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互聯網自成一格 中企未蒙其利反受害

中共審查互聯網
中國企業在這場中共挑起的互聯網衝突中未蒙其利反受其害,現在是處處碰壁,難在全球立足。(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氣: 87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中共積極推動互聯網審查、建立長城防火墻,以及支持中國科技企業,意欲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自由開放的互聯網一別苗頭。然而,中國企業在這場中共挑起的互聯網衝突中未蒙其利反受害,現在是處處碰壁,難在全球立足。

中共審查互聯網嚴重程度如同北京陰霾

在中國,智能手機已是個人重要配備,不但可以用來連上互聯網與親友聊天及瀏覽網頁,還可以取代現金支付手段,用其移動支付應用程序來購物。

然而,不同於全球網友,中國網民面臨的最大障礙是中共一黨專制政權的嚴密監控以及「防火長城」,導致中國人可能需要通過代碼與朋友在互聯網聊天,而且只能在中共建立的網絡區域瀏覽經過中共審查後的網頁,更不用妄想在中國大陸訪問谷歌或臉書(Facebook)。這是中國自成一格的互聯網與全球其它大部分地區網際網絡的最大差異。

比較美國等西方國家與中國的互聯網,人們會發現它們是迥然不同的兩個世界。在美國,網民到亞馬遜網站購物,在中國,它是阿里巴巴;在其它地區,人們使用谷歌搜索引擎,在中國,它是百度;在倫敦,人們使用Apple Pay購物,在北京,它是支付寶。

華府一家國際風險諮詢公司主管湯姆‧佩爾曼(Tom Pellman)告訴《華爾街日報》,中共審查互聯網就像是當地惡劣的空氣品質,「當你身在其中時,感覺還可以,但是當你離開北京後,你才會發現它有多麼地糟糕。」佩爾曼在2000年代中期曾居住在北京十年。

5G時代來臨 其它國家面臨兩項選擇

隨著新一代高速移動技術5G的引進,東西方兩個互聯網區塊的衝突越發明顯。中共當局的目標是讓中國企業成為全球網絡設備的最大供應商,並且向外國政府及客戶推銷其網絡監控模式,敦促他們使用長城防火墻,藉以遏制西方國家的影響力。

對於中國公司在大陸不受有關隱私和數據保護的法規限制,某些硅谷高管擔心這將有助於他們在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方面取得優勢。

在中國科技巨頭試圖將其在國內的市場力量擴張到國外之際,世界各地爆發了針對中共野心前所未有的對抗。

前英國副首相尼克‧克萊格(Nick Clegg)上週在布魯塞爾的演講中指出,中共在全球推銷「中國模式」,有可能是出於「更險惡的監控目的」。

他認為各國決策者目前面臨的兩個抉擇是,提供一個受到適當監管的技術行業,平衡隱私、言論自由、創新以及規模的優先事項,或者是採取對保護隱私和個人基本權利不屑一顧的監管方式。

中共封鎖國外公司野心未得逞 中企往外走受限

在互聯網普及之際,谷歌、亞馬遜、臉書、YouTube和推特(Twitter)等外國公司在中國大陸受到歡迎,科技公司發展技術的速度超過中共的審查能力。

2008年北京奧運會結束後,中共領導人由於擔心政治異議人士的言論在互聯網遍地開花,以及為提升中國科技企業的競爭能力,開始對網際網絡採取更嚴格的控制措施,臉書、推特及YouTube在2009年被封鎖。第二年,谷歌也退出中國市場。包括《華爾街日報》在內的多家外國新聞機構的網站也難逃被封鎖的命運。

中共此舉壯大了中國企業如百度及阿里巴巴等在大陸的市場份額,然而,這些中國企業在全球其它市場受歡迎的程度遠遠落後於谷歌及臉書等外國企業。百度最終關閉了其在日本和埃及的搜索引擎,阿里巴巴在海外的運營面臨困難。

雖然找來足球明星萊昂內爾‧梅西(Lionel Messi)等名人做廣告,但是騰訊一直無法年年大幅度地提升微信在海外的市場份額。根據傳感器塔公司(Sensor Tower Inc.)的數據,自2012年1月以來,全球網民自蘋果應用商店下載微信的數量大約是3.5億次,其中83%的下載量來自中國用戶,17%來自外部用戶。

這些中共當局自豪的中國企業在海外不受歡迎的原因之一是,西方國家懷疑這些公司可能受到中共的控制,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阻止了數起中資併購美企的投資案。

華府在幾年前就開始阻止中共的野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於2012年的一份報告中,點名華為和中興通訊受到中共的控制。美國司法部上個月起訴華為及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涉嫌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的規定以及竊取商業機密。

5G加劇了中美之間的科技戰

5G的引進可以使智能手機用戶在幾秒鐘內即下載電影、幫助自駕車更順暢地上路,以及加速物聯網的互動。軍事專家稱,5G有可能改變未來戰爭,將坦克和無人機與人工智能連接起來。

中共意圖通過5G實現其全球監控野心,早在2013年即建立了一個由監管人員、公司和科學家組成的機構,以設計和全面控制5G的發展過程。中共並且建立了一個國家機構,負責對所有在中國銷售的5G設備進行測試。

美中對互聯網監管的核心分歧在於兩者持有不同的觀點,美國推動開放的互聯網,中共及俄羅斯等國家則認為,各國政府應進行互聯網的審查、監視或其它監管方式,以控制境內的互聯網流量。

對於中共的野心,美國從國會到國家安全和情報機構都警告,中共有可能通過華為生產的設備監視世界,以更廣泛地擴大其全球影響力。

繼華府在上個月指控華為竊取商業機密以及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措施後,據傳川普(特朗普)總統可能在近期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互聯網使用華為及中興通訊的網絡設備。

前聯邦政府分析師保羅‧特里奧洛(Paul Triolo)表示,中共有可能建立一個與美國網絡不相容的5G版本,「如果5G的全球供應鏈崩潰,我們即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

中國網民應對之道

在中國開展業務的香港市場研究分析師李珍(音譯,Li Zhen)表示,中國網民面對中國與西方國家迴然不同的互聯網世界,應對之道是使用外國的SIM卡連接到外面的互聯網。

另外,李珍說,如果有必要在微信談論潛在的敏感話題時,她在中國的政府官員和媒體友人會通過代碼說話。

「這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聽清楚他們要說些什麼,有時這個話題可能並不是那麼敏感,但你永遠不會知道,直到完全聽清楚為止。」她說。#

責任編輯:華子明

評論
2019-02-10 5: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