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華人記者撐港民 遭親共小粉紅網上威脅

2019年7月24日,布里斯本部分香港留學生在昆士蘭大學舉行的反香港送中條例的和平抗議活動遭到數百中國留學生的圍攻,期間有人暴力襲擊和平抗議者,導致警方出面維持秩序。(楊裔飛/大紀元)
圖為:香港留學生在昆士蘭大學舉行的反香港送中條例的和平抗議活動遭到數百中國留學生的圍攻,期間有人暴力襲擊和平抗議者,導致警方出面維持秩序。(楊裔飛/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綜合報導)批評中共、支持香港民眾爭取人權的澳洲華人在網上遭到大批「小粉紅」的辱罵,甚至是死亡威脅。一名遭受攻擊的華人記者表示,中共在挑動這種行為。她呼籲澳洲大學負起責任,向留學生講授何為民主,喚醒他們。她說她的親身經歷證明這的確可行。

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出現在世界各地的華人聚居地,在全球關注香港局勢的同時,在反送中集會上鬧場的親共團體讓西方社會「大開眼界」。南澳阿德萊德大學和墨爾本圖書館前聲援香港的集會上,去鬧場的大陸留學生和親共團體集體整齊劃一地飆髒話。

在網絡上,撐港華人也同樣遭到大批小粉紅的辱罵、死亡威脅和人肉搜索威脅。

曾在紐約時報報社工作過的華人記者許秀中(Vicky Xiuzhong Xu,譯音)報導了上週六悉尼集會上親共者對著撐港人士大吼「滾出去」的一幕,之後她在網絡和微信上遭到辱罵和威脅。而一向對微信政治言論管制非常嚴格並嚴禁集會的中共審查制度對這種行為放任自流。

許秀中在推特上發布的圖片顯示,攻擊者不僅侮辱她本人、侮辱她的家人,還罵她是「叛徒」,呼籲對她進行人肉搜索。

她對《悉尼晨鋒報》說,中共官方和國家媒體在鼓勵這種激進的民族主義行為,中共「絕對」要對這些謾罵行為「負責」。「不幸的是,我預計還會有更多這種醜陋的場面在澳洲上演。」

8月20日,遭到大批小粉紅謾罵的許秀中在《悉尼晨鋒報》上發表評論文章,呼籲外界不要對這些「民族主義者」放棄希望,因為,來自中國大陸的她曾經就是他們當中的一員,如今,她已經成為一名為保護人權而發聲的記者。

三年前,許秀中在課堂上為朝鮮政權辯護,當老師說她被洗腦的時候還被她投訴。當她作為學生記者採訪一名因為政治迫害而流亡海外的中國難民時,受害人親口講述的被殘害經歷和她親眼看到的傷痕,讓她真正開始反思自己。

許表示,她的親身經歷證明,了解真相後的人是可以對中國(中共)做出自己的判斷的。

「人權和民主支持者們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去理解他們和與他們對話,給他們提供教育,讓他們自己做出對於中國的判斷。」她寫道。

她還表示,「我們的大學應該有責任教育這些留學生,讓他們知道什麼是民主價值、言論自由和禮貌。我很幸運的學習了政治學,我接觸到的信息推翻了我之前的觀點。但許多學習商科或工科的大陸學生沒有我這樣的經歷,他們需要他們的教授、同學和公眾給他們填補(這些信息)。」

「我希望像我一樣,他們會了解他們自己的國家,得出自己的結論,真正享受在一個民主國家生活的時光和言論自由。在過去幾年,證據顯示中共官員和領事館在澳洲精心安排了許多親共集會,2017年的一次就煽動了6000人參加。如果我們能用我們自己的同情心幫助那些年輕學生找到他們的同情心,那麼,下一次的親共集會但願會少一些人參加。」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網絡安全分析師賴安(Fergus Ryan)表示,中共媒體經常鼓動這類網絡上的攻擊行為,而鼓動民族主義行為的目的是恐嚇那些與中共政見不同的人,讓他們噤聲,製造「寒蟬效應」。

如果這些身在海外的撐港人士遭到人肉搜索身分暴露,中共很有可能派國安或國保去找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家人,上門威脅。

賴安對悉尼晨鋒報說:「對於那些勇敢(在海外)發出自己聲音的人來說,後果可能很嚴重。如果他們被人肉搜索,他們在中國的家人和朋友會陷入到真正的危險中,這並不只來自那些『自乾五』們的威脅,還有來自國家(中共)的威脅。」

一名昆士蘭大學的大陸學生參加了支持香港人的抗議活動後,中共當局派人威脅和警告了他在大陸的家人。

20歲的昆士蘭大學學生帕弗羅(Drew Pavlou)表示,他參加了抗議中共的活動之後,他的臉書、推特、Instagram等社交媒體帳戶突然收到數百條騷擾信息。「我大概收到了幾十條死亡威脅短信。」#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