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远郊首次购房者或左右联邦大选

示意图。(Fotolia)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数据显示,首次购房者将决定谁将赢得今年的联邦大选,包括墨尔本在内的首府城市的外围郊区是关键游离选区所在地。

据Domain房地产网站报导,澳洲这些选区的选民将决定莫里森(Scott Morrison)领导的联盟党以及肖顿(Bill Shorten)领导的工党在5月中旬的选举中的命运。

墨尔本,可能会在两党间摇摆不定的联邦选区包括Dunkley(包括Frankston和Mount Eliza区)、Casey(包括Lilydale和Belgrave区)以及Latrobe(包括人口快速增长的Cranbourne和Pakenham区)。

它们都位于墨尔本的远郊地区,很多首次购房者因为便宜的房价涌入这里。

Domain的数据显示,这些选区与较安全的墨尔本内城选区相比,可能租房者比例更低,有房贷的房屋拥有者比例更高,房屋中位价更低。

Domain集团的经济学家威尔特夏尔(Trent Wiltshire)说,去年的房屋中位价数据显示出内城区和偏远郊区间存在差距。

“在一年的变化中,有一个明显的规律,那就是住房更贵的墨尔本内城选区的房价下跌幅度最大。”

“没有房贷的房主们大都在自由党的安全选区内。他们往往更富有,年纪更大,几十年前就买了房。”

更稳定的内城选区也更可能有较高比例的租房者。在联邦选区Melbourne,超过62%的居民是租房者。该选区的房屋中位价为117澳元,去年的房价跌幅为15.7%。

而墨尔本摇摆的远郊选区,如上述的Dunkley、Casey和Latrobe的房屋中位价相对而言更稳定。

莫纳什大学政治学高级讲师伊科诺莫(Nick Economou)说,这些选区将决定大选结果。

“我的观点是,城市边缘的席位是成败的关键。无论是在墨尔本,还是在悉尼、布里斯班或阿德莱德。”

他表示,这些摇摆席位中的首次购房者不太可能担心削减投资房负扣税减免的政策或承诺,因为他们大多买不起投资房。

他们会更关注保持低利率、高就业率和恢复周末加班费的竞选承诺。这可能对莫里森的联盟党不利。

“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支持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取消了周末加班费。”

“而往往远郊的家庭夫妻都在上班,妻子通常从事兼职工作,他们依靠加班费来帮助还贷款。因此这些选民肯定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