安全的重要基础研究要求……”

该文的第一作者是中国科学院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声学家李启虎博士,他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国防应用声学方面。

当李启虎等提交他们的文章后,中国科学家才完成了中国的第一个北极实验。从2014年7月至9月,第六次北极探险队的成员在中国唯一的破冰船“雪龙号”上进行作业,搜集了声学模型所需的基本数据。2016年第七次北极探险队的成员在中科院声学研究所的科学家的带领下进行了更为复杂的实验。

至少一名中共军方科学家参与了实验设计。《中国海洋报》2018年10月15日报导,在2018年的第八次北极探险中,哈尔滨工程大学的专家韩笑搜集了冰下声速模型数据。哈尔滨工程大学是中共海军的水下海战研究的重要中心,韩笑个人因国防声学研究而获奖。

五角大楼此前曾警告说,中共可以利用其在北极的民用研究机构来加强其军事存在,包括在该地区部署潜艇作为对核攻击的威慑力量。

丹麦国防情报局局长拉尔斯‧芬森(Lars Findsen)也表示,中共在北极的研究不仅仅是进行科学研究,而是具有“双重目的”。“我们已经审查了中国(共)在北极的研究活动,发现中共军队有越来越大的兴趣成为其中一的部分。”芬森说。

马丁森最后总结表示,中共海军战略经历了两个时期的演变,每个时期都使中共海军的船舶和飞机远离中国海岸。中共的军事战略家已经明确决定,第三阶段将把这项服务带到北冰洋,中共海军船只将前往那里。中共军舰于2015年和2017年在白令海进行作业就是征兆。

马丁森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潜艇还企图航行到北冰洋进行核威慑巡逻。但因为中共弹道导弹潜艇尚未在中国沿海水域进行威慑巡逻,更不用说偏远的北极了,中共还需要克服许多科学和工程的挑战。

美国还联合盟友国家,成功阻止了中共的格陵兰机场建设计划。图为格陵兰岛。(MAGNUS KRISTENSEN/Ritzau Scanpix/AFP)

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中共北极野心警觉

中共在北极地区的行动日益引发美国的关注。五角大楼在2019年5月发布的中共军力报告与往年报告的一个最大不同在于,本年度报告聚焦中共对北极的野心。新的报告提到“北极”21次,对中共已增加在北极的活动进行了示警。报告指中共的活动“可能包括把潜舰部署到北极地区,以吓阻对手的核攻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年5月公开表示,中共试图通过推动基础设施项目和商业投资来参与北极地区的事务,必须加以检查。他还否认中共是“近北极国家”的说法。他说:“只有北极国家和非北极国家,没有第三种,而且任何其它说法也不会赋予中国(中共)任何权利。”

在去年12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中,包括关注中共投资北极的内容。NDAA显示,针对中共在北极地区国家的境外直接投资,国会发现,中共通过利用先进的破冰船,来加大在北极地区的存在;中共更加频繁地利用北冰洋,其手段是通过补贴北极航运、部署无人冰站以及在北极地区国家(冰岛、格陵兰和加拿大)从事大型而复杂的数据搜集工作。

2017年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发布的一份名为“不受限制的外国直接投资:对北极安全的新挑战”的报告得出结论,中国(中共)一直积极参与北极地区国家的经济活动。

NDAA表示,中共越来越多地利用“一带一路”来推动中共向有大量中国投资的地区部署中共军队。

中共已经表现出有意利用“一带一路”作为其在全球战略地区获得军事进入的手段。了解中共对北极地区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如何影响这些国家,对于了解中共能够进入北极的程度至关重要。

该法案要求,在本法颁布之日起45天内,国防部长应寻求与联邦资助的研发中心签署一份合同,以对中共在北极地区的直接投资进行独立研究。

此外,美国还联合盟友国家,成功阻止了中共的格陵兰机场建设计划。丹麦成为主要投资者,美国提出捐助机场基础设施,以帮助民用、军用或监视飞机降落在该岛的海岸。

丹麦联合执政的自由党(Venstre)外交事务发言人迈克尔‧詹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不希望在我们自己的后院出现共产主义专政。”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20.1月号/第26期 #◇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共推销专制主义模式 威胁美国生活方式
谢田:美国的格陵兰和中共的北极
一带一路沿线反共潮起 中共海外投资减半
地缘政治竞争加剧 中共军队用科研介入北极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疫情下的中国经济 面临五大危机
【纪元播报】美政府派发救济金 哪些人受益
【纪元播报】武汉检测数据中的监狱无名氏
【直播】3·2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14万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