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吳花燕的不幸豈止於物質,更是精神上的

袁斌

人氣 671

【大紀元2020年01月17日訊】2019年11月,貴州貧困女生吳花燕的故事被大陸媒體報導後,引發了輿論對其命運的關注;2020年1月13日,吳花燕因久病醫治無效離世,再次引發了輿論對其命運的關注。

這幾天,許多網友都在感嘆和議論吳花燕貧困而短暫的一生。有人說:「沒想到今天的中國竟然還有這麼窮的人!」沒錯,我就沒想到。不過,最令我震驚的還不是吳花燕的貧困,而是如此貧困的吳花燕竟然是位小紅粉,這是我萬萬想不到的!

我的這份震驚來自於原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新民黨創始人及代理主席郭泉的一篇文章。

郭泉在這篇文章裡告訴讀者,去年10月底和11月初,他先後寫了兩篇有關吳花燕的文章,並特意把它們給了他在國際上的醫學朋友。之後,兩家美國醫院,一家德國,一家英國醫院分別給吳花燕打電話,邀請她到美國德國英國治療,不料卻遭到吳花燕的拒絕。

國外的朋友立即把這個情況告訴了郭泉。郭泉隨即聯繫上了吳花燕,不料剛說了幾句,吳花燕就嚴厲批評了他。

花燕說:原來是你!怪不得最近總是有境外電話打給我,你為什麼要把我的電話告訴外國人?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是很不對的嗎?

郭泉說:哦,對不起,是不是他們打電話的時間不對?外國人的晚上就是我們的白天,而我們的白天就是他們的晚上。他們打電話影響你休息了,是不是?

吳花燕說:不是這個問題。你說了中國的壞話。

郭泉說:什麼?

吳花燕說:你讓我們中國人在國際上丟臉了。我們中國人的事情,我們自己能解決,不要外國人插手。我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們貴州有最好的醫院和最好的醫生,中國的醫院一定會治好我的病。我們學校對我很好,老師和同學對我也很好。我們都很愛國,我們不需要外國。

郭泉說:我只是讓外國醫療機構介入你的康復而已,如果你願意,我們會將你接到國外治療,所有費用也都是由國外志願者承擔。中國每年到國外進行治療的人很多,這個和是否愛國沒有關係。

吳花燕說:你不要再說了,以後也不要再寫我的文章了,我不想讓我的國家丟臉。我的國家對我很好。

郭泉還想說幾句,卻發現吳花燕已經把他拉黑了。

寫到這裡,郭泉說他 「突然感到萬分悲愴!」我想不止是郭泉,是凡思維正常的人,讀到此處同樣都會感到萬分悲愴。能不悲愴嗎?!

吳花燕說「我的國家對我很好」。真是這樣嗎?一個國家愛不愛它的百姓,不在於怎麼說,而在於怎麼做。吳花燕父母雙亡後,國家本該及時予以她這樣的孤兒以必要的救助,幫助他們姐弟度過生活的難關,但卻長期未能予以吳花燕這樣的救助,以至於她每天只有兩元的生活費,為了省錢一天只吃兩塊錢的米飯,常年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由於長期挨餓,吳花燕的身體受到了不可逆的損傷,身高只有1.35米,體重43斤。而吳花燕的一位父母官,貴州省副省長王曉光貪腐受賄多達1.6億元,家裡光茅台酒就有4000多瓶。這是已經落馬的,沒落馬的更多。他們和他們掌權的這個國家,拔幾根毫毛就能改變吳花燕的生活,但他們卻根本沒有這份心思。一言以蔽之,這樣一個地地道道「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的國家根本就不愛吳花燕。吳花燕說她「很愛國」,可這個國家根本就不值得她愛。愛一個不愛自己,也不值得自己愛的國家,是不是很盲目?

再者,正常的人都知道,去國外治病與在國內治病跟愛國不愛國壓根就沒關係,完全是兩回事。因為國外的醫療水平總體高於國內,每年到國外進行治療的中國人一向都很多。郭泉得知吳花燕的情況後,出於愛心,主動聯繫國外的醫療機構邀請吳花燕去他們那裡免費接收治療,吳花燕卻認為郭泉這麼做在國際上丟了中國人的臉。這種愚昧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難怪郭泉感嘆:「一個餓成這樣的人,還在擔心有損國家形象,這是哪裡出了問題?」

吳花燕之所以拒絕國外醫療機構的邀請,用她自己的話說基於兩點,一個是「我們中國人的事情,我們自己能解決,不要外國人插手」,另一個是「我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們貴州有最好的醫院和最好的醫生,中國的醫院一定會治好我的病。」結果呢?

話說至此,其實我絕無半點責怪吳花燕的意思。她的貧困已經很不幸了,她的愚昧更不幸,而造成這種不幸的根源則是中共。它不僅僅讓底層民眾經濟上貧困,更萬惡的是,還讓他們在精神上更貧困。不用我說,如果吳花燕生活在民主國家,她的人生會是這樣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袁斌:兒童節,洗腦節
郭泉:信仰將會給人帶來什麼
袁斌:小紅粉的悲劇
袁斌:再談吳花燕的悲劇與中國財富的分配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紐約百年來10場 大運動帶來的變化
【珍言真語】劉銳紹:林鄭失寵 港官六神無主
【拍案驚奇】紐時圍川普救拜登 中共五中換人?
【一線採訪視頻版】遊青島返粵 民眾遭強制隔離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