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租金佔家庭收入比例下降 租房變得更便宜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阡陌澳洲悉尼報道)調查認為,由於出租房的供應量增加,導致租金略有下降,使得租金的可負擔性得到改善。但政府仍需要修建廉租房和經濟適用房,來改善低收入家庭的居住問題。

據澳洲新聞網報導,最近發佈的ANZ-CoreLogic報告顯示,自2012年以來,租金開支佔家庭總收入的比例一直在不斷下降。

Grattan Institute研究員科茨(Brendan Coates)表示,過去3~4年住宅房產供應量的增加,使得普通澳洲家庭租房所花費的租金變得更加實惠。rent.com.au租房網站的主管巴德(Greg Bader)也持同一觀點,並認為租房者的選擇已經有所改善,各類住房的租金大多趨於平穩或下降。

科茨先生表示,這是「住房供應量(增加)與租金變化之間清晰關聯」的有力證據。「很多人認為,需求與供應之間的基本原理不適用於住房,但實際上(仍然)是適用的。澳洲儲備銀行也發現了這一點,我們(Grattan研究所)也發現了這一點,」他說。

「因此,如果我們繼續新建(住房),我們將看到租金進一步下降 – 這將改善(民眾)的居住可負擔性。」

ANZ-CoreLogic報告發現,全國獨立房出租的中位數,現在比全國獨立房房價中位數房產的抵押貸款還款額更低 – 前者相當於家庭總收入的28.2%(公寓房則為28.4%),後者則相當於家庭總收入的36.1%。

ANZ和CoreLogic認為,房租的可負擔性正在改進。

不過,科茨表示,更低收入的家庭最不可能從租金中位數下降中獲益,因為他們「租到更便宜房子」的機會更少。「一旦你處於市場的最底層,那你就無法再找到更便宜的房子了 – 你已經居住在品質不佳的住房中了,那裡遠離工作場所、交通不便。唯一的選擇是換房而支付更多的房租,或最終流落街頭,」他說。

但是,雖然租金佔家庭收入的比例自2012年以來一直在下降,但租金壓力 – 定義為家庭將其收入的30%以上用於租金的情形 – 正在上漲。

科茨認為,目前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他說,這可能是因為租房者不得不搬進更昂貴的郊區,以便更鄰近條件更好的工作場所、基礎設施和便利設施。或者可能是因為一些租房者正在積極選擇在住房上花更多的錢。

與此同時,新州租戶聯盟主管羅斯(Leo Patterson Ross)表示,雖然租金在下跌,但達到可負擔的水平,仍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租金)這方面衹是略有改進,而且(這些分析)遺漏了一點,」他說,以增加住房供應為重點,從而化解住房可負擔能力的解釋,過於簡單化了。

他表示,「修建更多(新房)及租金下降之間的關係並非一條直線 – 這些論點要求你相信(开发商)如果修建足夠多的新房,那麼他們(才會允許)利潤下降。」「但那是一種奇妙的論點。」

雖然租金與收入比率下降,但更低收入家庭現在花費在房租上的費用卻更多了。

羅斯認為,稅收方面也需要改變,以便投資者將房產更多地視為租賃收入的長期來源,而非投資增值的短期機遇。

他還表示,政府需要修建更多廉租房和經濟適用房,以降低更低收入家庭的租房壓力。他說:「假設你每年的收入是2.3萬澳元 – 即使領不到新起點津貼- (有了廉租房和經濟適用房),就無需支付(那樣多的)租金,就不會使你處於貧困線之下。」

「修建更多的廉租房提供給更低收入的租戶,是他們租住私人住房的替代方案。這意味著房東必須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否則房東就有可能失去他們的租戶。」

新南威爾士大學城市未來研究中心發佈報告,稱澳洲未來20年內需要修建超過100萬套的廉租房和經濟適用房,才能抵禦住房負擔能力的危機情況。該報告發佈幾個月之後,羅斯才髮表了以上評論。

該報告的主要作者,新南威爾士大學研究員特洛伊(Laurence Troy)認為,缺乏廉租房和經濟適用房,正在加劇無家可歸的危機。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