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遠郊首次購房者或左右聯邦大選

示意圖。(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數據顯示,首次購房者將決定誰將贏得今年的聯邦大選,包括墨爾本在內的首府城市的外圍郊區是關鍵游離選區所在地。

據Domain房地產網站報導,澳洲這些選區的選民將決定莫里森(Scott Morrison)領導的聯盟黨以及肖頓(Bill Shorten)領導的工黨在5月中旬的選舉中的命運。

墨爾本,可能會在兩黨間搖擺不定的聯邦選區包括Dunkley(包括Frankston和Mount Eliza區)、Casey(包括Lilydale和Belgrave區)以及Latrobe(包括人口快速增長的Cranbourne和Pakenham區)。

它們都位於墨爾本的遠郊地區,很多首次購房者因為便宜的房價湧入這裡。

Domain的數據顯示,這些選區與較安全的墨爾本內城選區相比,可能租房者比例更低,有房貸的房屋擁有者比例更高,房屋中位價更低。

Domain集團的經濟學家威爾特夏爾(Trent Wiltshire)說,去年的房屋中位價數據顯示出內城區和偏遠郊區間存在差距。

「在一年的變化中,有一個明顯的規律,那就是住房更貴的墨爾本內城選區的房價下跌幅度最大。」

「沒有房貸的房主們大都在自由黨的安全選區內。他們往往更富有,年紀更大,幾十年前就買了房。」

更穩定的內城選區也更可能有較高比例的租房者。在聯邦選區Melbourne,超過62%的居民是租房者。該選區的房屋中位價為117澳元,去年的房價跌幅為15.7%。

而墨爾本搖擺的遠郊選區,如上述的Dunkley、Casey和Latrobe的房屋中位價相對而言更穩定。

莫納什大學政治學高級講師伊科諾莫(Nick Economou)說,這些選區將決定大選結果。

「我的觀點是,城市邊緣的席位是成敗的關鍵。無論是在墨爾本,還是在悉尼、布里斯班或阿德萊德。」

他表示,這些搖擺席位中的首次購房者不太可能擔心削減投資房負扣稅減免的政策或承諾,因為他們大多買不起投資房。

他們會更關注保持低利率、高就業率和恢復週末加班費的競選承諾。這可能對莫里森的聯盟黨不利。

「前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支持公平工作委員會(Fair Work Commission),取消了週末加班費。」

「而往往遠郊的家庭夫妻都在上班,妻子通常從事兼職工作,他們依靠加班費來幫助還貸款。因此這些選民肯定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