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失地農民替父申冤16載無果 律師解析

人氣 667

【大紀元2019年0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16年前,河北秦皇島一村莊被政府拆遷,高春永的父親身為民意代表為村民說話而全家遭到打擊報復。從2012年開始,他替父進京喊冤並向最高法申訴,至今無果。

高春永家住河北省秦皇島市經濟開發區前進村,是城市化進程中的失地農民。2002年,前進村整體拆遷。在沒有經村民同意拆遷的情況下,開發區管委就把村裡的土地賣給了北京四通公司開發高檔商品房。

父親替村民說話 遭中共構陷

據介紹,當時村民們的訴求是原拆原建,在被拆的地方給蓋反遷樓房,因為村子原址地理位置相當好,靠近秦皇島市大湯河。可是地方當局拆遷很強勢,根本不告訴村民到底在哪裡蓋。

2002年年底,地方當局在偏離原村址很遠的地方蓋了不合格的樓房,房屋還沒蓋好,單元門上面的雨搭就塌下來了,設計的圖紙也不符合標準,有窗戶窄小等一系列問題,讓村民感到非常不滿。當時村民按了手印,聯名提出反遷和罷免村長的訴求。

高春永的父親是村民選票選舉出來的民意代表,因替村民說話得罪了地方高官,被抓進監獄。「我父親作為代表替村民說話,在市政府正在等副市長接待的時候,開發區公安局就把我父親從市委大院裡給抓走了,關了三個月。此後,地方公檢法羅織罪名硬給編了個詐騙罪。」

高春永說,「公安局故意把我家房產證上的變更公章給弄模糊了,說我們家房產證是我父親自己畫的。我家現在拆遷檔案裡和案卷裡都缺東西。」

不只高春永的父親被關進監獄,全家失地農民的生活補助費也被停發三年,而且十年不給反遷房,也不給反遷過渡費。

高春永的父親在監獄裡被關了十個多月,造成家裡極度困難,當時開計程車的高春永正在生病,看到家裡被地方當局迫害不忍心看著年事已高的老母親太著急,他停止了吃藥治療,最終導致重度殘疾。

「現在『兩會』期間,警察每天會來我家裡。」他說,「我父親坐牢期間我給中央電視台打電話,『今日說法』來我村採訪。然後說幾天後肯定播出,過了一個月也沒播出,打電話問被告知『你們地方政府來人了,節目可能不能播出了。』」

「最高法就是個擺設」

據介紹,高春永父親的官司,2008年4月,秦皇島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法院做出一審判決,2009年7月秦皇島市中級法院二審判決,2010年7月河北省高院再審駁回。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相關案卷資料在裁判文書網上都沒有公示。

「我們家的官司打到哪裡都超期判決,最開始是偵察、補充偵查,那就是一個拖。」他說,「2012年,經過多年的法律程序案件打到了最高法院,這期間我開始去各部門上訪,包括國家信訪局、中央紀委,和最高法院,最後去了中南海。」

從2012年起高春永替父進京喊冤,並向最高法申訴。每次去最高法他都會填一張表。(本人提供)

在最高法,高春永經常會被有地方關係的警察和法官從大廳領到附近一個院子裡。有一次有個法官要把案件駁回,高春永說你敢駁回我會繼續告,那法官說案子就先這麼放著,有什麼新證據可以再來,沒有駁回。

2012年在最高法立案大廳登記後,高春永被告知每三個月到五個月來最高法看結果。「我每次去最高法,陪訪的會及時通知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會通過政法部門的關係讓最高法法官在那跟我胡扯,比如我去了以後法官會說下次把您父親也一起帶來,有話問他,然後我再去的時候把我父親帶去了什麼也不問,把單子往那一放就讓回去。」他說,「看來結果就是拖死冤民的辦法。」

多年走訪下來,高春永深有體會地說,「去最高法其實沒用,最高法就是個擺設。我經常罵他們關門吧,最高法就是個多餘的部門。法院都是被法院領導控制的,法官就是個傀儡木偶。中國的司法就是坑百姓的,難怪推特上面轉發那個法學教授總結的:大案看政治,中案看影響,小案看關係。」

據透露,地方法官也惹不起地方官員,地方法官告訴他讓最高法直接下判決,沒想到根本就行不通。現在他去最高法院辦案每次都會換法官接待,最後一次法官說建議他去中紀委。

「一開始那些律師就說,在中國,刑事案翻案率不足1%。我的狀況是地方政府侵犯了我全家生存權,我想去聯合國告。去聯合國那兒給當局施點壓,改善改善中國的(法制)狀況。」他說,「(我)從29歲,打官司一直到現在45歲了,其實官司打到現在平反不平反我都輸了,我輸了整個人生。」

中共製造冤假錯案 極難糾正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最高法和地方法院,它的基本功能是政治功能,並不是為社會提供公共服務,維護共產黨的政權穩定是法官第一的政治任務。所以中共的法院不是尋求公正公平的,高級法院通常只是為下級法院背書的單位,不是糾錯的單位。

他說,「一年之內完成一審、二審的情況幾乎沒有,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一審、二審打完後,如果當事人還不服,可申請再審。申請再審我們通常就叫上訪。所以是沒有期限的,拖一百年都是它。」

據介紹,如果最高法受理立案,再審查一次,一種情況是發回重審,撤消判決;第二種情況是直接改判,調卷、提審。但這樣的情況是極少發生的,因為你天大的冤案,最高法院糾正的概率很低,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概率。「大多數冤假錯案就這麼來的。」

賴建平指出,冤假錯案極難得到糾正,這是中共體制造成的。因為中共一黨專政,沒有判例法,又沒有陪審團。行賄受賄、關係案、人情案、腐敗案……一審二審已經判了,它形成了一個利益鏈,上級法院和下級法院是有關係、有默契的,要打破下級法院的利益鏈,在現在中國的司法環境和制度之下,幾乎不太可能。

賴建平說,全國各地的法院都跑到北京最高法院去申請再審或申訴,沒有法律規定它必須怎麼樣,就算有規定它也可以走過場。所以除非共產黨被推翻,否則只能是成千上萬的人上訪喊冤,冤民塞路。#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王友群: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很可能成周永康第二
謝燕益:我是如何和國保打交道的
周強四面楚歌 最高法院高層人事再現變動
兩會嚴控進京上訪 各地「維穩」事件頻傳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