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守護天使」赴洪都拉斯義診

NATMA在洛杉磯臺灣會館接受經文處副處長翁桂堂(左四)授旗(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柔斯密報導)炎熱的氣候、惡劣的衛生環境,一群群跋涉三、四小時到醫療定點等候義診的洪都拉斯國民,期待著北美洲臺灣人醫師協會(NATMA)造訪。

自2005年起,NATMA國際義診團就開始赴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尼加拉瓜(Nicaragua)、瓜地馬拉(Guatemala)等位於中南美的臺灣邦交國義診。他們不僅為當地的貧困人民提供醫療服務,同時也提倡許多預防保健的衛生觀念。

國際義診團接受經文處授旗

3月7日,NATMA在洛杉磯臺灣會館接受經文處副處長翁桂堂授旗。他們一行共42名醫療團隊人員,在團長許宗邦醫師率領,攜帶價值三萬美元的醫藥和器材,將於3月9日至17日赴洪都拉斯從事5天的義診服務。

翁桂堂肯定NATMA多年的服務貢獻,他認為NATMA象徵「守護天使」,守護臺灣友邦及需要照顧的人民。同時NATMA也顯示出臺灣進步的醫療水準,還有傳播愛心、關懷的普世價值,這群醫師們傳遞了臺灣的精神與價值。翁桂堂表示若有機會,有朝一日也希望能參與義診團隊活動,儘管只能做端藥和遞藥工作。

義診團有不同國家的醫護人員

義診團團長許宗邦醫師表示,這是NATMA第二次到洪都拉斯義診。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和危地馬拉等國因貧富差距懸殊、黑幫暴力猖獗,大多數人長年處於缺乏醫療的狀態,所以很需要國際醫療團隊前往協助。他認為不在參與時間多寡,捐助金錢多少,而是每個人付出一點關心,自然能改變現狀。

此次NATMA義診團有來自不同國家背景的醫護人員加入。

許宗邦回憶,去年義診團到宏都拉斯,看診超過6千人次,執行82臺外科手術,牙科服務超過5百人次,受到當地人熱情歡迎。他說:「不只臺美人,還有來自各地不同族裔的醫生來協助。我們這次雖然只在當地停留5天,但也有很多不同國籍的醫療團體到當地提供人道醫療支援。」

NATMA團隊越來越年輕

14年來NATMA到世界各地仁道行醫19次,從一開始十幾人的團隊,漸漸發展成為幾十人的規模。許多臺裔美籍第二代醫生也受前輩人道關懷精神感召投入,團隊越來越年輕,成員也越來越多。

此次負責主持牙科的邱嘉雄醫生是參與國際義診的第一批人員,他的兒子、媳婦也都是牙醫,一家三口經常一起參與海外義診。邱嘉雄醫生表示,這次會帶有效預防齟齒的氟化氨銀(silver diamine fluoride,SDF)前往洪都拉斯治療,因為這種材質可以快速有效的幫助病患。邱嘉雄說:「洗一洗,(把氟化氨銀)塗上去,不用動手術。」雖然SDF有殘留下黑色污漬的缺點,但黑漬也可以蓋去,並不影響人體健康。他認為,等待看診的病患實在很多,義診需要用最少的錢,有效的幫助到最多人。

「施比受更有福」

南加州基金會董事長許正雄醫師表示,南加州得天獨厚,有許多醫生投入籌備義診活動,這些醫務人員的旅費、住宿都是自己掏腰包。他感謝中華民國外交部、僑委會、衛福部提供補助醫藥、運輸等資金,也希望更多人一起加入為臺灣、美國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許正雄認為「施比受更有福」,每次參與海外義診他都有所收穫。除了治療,義診團也會舉行醫學講座,醫生們學習到很多當地的疾病知識。他認為設定醫療點的前置作業最辛苦,牙醫會攜帶診療椅到當地安裝,許多求診者一輩子都沒洗過牙,也缺乏牙齒保育知識,所以到了當地除了治療,還會有健康教育講座,並發放牙刷,提供正確的刷牙方式。

藥劑師侯淑玲表示此行準備了廿幾箱藥品,主要是維他命、止痛藥以及抗生素。因美國已罕有當地人需求很大量的「打蟲藥」,醫療團隊必須到了宏都拉斯以後採買。侯淑玲表示,醫生看診後,病患就可直接拿藥,當地會有西語翻譯員,告訴病患如何用藥。義診結束後若有多餘的物資,也會留下給當地的醫療單位使用。

針灸師止痛效果受歡迎

北美洲臺灣人醫師協會總會會長邱俊杰醫師是急診科醫生,他也曾參與多次海外義診。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十餘年前在尼加拉瓜義診,當地一名小孩脫肛,整個腸子都掉落在外,非常嚇人。但當時義診團隊尚未建立外科團隊,缺乏醫療器材,他也只能做簡單的治療。此後,海外義診團開始籌備手術小組,以便義診時執行開刀手術。

邱俊杰說,大部分義診的國家都很貧困,很多地方缺乏醫療技術或醫療器具,他也曾在活動的車子裡面為民眾進行扎手術。他認爲最好的方式還是給予當地人預防治療的教育,如勤洗手、注意飲食衛生習慣。此外,義診團隊也會教導當地人進行心肺復甦等簡易的急救方法。

除了西醫外,中國傳統醫學的針灸師也很受歡迎。義診團團長許宗邦說:「對於許多西方人而言,針灸就像魔術一樣神奇。」針灸能提供當地人有效的「止痛」服務。參與海外義診三年,首次主持針灸科的黃勇儒針灸師表示,每個國家的患者病情都不大相同,但多半是過勞造成的痠痛,不是文明病。

黃勇儒在危地馬拉治療時曾遇到一個卡車司機,很懼怕針灸,還揚言醫生用針,他就要開槍。但嘗試治療以後,這名卡車司機隔日帶著家人、朋友來就診,因為他多年的痛症獲得緩減,終於可以睡個好覺。◇

責任編輯:李欣

評論
2019-03-09 9: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