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男紀律部隊墜樓過程被錄 評論:老天有眼

七大疑點待解 警斷定「案件無可疑」 錄影菲傭傳已被捕

1月13日上午8時許,郭姓男子從香港油塘紀律部隊宿舍墜樓,過程被人無意間拍下並廣傳。案件疑點重重,警方卻公布「案件無可疑」。(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252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若水、梁珍香港報導)1月13日上午8時許,一名男子在香港油塘紀律部隊宿舍高翔苑高康閣,以疑似雙腳彎曲向上「倒立」的奇怪姿勢,從大廈高層的狹窄氣窗緩慢跌出窗外,墜樓死亡。警方斷定「案件無可疑」。然而,該男子墜樓過程卻被人無意間拍攝到,並在網絡瘋傳。相關視頻顯示該墜樓男子,有很大嫌疑是在失去反抗能力的情況下,被人扔下樓的,有人猜測事主是「被自殺」。

男子以奇怪姿勢墜樓

警方表示,當日早上約8時30分,接獲一名保安員報案,稱發現有一名男子倒臥在高翔苑,懷疑有人從高處墜下。警方派人到場證實,墜樓男子姓郭,34歲,當場死亡,在現場沒有檢獲遺書。警方指,郭姓男子並非高康閣住客,他於29至30樓梯間,從氣窗拋下背包,然後再墜下身亡。警方強調,死者生前沒有在任何的「反送中」抗爭活動中被逮捕過,並認為「案件無可疑」,暫列作「自殺」處理。

然而,郭姓男子墜樓的過程卻被人無意間拍下,早在警方公布「案件無可疑」信息之前就在網絡瘋傳;有網民據現場目擊者拍攝的畫面,懷疑案件另有隱情。

據網上流傳片段顯示,郭姓男子墜樓前,他的頭部及肩膀最先由狹窄的氣窗伸出窗外,慢慢的上半身也都出來了。隨後,畫面突然出現男子的雙腳,顯然其腿部彎曲,小腿和腳出現在畫面中,整個身形似雙腳屈曲向上倒立的姿勢,停頓了片刻後,整個人翻滾墜樓。墜樓時,男子曾撞向樓宇牆外的一條橫梁,再反彈後墜地。影片中,整個過程看不到男子有明顯反應,也聽不到他尖叫。

網民懷疑,他墜樓前已失去知覺,並認為死者墜樓姿態非常古怪,有多個疑點,擔心他「被跳樓」。

墜樓事件有七大疑點

《新聞拍案驚奇》主持人大宇綜述了網友對是次事件的質疑:

疑點一:按警方說,該名男子是自殺,但是他為什麼用這樣一個高難度動作,頭部朝下,然後在跳樓前腿部彎曲,不像是在跳樓反而像是要跳水。

疑點二:男子掉落的一剎那,沒有用力向前躍出,而是順勢掉落下去,而且在掉落的那一刻不是伸著頭,直直地向下扎下去,而是頭部在掉落的第一刻就蜷了起來,然後身體凌空翻了個180度。掉到下面一層的時候還撞了一下建築外牆,再繼續向下墜落。整個過程,該名男子的頭部、頸部、雙臂都顯的綿若無力,就像失去意識一樣,看不到對身體的任何控制。

疑點三:男子在墜樓前,雙腿彎曲那一刻起到開始墜樓,期間停頓了3至4秒,也很可疑。因為從畫面看,人在狹窄的氣窗上是很難以那樣的姿勢停頓的,特別是雙腿彎曲,腳前傾。跟頭一樣都伸在前面,如果沒有牽制力,很容易讓身體重心前移,而立刻失去重心,翻下樓去。但是,男子卻用那樣的姿勢停頓了3至4秒。

疑點四:男子掉落過程中,即使身體撞到建築物外牆,也沒有發出任何尖叫聲,整個掉落過程靜靜的。但是在視頻中,能聽到疑似該名男子落地的巨響,特別是能聽到錄影者說話的聲音。這說明整個錄影過程中設備的話筒是開著的,能夠收音,但是墜樓整個過程,沒有墜樓男子任何聲音被收錄進去。

疑點五:通常跳樓自殺,如果人是有意識的,往往都是頭朝上,腳朝下,直直下落。但該墜樓男子卻是頭朝下。

疑點六:據報導,男子墜樓的地方是在該棟大樓的樓梯間。樓梯間的窗戶下面全都密封打不開,只有上面能打開一扇扁扁的窗口通風。該名男子墜樓就是從這樣一個位置高、口徑窄的氣窗跌下。為什麼會選擇這樣一個高難度的出口去跳樓呢?有網友質疑該男子需要經過怎樣的波折才能從這個高高的小窗口鑽出去,然後再跳樓?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

疑點七:有社交平台「連登」網友根據男子墜樓後的照片,墜樓落地後皮帶斷開,推斷該男子可能在墜樓前被用腰間皮帶捉住,然後固定好墜樓姿勢後再剪開皮帶,使男子以「外旋」的方式墜落。

對於眾人的質疑,警方透過臉書(Facebook)表示,強烈譴責別有用心的人造謠生事,誣衊死者是由警方從高處推下致命。

對此有網民回覆道:「為什麼不驗屍?這麼快就下定論。」「是有片看,不是沒有根據,警察又心虛心有鬼。」「如果網民只是列出觀察事實又怎麼算造謠?」「網民只是說死者可能『被自殺』,沒有說一定由警察造成,警方為什麼要攬上身?須知紀律部隊宿舍不是只有警察住。」「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所有事不會無痕跡,相信正義。」

警稱菲傭疑長期偷窺被捕

此外,有名為Meilong的網友14日發推文說:「今早上我發的那個抗爭者被警察從警方宿舍推下來的視頻拍攝者已經被警方拘捕。警方強烈譴責拍片者在紀律宿舍『長期拍攝,懷疑偷窺』,現調查並安排拘捕拍片者。穿防暴裝束的警員已到場,登上高康閣調查,昨天的拍影片者菲傭姐姐被拘捕。」

Meilong直言:「香港早已經失去集會自由,亦沒有言論自由,跟大陸沒有什麼兩樣!」對於上述相關信息,本報未能做出事實查核(fact checking)。

對警方拘捕菲傭姐姐的說詞,有網友回覆:「如果係真,車裡的錄像機都犯法,全街的CCTV(閉路電視)都犯法,又或者,可以司法覆核他們的智慧燈柱!」「影(錄)個兩分鐘片都算『長期拍攝,懷疑偷窺』,好市民見到對面樓出現問題拍攝以助調查都被人告。真係沒什麼好講!」「他目的不是要告入個菲傭,而是叫你班『好市民』不要拍片指正他們的『德行』!!!」

反送中離奇自殺事件頻發

《新聞拍案驚奇》主持人大宇亦指出,香港自6月份反送中以來,出現了很多「離奇自殺」案,很多人懷疑那些自殺者是被警察打死,或失去反抗能力後遭棄置。製造自殺假象,簡稱「被自殺」,相關推斷和爆料很多,唯獨警方沒有承認,也一直沒有直接的影像證據,所以這些離奇自殺案到現在都是懸案。1月13日郭姓男子墜樓事件是第一次有影片拍到事發過程。在墜樓的一刻,有疑點顯示該男子是被扔下樓。但是就算如此,是被誰推下去的還沒有證據,目前案件還在調查中,希望真相能夠水落石出。有網友提到,如果事發大樓的電梯及樓梯間有CCTV監控錄像,希望能儘快公布相關內容。

時評員:天網恢恢 老天有眼

香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浮屍、墜樓等離奇命案節節攀升。去年11月20日,保安局稱,2019年頭10個月有6,584宗死亡案件,其中608宗為「自殺、有人上吊及從高處墜下案件」;保安局11月13日公布,6月到9月間,警方接獲的「自殺」案件達256宗,而警方發現的屍體有2,537宗。

網上公布了一份2019年香港自殺資料統計。作者「Benny Yeong楊皓文」收集了每日由香港新聞報導的自殺案的概況。初步統計,從6月12日至11月1日,在香港發生的自殺案有416宗,其中墜落案例有261宗,比重最大,其次是淹溺案,有39例。唯警方多以「案件無可疑」結案。

對於是次疑似「被墜樓」事件,香港作家兼時事評論員潘東凱說:「這件事情的本身我覺得就像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如果說看到這樣一個片,而網友將原片放大,他們沒有加工,只是放大和減慢它的速度,看多幾次。我們用正常人的智慧,不需要好高深,只需要超過5歲的智慧,我們都可以看出來這件事情是一件謀殺案。」

潘東凱直言,最怪的事情就是男子墜落時像一個「布公仔」,當時身體墜落時碰到東西然後才反彈落到地上,但是跌落的時候,他手腳都沒有動,整個身體都沒有知覺。

他說:「這個人沒有知覺都可以從那個窗裡面走出來,這件事本身就是件謀殺案,所以我說『天網恢恢』。如果沒人影到那個影片,就沒有人知道,也就很難去質疑。我就覺得這個世界天有眼呢。」

此地無銀 警方反應異常

潘東凱續表示,他覺得離奇的還有警方的反應:「第一,他們反應很大;第二,他們自己給個位自己認,這好奇怪。」因為網上完全沒有人講是警察推該男子下去的。此外,完全沒人說這個受害人,或者死者是同抗爭有關係,沒人說他是手足,沒人說他是前線抗爭者。但警察的臉書說的話就非常奇怪的。

潘東凱質問說:「警方,為什麼你會這麼敏感,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反應?」

他指:「如果發生這樣的謀殺案,正常的紀律部隊,維持治安的警隊,他們的偵緝人員,是不是應該做點實事,真是要找點證據,而不是在社交媒體吵架。我覺得他們真是失職。」

對於警方是次的反應,潘東凱推論,警方的反應像極了一些專政的工具,一些為了政權而鎮壓異見人士的工具,是一些政治暴力手段,國家恐怖主義。猶如1977至1983年阿根廷軍政府統治時期,當時有3萬人口被消失,被祕密處決。他直言警方的行為像「崩口人忌崩口碗」(哪壼不開提哪壼),所以他會跳出來說被人冤枉他們。

他說:「本來警察是有個正常的功能去查一些罪案,找出真凶,找出真相。但是如果警察做過上述的事情,一個真正的謀殺案面前,他唯一做的就是,將這些事情拉到身上,說別人造謠。這個就是我的推論。」

梁家傑:警方下結論操之過急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認為,警方過於倉促對死因下結論及在臉書闢謠。他說,現在公眾對警方的信任程度很低,警方是否應該清楚一點交代來龍去脈。有報導指大堂和升降機有閉路電視,可以拍到死者進入大廈和乘搭電梯的時間,警方是否應該交代得詳細一點,例如已經看過影片、地理環境,又例如有沒有在附近做一些詳盡的蒐證?問一下該大廈的居民,或是案件重演,該墜樓男子如何能爬出窗外。

「說這些就是想說,明白警察想闢謠,而現時也沒有證據證明跟警察有關,所以他們闢謠得比較倉促,尤其是香港人對警察的信任度那麼低,你就要用10倍的努力去說服香港人:這是一宗沒有什麼特別的自殺案。而不是在幾小時之內出post,說有結論,給人兒戲的感覺。」梁家傑說。

梁家傑強調看過影片,但看得不清楚,因為那是很窄的角度拍過去,而且比較遠而模糊。有人用慢鏡去分析,但還是很模糊。

對於有人提出質疑,為何那麼高掉下來沒腦漿也沒什麼血,他指,警察也沒有處理這些質疑。他認為「警察下結論是操之過急」。

責任編輯:連書華

評論
2020-01-15 5: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