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醫生搞「假捐獻」被抓在掩蓋什麼?

2019年4月6日和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再度開庭,聽取有關中共大規模強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證詞。(Simon Gross/大紀元)LONDON, UK Saturday 6 April 2019
人氣: 18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6日訊發生在數月前的「安徽一死者肝腎被『假捐獻』,6名醫護人員涉侮辱屍體罪被捕」之事,突然於近日被大陸官媒拿出來翻炒。據報道,搞「假捐獻」的始作俑者,直指安徽某縣人民醫院的ICU主任楊某。

從披露的細節來看,這位楊主任造假的過程極為詭異。當他發現患者李某「處於腦死亡狀態」時,就「告知家屬隨時有心跳驟停可能」。由於「患者家屬表示理解,要求放棄治療」,他對李某「停用呼吸機」,導致其「心跳停止」。然後,李某被「宣布臨床死亡,開始行器官捐獻」。

從楊主任提供的照片上看到,李某的丈夫和女兒在一張「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籤了名,但事後才得知母親捐了肝腎的小兒子卻對這張登記表起了疑心。因為在這張有其「父親、妹妹的簽字和手印」、表示他們「同意並完全代表捐獻者作出死後無償捐獻(器官)」的登記表上,「登記單位」和「編號」都未填寫,「印章」處也是空白。隨後,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也證實,李某的「器官捐獻,紅十字會人員沒有參與,且未通過正常渠道進行」。

可見,李某家屬同意捐獻其器官這一幕,幾乎就是由楊主任一人自編、自導、自演出來的。李某丈夫和女兒是否真的同意「捐獻」,從楊主任撒謊說「捐獻器官的話國家補助20萬」,並將不知從哪兒弄來的20萬轉到家屬的帳戶上就足見真相。正如李某的小兒子所說,這是犯了「涉嫌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

堂堂人民醫院ICU的主任,竟然策劃「假捐獻」、還私自販賣器官。況且他手法如此嫻熟,足以讓人懷疑他或許不是初犯、而是慣犯。此情此景足以暴露出:

其一、中國的器官捐獻者並不像官方吹噓的那麼多;相反,是少之又少。否則,楊主任為何要花錢買「捐獻」呢?說人們「不敢捐、不想捐、不能捐」導致中國出現「器官捐獻困境」,或許還比較貼切。

其二、在中國,這種非法的器官買賣決不可能只是幾個混混、黑幫所為。為了從買賣、移植中獲利,主刀的醫生自己「攬活兒」豈不更方便?然而,頗值得玩味的是,如此明顯的非法交易卻沒能入了司法機關的法眼。當地檢察院非得以「侮辱屍體罪」,對這位楊主任和另外5名醫務人員批准逮捕。難道說醫生「出賣人體器官」,就這麼難以啟齒嗎?

就算不說,這擺在眼前的事實也讓人細思極恐。假如人民醫院的主任醫師是非法販賣器官的慣犯,醫院的領導又怎會不知道?楊主任如此賣力的搞「假捐獻」、賣器官,這是否像極了公司裡為了沖業績的銷售人員?可見,楊主任也極有可能是在院長的一聲令下,才一躍成為倒賣器官的行家。中國的「人民醫院」,不是二甲就是三甲,其上級衛生部門不可能聽不到風聲。於是,這就不難解釋為何檢察院會顧及醫生、醫院的顏面,決口不提「出賣人體器官」之罪了。

那麼,「出賣人體器官」為何會讓衛生部及其背後的中央大佬感到顏面無存呢?這恐怕還得從楊主任能隨意將「腦死亡」患者直接變成「心跳停止」的死者的過人本領說起。當「死者肝腎被『假捐獻』」成為熱點新聞時,當楊主任聲稱,患者是在「臨床死亡」之後,才「開始行器官捐獻」時,一個巨大的漏洞就這樣被掩蓋住了。

那就是,「心跳停止」的死者被摘取肝腎,幾乎是不現實的。2012年,大陸媒體《中國新聞週刊》曾撰文披露,「只有在腦死亡的情況下,進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如果人心跳停止、死亡幾分鐘以後,血塊完全凝結,器官就不能用於移植了」;「這時候的屍體已經根本沒有摘取其器官的必要了」。可見,楊主任以及陸媒所說的「死者肝腎」被摘,這本身就是謊言。

此外,由於「中國對於『腦死亡的標準』尚無立法」,因此,「在腦死亡標準沒有確立的情況下,被器官移植的人可以被認定為有生命的活人」。這麼一來,楊主任搞「假捐獻」,一下兒就變成了「為需求而殺人」的「活摘」了。

難怪有不少網友都在說,楊主任「極有可能涉嫌謀殺」。還有人大膽猜測,「說不定故意不治療、或者放棄治療」。而獲贊最多的評論也寫道,「如果從一開始就是欺騙,李某根本沒有腦死亡,是停止了生命維持才導致的死亡,細思極恐」。

也就是說,摘取「腦死亡」患者的器官,不過只是「活摘」中的一種。為了獲取器官,中國各大醫院的醫生完全有可能見死不救、甚至殺人害命。但頗具迷惑性的是,如今,大陸官媒用具體的案例,來揭露這類「活摘」,卻並不是為了講述真相。喉舌們這樣宣傳,只是為了替中共的那些劊子手們漂白、掩蓋另一種更真實、更血腥的活摘。

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在去年第5屆「奧斯卡自由人權獎」的頒獎典禮上發言時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的惡行仍在繼續」。他與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其驚世之作《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中,「揭露了中共政府認可的、包括眾多醫院在內的中國公安、監獄、軍隊、法院等聯合參與的這一喪盡天良的邪惡罪行」。

這兩位2010年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作者並非法輪功學員,他們自費奔走於聯合國和幾十個國家,用無可辯駁的事實,竭盡全力為法輪功群體和受害者伸張正義,促使這一「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全面曝光。

今年6月,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做出宣判,「中國(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已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如今,整個國際社會都在聚焦「中共活摘器官」。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最殘酷、最血腥的手段,是中共暴力治國的繼續和升級。中共犯下的反人類罪行,引起世界的公憤,面臨被追究罪責的巨大壓力。中共懼怕罪惡曝光,政權垮台,所以極力掩蓋,漂白自己。

另外,從安徽醫生被抓也可看出,活摘醫生繼續行惡,必遭惡報。中共為掩蓋罪惡,殺人滅口,充當殺人屠刀的活摘醫生,很可能被中共卸磨殺驢,結局很慘。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8-16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