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銀行家吳明德談人民幣短期債券掏空香港

強推《送中條例》失信任 危及香港銀行資金流動性

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37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表示,早在「送中條例」之前,中共推出的人民幣短期債券就掏空了香港,危及香港銀行的資金流動性;而這個「送中條例」不僅讓外資和商人抽走資金,致使香港銀行的資金流動性進一步受損,更由於失去國際金融業的信任,無法取得外來的援助。

2018年中秋節中共推出了人民幣短期債券,就是可以用短期的債券換取香港的人民幣,也就是說有個機制可以讓他們去換錢。

吳明德舉例說,假如中國移動有1000億人民幣,他在香港去工行換港幣,那就可以換到港幣1100億。那香港工行會因此少了1100億港幣而多了1000億人民幣,這1000億的人民幣以前是可以拿回到上海或者深圳的交換中心換回港幣或是美元,一路這種替換,那香港不會有港幣損失的。

但現在銀行給中國移動1100億港幣,換了一張1000億的欠債單據。誰欠的?國內中央銀行。要記住,那個是欠1000億人民幣三個月期的欠據。中國移動拿1100億的港幣比如去恒生銀行,換成美元150億左右,然後將這筆美元匯到美國的中國移動帳戶。那不就匯到中國移動了嗎?但是香港不見了什麼呢?不見了150億的美元,這150億美元流到了美國。

中國移動在美國的這筆錢可以用來在美國買東西或是從美國匯回中國北京。那就是從美國把錢調回北京了。這過程中香港損失了什麼?香港是不見了150億美元,流出去了,留下的是中央銀行欠的1000億的欠債收據。

吳明德並指出,中共的這個機制是可以一夜之間套走香港所有的錢的,這個風險是有的。

比如,當工行的港幣或是美元頭寸不夠時,拿著這張中央銀行的1000億的票據或者叫做債券去金管局換。那工行手裡1000億人民幣的債券就變成了金管局1000億人民幣的債券投資。如果越積累越多,例如1000億積累到6000億人民幣,等於中央銀行欠了香港6000億的人民幣;帳面上反映出來就是香港銀行有6000億投資在中央銀行債券。

但是,究竟有多少人民幣的債券是由中央銀行發到了香港?香港人看不到。

金管局8月26日公布的「流動性資金安排」的最後一節寫明:「除非在特殊情況下有充分理由支持作出披露有助維持貨幣及金融穩定,金管局不會披露有關使用各項流動資金安排的資料。」

8月30日回應全香港的記者問題,金管局最後一句話也是說:在特殊情況底下,我們才會公布讓你們市民知道。

吳明德表示,大眾關注的是:什麼是特殊情況?特殊情況到底是指哪些?金管局必須舉例說明。

當然這些債券不告訴港人也可以,但是立法會要定期叫金管局出來解釋。因為立法會的財委會是有權叫金管局的官員去解答人民的疑問的。吳明德認為,立法會如果復會的話,應該立刻成立專案小組,這個特別的小組就要不停地去問財委會,每週都去問,既然是人民選出來監察政府的,那人民的錢是透過財政儲備和外匯儲備,放在了外匯基金裡,財委會就要幫我們人民檢察。

人民幣短期債券政策嚴重危及了香港銀行資金的流動性。而強推「送中條例」,導致香港政府失去信任,引發資金大規模外流,又進一步加劇了香港銀行資金流動性的問題。

這個短期的流動性問題,普通市民應該怎樣理解呢?因為我們所有的錢放在銀行,通常是放一個月至三個月,但是銀行是借出去三十年的,這樣才能賺錢。那這個我們叫做「mismatching of tenant」,即時間性錯配。也就是說短時間內銀行不能夠拿到借出去三十年的那些錢,不能叫借款人馬上把錢拿回來。

但是,如果香港政府是可信的,像世界銀行(World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F)等這些組織再加上國際性的大銀行,如果他們覺得香港政府是信得過的,那他們就會來支持香港政府、支持香港的銀行。

吳明德強調,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要繼續秉持香港的自由、法治,這樣全世界的那些銀行組織才會相信香港,有什麽事情的時候才會一起來幫香港。#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09-19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