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守护天使”赴洪都拉斯义诊

NATMA在洛杉矶台湾会馆接受经文处副处长翁桂堂(左四)授旗(徐绣惠/大纪元)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柔斯密报导)炎热的气候、恶劣的卫生环境,一群群跋涉三、四小时到医疗定点等候义诊的洪都拉斯国民,期待着北美洲台湾人医师协会(NATMA)造访。

自2005年起,NATMA国际义诊团就开始赴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尼加拉瓜(Nicaragua)、瓜地马拉(Guatemala)等位于中南美的台湾邦交国义诊。他们不仅为当地的贫困人民提供医疗服务,同时也提倡许多预防保健的卫生观念。

国际义诊团接受经文处授旗

3月7日,NATMA在洛杉矶台湾会馆接受经文处副处长翁桂堂授旗。他们一行共42名医疗团队人员,在团长许宗邦医师率领,携带价值三万美元的医药和器材,将于3月9日至17日赴洪都拉斯从事5天的义诊服务。

翁桂堂肯定NATMA多年的服务贡献,他认为NATMA象征“守护天使”,守护台湾友邦及需要照顾的人民。同时NATMA也显示出台湾进步的医疗水准,还有传播爱心、关怀的普世价值,这群医师们传递了台湾的精神与价值。翁桂堂表示若有机会,有朝一日也希望能参与义诊团队活动,尽管只能做端药和递药工作。

义诊团有不同国家的医护人员

义诊团团长许宗邦医师表示,这是NATMA第二次到洪都拉斯义诊。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等国因贫富差距悬殊、黑帮暴力猖獗,大多数人长年处于缺乏医疗的状态,所以很需要国际医疗团队前往协助。他认为不在参与时间多寡,捐助金钱多少,而是每个人付出一点关心,自然能改变现状。

此次NATMA义诊团有来自不同国家背景的医护人员加入。

许宗邦回忆,去年义诊团到宏都拉斯,看诊超过6千人次,执行82台外科手术,牙科服务超过5百人次,受到当地人热情欢迎。他说:“不只台美人,还有来自各地不同族裔的医生来协助。我们这次虽然只在当地停留5天,但也有很多不同国籍的医疗团体到当地提供人道医疗支援。”

NATMA团队越来越年轻

14年来NATMA到世界各地仁道行医19次,从一开始十几人的团队,渐渐发展成为几十人的规模。许多台裔美籍第二代医生也受前辈人道关怀精神感召投入,团队越来越年轻,成员也越来越多。

此次负责主持牙科的邱嘉雄医生是参与国际义诊的第一批人员,他的儿子、媳妇也都是牙医,一家三口经常一起参与海外义诊。邱嘉雄医生表示,这次会带有效预防龃齿的氟化氨银(silver diamine fluoride,SDF)前往洪都拉斯治疗,因为这种材质可以快速有效的帮助病患。邱嘉雄说:“洗一洗,(把氟化氨银)涂上去,不用动手术。”虽然SDF有残留下黑色污渍的缺点,但黑渍也可以盖去,并不影响人体健康。他认为,等待看诊的病患实在很多,义诊需要用最少的钱,有效的帮助到最多人。

“施比受更有福”

南加州基金会董事长许正雄医师表示,南加州得天独厚,有许多医生投入筹备义诊活动,这些医务人员的旅费、住宿都是自己掏腰包。他感谢中华民国外交部、侨委会、卫福部提供补助医药、运输等资金,也希望更多人一起加入为台湾、美国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许正雄认为“施比受更有福”,每次参与海外义诊他都有所收获。除了治疗,义诊团也会举行医学讲座,医生们学习到很多当地的疾病知识。他认为设定医疗点的前置作业最辛苦,牙医会携带诊疗椅到当地安装,许多求诊者一辈子都没洗过牙,也缺乏牙齿保育知识,所以到了当地除了治疗,还会有健康教育讲座,并发放牙刷,提供正确的刷牙方式。

药剂师侯淑玲表示此行准备了廿几箱药品,主要是维他命、止痛药以及抗生素。因美国已罕有当地人需求很大量的“打虫药”,医疗团队必须到了宏都拉斯以后采买。侯淑玲表示,医生看诊后,病患就可直接拿药,当地会有西语翻译员,告诉病患如何用药。义诊结束后若有多余的物资,也会留下给当地的医疗单位使用。

针灸师止痛效果受欢迎

北美洲台湾人医师协会总会会长邱俊杰医师是急诊科医生,他也曾参与多次海外义诊。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十余年前在尼加拉瓜义诊,当地一名小孩脱肛,整个肠子都掉落在外,非常吓人。但当时义诊团队尚未建立外科团队,缺乏医疗器材,他也只能做简单的治疗。此后,海外义诊团开始筹备手术小组,以便义诊时执行开刀手术。

邱俊杰说,大部分义诊的国家都很贫困,很多地方缺乏医疗技术或医疗器具,他也曾在活动的车子里面为民众进行扎手术。他认为最好的方式还是给予当地人预防治疗的教育,如勤洗手、注意饮食卫生习惯。此外,义诊团队也会教导当地人进行心肺复苏等简易的急救方法。

除了西医外,中国传统医学的针灸师也很受欢迎。义诊团团长许宗邦说:“对于许多西方人而言,针灸就像魔术一样神奇。”针灸能提供当地人有效的“止痛”服务。参与海外义诊三年,首次主持针灸科的黄勇儒针灸师表示,每个国家的患者病情都不大相同,但多半是过劳造成的酸痛,不是文明病。

黄勇儒在危地马拉治疗时曾遇到一个卡车司机,很惧怕针灸,还扬言医生用针,他就要开枪。但尝试治疗以后,这名卡车司机隔日带着家人、朋友来就诊,因为他多年的痛症获得缓减,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责任编辑:李欣

评论
2019-03-09 9: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