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余英時:要中共來平反六四 那是笑話

史學泰斗余英時,資料照。(中央社)
人氣: 21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9日訊】30年來,期盼中共平反六四的聲音未曾斷過,史學泰斗余英時反對用「平反」兩字。在他眼中,企求平反形同希望中共「開恩」,但中共不可能接受民主自由,沒資格平反六四。余英時表示,「要它(中共)來平反六四,那是笑話」。

據中央社報導,「天安門母親」創建人丁子霖等人多年來爭取平反,卻屢屢「被沉默」,期盼有生之年見到六四正名、為無辜罹難者恢復名譽,漫漫長路走得孤獨,也似乎見不到盡頭。

這些年來,中共透過資訊封鎖,讓一整代中國人難以知道天安門事件全貌。這場曾燃起民主希望、最終以血腥鎮壓收場的事件,成了現今中共官員口中輕描淡寫帶過的「政治風波」,當年留下的傷痕與記憶逐漸被大眾淡忘。

六四30週年前夕,余英時在美國新澤西州普林斯頓寓所受訪表示,中共教科書避而不談六四真相,現今20歲以下中國青年到美國讀書,幾乎都不知道天安門事件,見到報章、檔案畫面等實際證據時,都非常震驚且同情。

余英時說:「共產黨雖然有權消滅六四這個觀念,它消滅不了,會一直存在的。」

他表示,中共不允許大規模遊行示威,但小規模抗議層出不窮,由此可見,中共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消滅人對民主、自由的要求,「人類永遠有理想的一面,要求一個更好的社會、要求有正義感、要求公平,這是不能消滅的東西」。

1989年北京民運風起雲湧時,余英時雖身在太平洋彼岸、於普林斯頓大學任教,仍積極聲援中國民運人士,並在紐約時報刊登支持北京學生訴求的全版英文信。

談到這段歷程,余英時說,當時除了學生與知識分子,城郊農民也投入民運,他們要求的並非西方式民主、自由,而是有機會表達意見,不讓中共統治一切。民運最高峰有超過百萬人參與,不只是老百姓宣洩情緒,也令人看到政局變化的可能。

然而,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下令鎮壓,星星之火最終無法燎原,推動中國民主轉型之夢遭受重擊。

余英時說:「我當時對六四是支持改革開放這方面,但我知道不可能了。你看那局面,後來動用到解放軍,你就曉得到盡頭了。從那之後,我覺得共產黨沒有回頭路可走,誰也不敢平反六四,因為只要有人認同六四,就非垮不可。」

天安門事件即將滿30年,當年的民運人士如今多流亡海外,事件罹難者親屬也逐漸凋零。余英時直言:「不會有共產黨承認天安門(民運)合法性的一天,他們認為天安門鎮壓是十分正確的,是它今天強大的原因,所以要它來平反六四,那是笑話。」

余英時日前曾表示,中共政權是台灣面臨的最大威脅,但台灣一般民眾不了解,只覺得中共很有錢,為了賺錢必須和中共妥協,「那就看你要妥協到什麼程度,如果妥協到政治上都不顧的話,我想台灣將來就會變成第二個香港」。

余英時說:「現在台灣內部思想非常混亂,沒有一個共同認識,這是很大的危機。」他提到接觸的中國自由派人士都希望台灣保持民主制度,作為將來中國發展的可能方向。他說:「這個東西(民主制度)不能保持的話,大陸知識分子就會覺得很危險,認為中國人會相信中國不能再搞民主。」

責任編輯:鍾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