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斯伯丁(二):華爾街扮演的角色

編譯:李梅

人氣 84

【大紀元2019年07月18日訊】中美貿易戰陷入膠著,習近平中國共產黨目前面臨的危機是什麼?……針對這一系列問題,英文大紀元資深編輯簡•傑基萊克(Jan Jekielek,以下簡稱記者)在6月19日發布的「美國思想領袖」專欄節目中採訪了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美國空軍準將,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中國首席戰略家,國家安全委員會白宮高級戰略規劃師及哈德森學院的高級研究員。以下是此次專訪關於華爾街的節選。

記者:貿易戰對華爾街有何影響?

斯伯丁:大約有數十億美元進入中國房地產,現在還有數十億美元流入中國A股、深圳和上海股市,這些是通過香港的美國存託憑證做的。那為什麼有數十億美元會在那裡流動呢?因為華爾街可以收取費用。

如果美國退休基金投資於中國,那麼一定會對你的養老基金產生影響。所以,我認為在某些方面,中國共產黨和華爾街用這樣的方式把我們聯繫在一起。這使我們想執行規則更加困難。

保持投資的透明度是對股東的信託責任,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財務會計準則委員、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以及審計委員會,需要實際查看投資的系統和其中的公司,以確保他們如實描述其市場的真實信息。可是,你知道中國的法律,它說:「實際上,我們無法與你分享這些信息。」

想一下,如果你實際上無法審核美國的英特爾公司,無法核實他們的財務報表,你怎麼知道你在投資什麼?而從本質上來說,這就是整個中國股票市場和債券交易的現況。

然而,這正是中國利用全球化的方式之一。他們需要美元才能發展經濟。他們必須使用美元在國際市場上購買,因為這些商品是以美元作為結算貨幣的。他們如何獲得美元?他們通過向美國和其它國家出口貨物獲得了美元。

但現在很多公司因為關稅提高而將製造業移出了中國。那它能獲得美元的另一種方式是什麼呢?還可以通過在資本市場上出售金融商品來獲得美元 。

最近,我們有兩家公司在中國突然損失了60億美元。他們向市場報告手頭有60億美元的現金,然後突然重申,「我們不知道現金去了哪裡。」

想像一下,如果一家美國公司剛剛說過,「我們剛剛檢查了我們的銀行帳戶,我們向市場報告了60億美元,但它並不存在。」

然後你說,「好吧,那錢怎麼了?」

「沒人知道。」

「我們可以深究它嗎?」

「不,這是有關中國國家安全的數據。你無法獲得和擁有它。」

對於一張美國存託憑證,華爾街會將30頁的光面紙送給買家。猜猜它們是由誰製作的?它們是由共產黨員在香港和中國製作的。在西方(有個諺語):每天都會有人上當;(如果)相信華爾街告訴我們的話,我們就上當了。

中國公司的問題是你不知道這些記錄;即使你有這些記錄,你也不能相信它們的真實性。中國所做的是確保在其境內,只要你不挑戰中國共產黨,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

中國內部的競爭是殘酷的,但這也意味著只要你沒有給共產黨製造麻煩,你幾乎可以逃脫任何事情。這也意味著任何法律法規、或任何信託責任、或任何我們認為是對投資進行基於事實的評估的能力,在中國完全無法獲得,在現行制度下永遠不適用。……委內瑞拉的過去就是現在的(中國),它的有些資產是被外國公司擁有的。然後他們幹了什麼?他們沒收了所有資產。所以記住我說的拳頭正在收緊。隨著拳頭收得越來越緊,我認為你能想到的事情之一,就是西方公司的資產將成為下一(目標)。

美國國務院做得很好,長期以來一直在談論人權問題,關於自由、關於普世的自由。例如,特別要求中國(政府)說明關於新疆的維吾爾族以及他們對其它宗教所犯下的暴行。

現在,中國(政府)非常害怕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家的原則。它深深地懼怕美國的憲法,因為美國憲法的創建是為了防止在我國境內的任何一個機關擁有絕對的權力。一旦這個理念在中國人民的思想和心靈中建立起來的話,它將是中國共產黨心上的一把刀。為了保護它自己,它必須壓制這些自由,不僅僅是在自己的國家,而且延申到國際上。憲法比個人或軍隊更強大有力,這個理念一次又一次地表明了人們普遍地想要獲得自由的生活。◇

責任編輯:孟文瀾

相關新聞
貿易戰 中國富豪去年財富縮水5300億美元
謝金河:美中貿易戰 台灣經濟再迎轉折的30年
貿易戰供應鏈重整!華府專家籲美台早簽FTA
美中貿易戰 台灣經濟現轉機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