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創公司vs中美貿易戰 資金衝擊最大

人氣: 1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中美貿易戰對早期新創公司的衝擊,BlaySolutions創辦人、CEO江健榕以自身創業經驗指出,影響最大是資本,軟體新創、種子輪階段公司,如果要像過去到美國拿中國大陸的錢已經拿不到,最好的策略是去香港拿資金,但要考慮中資問題。市場也面臨很大的抉擇,現在進了中國可能就去不了美國。還有中國很多商業數據是假的,在中國如果要做AI,數據來源是問題。

江健榕出席永社「中美貿易戰,台灣怎麼站」座談會時表示,創業需要募資,貿易戰前資金來源包括台灣、中國、美國,三地資金其實都混在一起。他坦言,拿到阿里巴巴創業基金,可能是透過中華開發給予,所以拿到的錢到底是台灣、中國或美國的錢,都已經混在一起,但現在因為中國外匯管制,資金資源斷鏈,中國的錢已經流不到美國、台灣。

江健榕指出,「香港有很多種不同的錢,有來自美國、英國的錢。」香港的外資比台灣多很多,香港可能還是有很多中資,他只能建議做新創的年輕人自己要稍微選擇。以他在香港融資經驗,如果不想被中國市場綁住,香港是台灣人的機會,因為香港是國際市場,如做B2B,很多大企業總部都在香港,比較容易找到錢、生意夥伴,而去香港與去深圳的差別在於去香港比較不會被綁住。

不是什麼人的錢 我們都敢拿

美國防堵中國,資金如果來自香港,會產生中資疑慮,新創公司恐怕會受牽連,江健榕說,目前的氛圍,會對資金來源做考量,以前可能不會想那麼多,現在會做背景研究、挑選資金,「不是什麼人的錢,我們都敢拿。」在香港成立公司,拿到中國投資,必須想想能不能到美國市場,或是直接到美國成立公司、拿美國的錢。

若貿易戰結束,美國仍繼續防堵中國,也把與中國相關的新創公司列入防堵名單時,該怎麼辦?江健榕表示,這就是台灣人可悲的地方, 因為以軟體來說,台灣的市場太小,以台灣在東南亞的位置,學校20年前就應該教東南亞的各種文化、知識、語言,業者就可以很容易打進東南的市場,不懂別人的文化,就沒有市場,對台灣的任何行業來說,去中國都是最好的選擇。此外,新南向政策雖好,但學校教育是否有跟上?

中國或全世界市場 必須選邊站

做軟體新創不像賣麵包就能賺到錢,江健榕指出,以軟體服務來說,如果做B2C軟體,使用者都不付錢,消費者不會下載要錢的APP;如果做B2B,企業本身營業額、規模夠大,才會想要用軟體業者提供的服務,因此,做軟體服務一定會去找有千萬級、上億級人使用的軟體,在免費服務情況下,有這麼大規模的用戶,數據也要足夠、有意義,光靠廣告費才可能活下去。

江健榕說,要做中國的市場或中國以外全世界的市場,台灣新創公司必須選邊站。APP在台灣只有2,300萬人使用,到大陸會有1、2億人用,才能賺到錢,這就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新創公司很多到大陸,這很現實。做了APP需要市場,需要有人下載,因為語言限制,台灣人做的APP是中文,中文APP全世界就是台灣、中國下載使用,這是不得已的限制。

還有台灣人英文能力問題以及對西方使用者心態也不能夠掌握、了解,沒把握把APP做成英文後,有辦法找到外國用戶,所以新創公司只好到中國拿錢,在中國的市場發展。

大陸商業數據多造假 做AI成問題

「中國很多商業數據是假的,在商業應用上沒有那麼大的價值。」江健榕表示,在中國如果要做AI,數據來源是問題。也不能說他們的數據全都是假的,因為他們能有效控管人民到嚴密程度,應該有很多數據是真的,這種真的資料可能商業碰觸不到,必須到黨營企業。

江健榕亦提及,台灣22至28歲年輕人在中國做軟體創業最多,40歲左右在中國的都是竹科工程師。台灣每個年齡層不斷有很多人被中國用各種資源,主要是錢吸引過去。中國統戰一個計畫新台幣一百萬,就把一大堆台灣年輕人帶到中國各地新創中心,影響很大。這些人一旦在對岸創業,這輩子可能就會待在對岸,就算他們創業失敗,但他們所有人脈資源都累積在對岸。

責任編輯:葉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